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打在你手,疼在我心/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的有难,那就是真的有难。他吗的,我们赶到的时候。场面都没办法控制了,为啥,要不是几个门卫保着小胖、长刘海他们早就被打死了,那场面,我吓哭了都,因为小胖的脑袋身上都被打出血了,长刘海也是,唯一站着的黑大个,头发比较长遮住里脸,但我看到了,是流血了。

我喊了一声,“黑大个。”这货就倒下去了。跟长刘海他们一样,我过去的时候,小胖看了眼说,“默哥,你再晚点儿来我就死了。”

几个门卫就在那嚷嚷着,说:“你们这些社会渣滓,来学校砍人,我们已经报警了,你们就他吗赶紧的走,不然警察来了有你们受的。”

那些混子,看起来好像还是混的挺明白的,拿着刀,指着那几个门卫说,“今天要不是你们几个孙子拦着。我非剁了他们不可。我也不要别人,叫那个叫许默的家伙出来。”

“我就是许默!”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萨比了还是怎么的,反正就觉着热血沸腾,兄弟们都被砍趴下了,我怎么可以一个人独活,草他吗的,真想废了他们。

我们人多,但这些都是成年人,特别狠,我们杀不过他们,但人多,我已经冲到了那个长头黄毛的面前。一凳子腿就打在他脑袋上,我这个开端一出,几个混子就哎呀了声,说:“这群狗日的小学生,还敢还手,行,兄弟们,剁了他。”

然后指了指我,说:“你就是许默是吧,够痛快,找的就是你!上。”

他们七八个人,把我围起来,要干我,但我们二三十个兄弟在外面一个劲儿的拦我。这长头黄毛也不是泛泛之辈,突然间掏出一把特别长的刀片,虽然只是刀片,但那么长,真是第一次见,而且人家都说,拿长刀费劲儿,还使不上力,都是古惑仔电影里那些人用来装比的,其实不实用。但今天,我看到了一个高手。

他那长刀,哗啦啦的,砍到一片,其实杀伤力不强,就是能阻止被群殴,我们人多,他就哇呀呀一声,指着我们说,“小逼崽子们,来啊,老子混的时候,你们还他吗在地上捡屎吃呢。”纵司叨血。

我可算是知道小胖、长刘海、黑大个这些战斗力非凡的人为啥会死的那么难看了,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有一个黑胖子,也很猛,突然间腰间一个铁链子拿出来了,我以为只是身上的装饰品而已,没想到他吗的是用来打架的,他一抡,周围一片的人惨叫,没多会儿,我们三十个人,没几个人敢靠近他们俩了,倒是他们其他混子,被我们的人围在地上踩,踩的抱头鼠窜的。

那长毛发的家伙和黑胖子,吼了句,“许默,站出来。”我就过去了,说,“把我兄弟们给放了,今天让你们走,不然警察来了,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你的兄弟也是。



我抓着他们的一个混子的头发,用膝盖不停的顶他鼻子,他的脸上的血,都把我的膝盖给染湿了。

那长毛发哈哈笑,说:“这几把才不是我兄弟,你想咋样咋样,今天,老子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你,你给老子过来,过来不过来?”

他那长刀,直接把小胖给提起来了,说:“这个死肥猪的皮挺厚的,我来帮他减减肥。”

说完就是一刀上去,这时我才见识了这把刀的厉害,不单单长,而且很锋利,小胖手臂上的一块肉,直接被切下来了,冒着血丝,看的我眼睛都红了。

“不!!草泥马,杀,杀了他们。”

我们的人也看红眼了,有个我们的兄弟就明智的找了几块地上的石头,往他们身上丢,架不住人多啊,有人就砸到他了,长毛发火了,估计是又不敢真的砍死小胖他们,就逮住一个扔他石头的,往死里砍,我们一看不妙,就围上去,把他给包围在里面,不停的踹,那个黑胖子一看情形不妙,就跑,然后坐上车跑了。

“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巨吼,我们这才看清楚来人,是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也是门卫部保卫科老大虎叔的朋友,保卫科虎叔这会儿也来了,好像是喝了酒,眼睛红红的,走过来说,“都他吗干什么呢,都给我让开,想弄死人是不?”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长毛发的家伙,愣了下,说,“是你?”

我就开始解释了,说:“这些人是来咱们学校闹事的,把我们的人给打了,还想砍死人我们学生是正当防卫,不属于主动打架闹事。”

我就是怕这个教导主任告诉级部主任把我开除了,所以这样解释,而且我们的三十几个学生也都跟我解释,说就是这样的,他们来了就砍人,还有那两个门卫也是这么说的,那教导主任就没说话,算是放过我了,我松了口气,赶紧的招呼人,把小胖他们给送医院,“看看有事儿没有,要被打坏了怎么整。”

在救护车上,我眼睛红红的,说:“你他妈的,你们怎么就干上了。”小胖说:“默哥,你那么晚来,我们都快死了。”我说:“我哪知道威哥带人在宿舍里也堵我,兵分两路了,要不是遇到兄弟们,我就被轮了。”小胖还不忘开玩笑,说:“菊花有恙否?”

我骂了句滚,到了医院以后,幸好没啥事,就是小胖那一刀比较狠,一块皮肉都没了,包扎了起来。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长刘海他们没怎么受伤,他们就说是装的,其实他们没那么惨,但已经意识到了,这人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于是装死,躺地上,假装不耐打,吸引门卫过来帮忙救人,不然他们可就惨了。可是黑大个就伤的比较重,脑袋又被打破了,他没看懂小胖他们的手势装死。就在那硬撑,他吗的才晕过去。

我叹了口气说,“就他吗怪我,不过那些家伙也好不了,我打电话问问大头。”

打电话给大头的时候,他告诉了我们那里的情况,警察来了,把他们给带走了,不过有一件事值得我注意,说:“那个长头发还是黄头发的家伙似乎来头挺大的,听那个保卫科的虎叔都叫他什么大长毛,跟什么铭哥混的,怎么回事儿啊?”

我当时也没咋在意,就是愤怒,骂了句草,“管他跟谁混的,只要他是帮立威那个狗日的,我就要他死,居然敢把我兄弟砍成这逼样。”

其实,我也没想过再去找南哥,只不过,遇上这种事儿,还是社会上的人惹的,还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要是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私心而不去的话,我该对不起自己的兄弟了。

过了会儿,我接了个电话,是萱萱姐的,她嚷嚷着问我,“许默,你没事吧?”

我就说,“我没事啊”,她就问我在哪儿呢,听说我们被砍了,而且伤的挺重的,我们学校门口都是血呢。我就忍者笑说,“是啊,我被砍了,这会儿在医院输血呢,血量不够,你过来给我输点儿呗。”

她就叫我别墨迹的了,赶紧告诉她在哪个医院的。我就说行,然后就跟她说了,她来了以后,一开始是看看我,看我好像没事,然后就看到长刘海,脑袋包的跟粽子似的,她脸色就变了,过来就摸着长刘海的脑袋说,“这是咋了这是?”

其实这一下,长刘海估计有点疼,嘴上叫了一下,萱萱姐立马就问她,怎么了,疼吗。他就赶紧说:“不疼不疼,没事儿,刚刚我抽筋了。”我们看他那贱样,就想笑,在萱萱姐面前,就跟温顺的小狗似的。

小胖就发贱说,“萱萱姐,你摸人家长刘海脑袋,人家脑袋疼,心里暖啊,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