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疯子女学霸/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透明的水晶球里面,白雾皑皑,生日歌欢快的唱着唱着。周围的人都不说话了,安静的很,静谧的一片,都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就属于我和夏梦,我就把那水晶球递给她,很和适宜的,一个服务生推着车子进来,上面是三层的蛋糕,然后大声的问我们需要切蛋糕吗,感觉我们好像是进了五星级酒店似的,很高大上。

她捂着嘴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我赶紧过去替她擦了眼泪,说:“你这是干啥呢,这是你生日,你该高兴才对,怎么还哭上了。”她就说:“不是,我,我第一次这么多人给我过生日,而且,还在这么高贵的地方,还有这么大的三层蛋糕,最重要的是,还有礼物,还是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我不能收。”

“许默,我谢谢你给我过生日,我很感动,但这个东西太贵重了吧,你收回去吧。”

的确,我们那会儿一个月生活费才四百块钱,一百多块的东西在那会儿来说确实挺贵的,不过也犯不着这样吧。我就推搡给她说,“送给你的,就是送给你的,买了就送给你,哪儿还有收回去的道理。你赶紧拿着,不拿着就是看不起我许默。”

她听我这么说,周围小胖他们也嚷嚷着,说:“收了呗,难说是咱们默哥给的定情信物,你是不想收还是不喜欢我们默哥咋的。”

当时这话声音比较小,虽然是他说的风凉话,但他吗我和夏梦绝对都听到了,我看到她脸红了下,我赶紧就过去踹小胖,说:“你个鳖孙你再给我瞎比比,你就给我滚出去,蛋糕没你的份儿。”

他就求饶说:“默哥,别啊。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再也不敢瞎说了。”长刘海也说,“是啊,叫你再嘴贱,人默哥和夏梦本身就是一对儿,需要你瞎说么,什么叫定情信物,那玩意儿是默哥的,也就是嫂子的。”

小胖眼睛一亮,说:“对对对。”我赶紧给了长刘海一嘴巴子,叫他有多远滚多远的。

李敏、小李、恒哥,我没想到他们居然也都带了礼物,虽然不贵,十几二十块的,但也是一份心意,倒是小胖这几个犊子,啥也不带,就光来吃的了,我就骂他们,夏梦就在那笑,说没事儿啊,我欢迎,今晚上大家吃的,喝的都我买单吧这次。

我就赶紧说那怎么行,我都已经给过钱了,你别瞎折腾了,难得过一次生日。后来她跟我墨迹了好久,我就是不肯让她给钱啥的,这次生日会吧,她看起来开朗了好多,笑起来可欢了,倒是那个苏然,没怎么说话,就在一边儿,小口的喝着果汁,偶尔抿一口酒,吃点菜,我们给她敬酒,她也就稍微给我们敷衍着回应一下。

感觉她就是来做陪客的,酒过三巡,我找了个机会,过去她旁边,问她,你今晚好像兴致不高啊。她就笑,说是,然后又喝东西,也不说话,偶尔玩玩手机。

我捅了捅她的手,说,“还记得我借你笔的事儿不。”她点头,我说,:“没啥表示的么。”她又笑,“这样行不行,你看?”

我抬起头来,发现她拿了一瓶酒,整整一瓶,说她直接干了,我愣了下,就连小胖他们,也都愣了,夏梦还劝她说不行就别喝了,别被许默带坏了之类的。可是这家伙不管啊,她说,“这是我欠他的,还给他,以后就两不相欠。”

他吗,这话说的好像我俩生离死别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似的,在我们都目瞪口呆的情形下,她居然真的干了,我瞎了狗眼了,我可以说,我认识的人里面,也就小叔那几个比较猛的,可以一口气干了,像我,长刘海我们好歹都得缓口气,不然真能呛死,可是苏然这个娘们居然不用。

她喝完了以后,看起来脸色白了点儿,她是那种喝酒不上脸的,反而越来越白的那种,然后她就去厕所了,夏梦说她去厕所看看,别出事儿了,我说:“行,叫她吐出来吧,这是干啥呢,我又没让她这样。”

夏梦走了以后,小胖说,“默哥,这女的漂亮是漂亮,但是是个疯子啊,惹不得。”长刘海也说:“是啊,疯了。”麻子脸说,“草,好看就行,关了灯都一样,默哥,上吧。”

我说你们都是禽兽么,人家刚刚差点别过气去。他们就问我怎么和这人认识的,我就大概的讲了一遍,小胖说,“该,你自己不把握好机会,这大把的机会摆在眼前,连着夏梦一起,收了呗。”我盯着小胖,跟他们说,“我发现小胖越来越禽兽了。你们打他一顿吧。”

然后小胖就被他们给啦到一边,狠K了一顿才拉回来,这会儿,苏然也回来了,不过看起来醉的不轻,嘴里面嚷嚷着什么,看到我的时候,过来就一把推我脸上了,就好像扇我耳光似的,不过比打耳光疼,因为至二级推到我的脖子根了,疼的很。

我当时就吓尿了,夏梦也拉不住她,她就一边喊,一边推我,说:“你有啥了不起的,不就是借个笔给我么,我拿你的笔怎么了,再说了,又不是我要跟你借,你自己非要借我的,谁稀罕那。”

我哑巴了,没想到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是这样的,估计很憋屈吧,她就说:“我还给你了,不欠你了,行了不,切,真受不了你们这些男生,自以为每个都很了解我,呵呵。然后就苦笑什么的。”

夏梦也看出来她醉了,就跟我说,“许默,要不,我送她回去吧,她寝室我也知道”,我说:“行,那你去吧”,她最后突然间拉了下我的手,说,“今天,谢谢你了啊,许默,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的礼物,谢谢。”

我说,“这有啥啊,有啥好谢的,咱同学一年多了,我也一直没给你过啥好东西,还让你被刘峰那个畜生老是骚扰,我也没帮上啥忙,算是将功补过吧。”

她走了以后,我和小胖他们又在那喝了一会儿,小胖他们就问我怎么个意思,对着两个妞,怎么个想法。长刘海说,“不是两个,是三个,加上一个安贝贝,问我选哪个。”

麻子脸说,“哎,默哥就是默哥,不是咱们这些丑逼能比的,别说他已经被前女友甩了,就是甩了以后,也立马有三个可以选的,太他吗爽了,咱能比吗。”

小胖就笑,说:“果断不能比,默哥是谁,你是谁,你那丑的麻子脸,你还想怎么样。”麻子脸就去踹他,说:“你那猪脸,你也找不到女朋友。”

看着他俩要干起来了,我和长刘海就阻止了,说:“别墨迹了,兄弟几个都在呢,丢不丢人。”

黑大个他们也一直都不怎么说话,这会儿也想听听我的意思,我打算选她们三个之中的哪个。我说:“这选什么,要说真的选的话,我没得选啊,为啥,因为那苏然,你没看她刚刚那德行么,她能喜欢我?拉倒吧。”

还有那安贝贝,我和她完全不是一个频道的,她太可爱,太依赖人了,我不太喜欢这种爱黏人的,我比较喜欢夫妻之间相敬如宾,那种,想爱的时候可以深爱,想不爱的时候,可以给彼此一个自由的空间的那种。纵丸央技。

小胖就笑,说:“默哥的意思是,想做的时候,就深做,想不做的时候,就留给彼此一个空隙去休息一下。”我就直接把他脑袋按在下面,叫他们痛打了一顿,我说:“你妹的你越来越欠收拾了是吧?”

倒是长刘海和恒哥,对这方面比较懂,说:“要是可以的话,就跟夏梦在一起吧,这姑娘不错,看着她对你好像也有意思。”我问恒哥身为一个绝对的旁观者怎么看出来的,他说,“感觉。”

就这俩字,搞得我都想笑了,我说恒哥,你也是个喜欢走精神文明建设的人。他就笑,说:“默默,你别跟我来虚的,我以前也谈过恋爱,我懂这个。”我们就让恒哥也讲讲自己的恋爱史,他就给我们说了,这恒哥跟我一样,是女的倒追他。

听到这里,长刘海他们都惊讶了,毕竟女追男隔层纱嘛,基本上都能成,而恒哥也能成。恒哥的女朋友,不是别的,是个网管。为啥是个网管的,因为恒哥经常去一个网吧里玩,通宵什么的,跟一个女网管很熟,那女网管长得还行,经常给她拿烟之类的,一来二去的,朋友们就开玩笑说让他俩在一起。

后来果真就在一起了,不过这没法长久啊,恒哥是学生,这网管跟他差不多大,只不过辍学了,出来打工所以就当了网管,但也不可能一直当网管吧,而且,俩人最后到了那种谈婚论嫁的程度了,恒哥家里肯定也不会允许一个文凭都没有女的进门吧,俩人最后就不了了之了。恒哥比我看得开,觉得分了就分了没啥,见面,还是朋友,还说,她最近在某个夜场当服务员,不是干那种行业的,就只是正规的服务员,他偶尔也和兄弟们去捧场。

他说完以后就跟我说,“默默,我觉着吧,大男人,拿得起,放得下,才是男儿本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