第430章 生日会上的陌生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听我这么说,就说:“嗨,你瞅你这话说的。那么客气干啥。”

接着他们就安慰我,说让我别瞎想了,不能给开除的,顶多也就是个记个过啥的。

晚上我躺床上的时候就睡不着,除了身上被打的地方疼之外,还是担心自己被开除,其实我自己而言倒是不咋放在心上,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妈知道了,肯定会伤心,当时我就想,她活着的时候就老为我操心,现在死了我还这么不省心。就觉得自己特别对不住她。

第二起来的时候我就拿长刘海的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除了右眼角有些浮肿和淤青之外脖子上还有一道挺明显的红色的勒痕。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淤青伤痕啥的,但是那次我就挺想找个东西把脖子上的伤痕挡起来的,因为我怕被夏梦看到,她对我的印象已经不好了,现在再看到我打架留的伤,心里肯定对我更排斥。

不过我想了一早上都没有想到该咋遮住脖子上的伤痕。

后来小胖直接来了一句,“你省省吧,反正人家也不看你。”

虽说他这话说的挺伤我自尊的,不过我细细一想也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早自习的时候班主任就铁青着一张脸把我给叫了出去。

他啥也没说,就在前头领着我走。后来到了办公楼那就带着我上了二楼的一个间办公室,我记着外边门上头的牌子上写着啥教务处来着。

等我进去之后就看到了昨天晚上的那个老师,带个眼睛,挺文雅的,一看就是文化人,我猜他应该就是我们学校的教务主任,见我和班主任来了,就站起来冲我们点了点头,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班主任坐。

等我进去后就看到墙那边的前头还有三个人在那坐着,见到我之后都耷拉着个脸。

我当时也不知道这几个人是谁,就看了他们一眼,心想。麻痹的老子又没欠你们钱,你们冲老子出啥样子啊。

我刚在班主任跟前站好之后,就听外头有人敲了敲门,接着就进来了,我抬头一看,见是我爸。

我和我爸对视了一眼,接着我就把头扭到了一边。

我爸走过来跟班主任和教务主任握了握手,然后就坐在了班主任身旁。

这时教务主任才跟跟我们介绍说坐那的三个人是被我打伤的俩同学的家长,我知道他说的被我打伤的那俩人就是指被我用螺丝刀捅伤的那个和黄卷毛俩人。

后来教务主任把情况大致说了说,总起来就是那俩人受的伤虽说不重,但是也不轻,黄卷毛倒还好一些,不过那个被我炸伤大腿的需要住院治疗,这些医药费毫无疑问得我家出。

我爸当时听完之后二话没说就应了下来,说:“成,这些医疗费我们肯定出。”

听我爸这么说。对面的那仨人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后来我爸就说让学校对我从轻处罚,毕竟年纪都还小,做出这些事来也是因为一时冲动,我爸还说我之所以这么叛逆都怪他,打小没时间陪我,也没对我好好的教导。

教务主任估计一开始也没有像把我开除,就说翻过我档案了。见我成绩还不错,就想给我个机会,再说昨晚上的事也不能全怪我,黄卷毛他们也有责任。

事情经过教务主任一调节就处理的差不多了,不过虽说不开除,但是得警告还是要给的。

本来我听教务主任那意思是要来个全校大批斗的,但是为了不把事情扩到,就决定取消了,也算是给我个机会,让我以后能够好好学习。

说实话,当时教务主任说的那番话还是挺让我感动的,加上昨晚上要不是他来的及时的话,我估计早就被黄卷毛砸断腿了,所以我对他的印象还是挺好的。纵讽低巴。

等事情处理完,我们出了教务处之后,我爸就把我叫到了一旁,我当时还以为他会打我呢,结果他往我手里塞了三百块钱,说让我自个儿照顾好自己,想吃啥就买啥,最后还叮嘱我好好学习,说完就走了。

我爸从始至终都没有骂我一句,让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我目送他走了好久才转身回了教室。

我们学校虽然没有召开全校大会批我,但是我班主任在班里头弄了个小型的批判会,就把我自己叫到了讲台上,没有叫小胖他们几个,就让我站那,然后他自己就在那跟我们班里人说这个打架的危害,一个劲儿的那我当反面例子。

说实话,当我看到夏梦正襟危坐看向我时的那个厌恶的眼神时,我恨透了我们班主任,我当时也知道,我跟夏梦的距离也确实渐行渐远了。

在那一刻我有点恍惚,或许我们两个一开始就不是一路人,一切都只不过是我在自寻烦恼而已。

后来的一段时间黄卷毛都没有再找过我麻烦,虽说他见了我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但是至少暂时性的没有对我下手。

当时我一直都以为他是被老师或者被我当时的那股狠劲儿给震慑住了,不过后来才知道并不是。

那天我被批完之后心情挺差的,不为别的,就因为夏梦看我的眼神,小胖当时还安慰我来着,说就算我追不上夏梦,以后他也管我叫哥,因为我昨天晚上实在是太猛了。

中午的时候我本来想请我们宿舍的人吃顿饭来着,结果他们几个合伙请我吃了顿饭,说为了庆祝我没有被开除。

我们吃到一半的时候,黑大个就说他吃饱了,先回宿舍去了。

当时我们都挺纳闷的,心想黑大个这么大个块头咋就吃那么一点呢。

我抬头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就这一抬头的功夫,我就看到他前头有个人影挺眼熟的,我当时也没想起来是谁,就低下头跟他们吃饭,后来我吃着吃着就想起来了,那不是我们宿舍的那个毛寸头呢。

联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我瞬间就想通了,感情这是黑大个要去宿舍教训毛寸头呢。

因为老师说这段时间严抓,谁要是再打架,就直接给予开除处分,所以我反应过来之后就急了,赶紧扔下筷子招呼着小胖他们回宿舍。

等我们风风火火的感到宿舍之后就见黑大个正掐着那个毛寸头的脖子按墙上问呢,问他为啥出卖我们。

当时毛寸头看样子已经被揍过了,脸上有点淤青,见我们来了,脸顿时哭丧下来,就说:“我也不想出卖咱们宿舍的人啊,不过他们说了,我要是不说的话就见我一次打我一次,我这刚来,干不过他们呢,我没办法,就只好……”

当时我也不知道毛寸头这话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心想毕竟事情都过去了,就别计较了,就跟黑大个说算了吧。

黑大个貌似还挺生气的,掐着毛寸头的脖子将她他往后一推,然后冲地上吐了口唾沫,还说:“老子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出卖兄弟的人了。”

其实当时黑大个说的这话并不算对,我们刚认识才两天,根本算不上兄弟,人家毛寸头为了自己不挨揍出卖我们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当时我就看出来黑大个这人很重义气,就想着以后把他当自己的好兄弟待。

因为没有黄卷毛跟我们作对,我们那几天过的还是挺安逸的,宿舍一帮子人老是在一起吃饭,体育课也一起打球,关系也越来越好,当然,除了毛寸头,那会儿他跟我们不咋来往,就是和我们班的几个刺头一块玩儿。

萧璐有时候没事了也老找我,跟我聊会儿天,当时给我们宿舍的人羡慕的不行,说让我不行的话就把萧璐追到手,当对象得了,肯定拿的出手。

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我也就笑笑,倒不是说我不乐意,但是我心里已经有人了,夏梦对我而言就像毒药一样深入肺腑和骨髓了,她的一颦一笑都能够让我魂牵不以。

不过让我有点不爽的就是吃饭的时候老是碰到卓小雨,我每次都想装作没看到躲过去的,但是她却偏偏要主动走过来,拉住我,还问我:“小弟弟,长大了没。”

她一问这话她旁边那个长的挺漂亮的女生就笑。

我自己就纳闷,什么叫长大了没,老子都成年了,咋就没长大了,而且最令我不解的是,她每次问这话的时候,都笑的挺渗人的,我每次都没好气的回到她,“长大了,老子早长大了。”

我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说,她就和她身边那个女生俩人捂着肚子笑疯了。

每次我都丢下一句“神经病”就走了。

那会儿我们两个星期大休一次,住校生半个月才能回家一次,等第一次大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快被憋疯了,大休那天周六上午还要上自习,上自习的时候我就跟我们宿舍人说好了,等中午别回家了,我请大家吃顿饭再回去。

等放学我跟他们一起往宿舍走的时候,就感觉有人从身后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个女生,长的挺漂亮的,感觉有点面熟。

她见我看她,就冲我笑,一笑露出俩小虎牙,还问我:“帅哥,还记得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