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再见疯子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记得我已经很久没看到苏平了,上次去他的夜场,还被一个狗日的叫什么峰哥的家伙给占了。不过那个苏平原来的手下阿东还在那条街,我找他也没费多少工夫,一下就找着了,问到了苏平的手机号以后,我就立马给这货打电话去了。

其实我也可以直接联系南哥,只不过好一阵子都没联系苏平了,他也算是我的老大哥,好歹问候问候。电话一直都打不通,直到长刘海他们出院的那几天才打通。

对面就喂了一声,问我哪位,我说,“平哥。我许默。”那边沉默了下,好像突然间有点惊喜的声音说,“是你啊默默,你现在在学校咋样了”,我说:“你先别管我,先说说你咋样吧,怎么不在那里混了,我听说被一个叫峰哥的人给顶了,是不是有这事儿?”

那边叹了口气说,“默默,本来我还想骗你一下的,但现在你都知道了,我也没必要骗你了。”我就连忙问他到底咋了,他就说。“默默。我捅了人了,死人了,知道吗。”我惊呆了,问他为啥还敢接电话什么的,他就笑,“如果是别人打来的,我就不说话,或者直接挂掉,谁能知道是我,这号码也不是我给办的。”

我就问他怎么回事,他就跟我说了,他是跟着铭哥混的。跟金野手下也有交集。

“看那个场子,本来是两个老大都决定好了的,后来铭哥这边有个远方表弟,想盘了这条街的几个场子,让铭哥分给他,也没办法,他那表弟父辈的都是铭哥的前辈,不能不让,所以就让我和他表弟的人共同管理那条街的几个场子,后来你也知道了,左右排挤我,我一个外人,年龄也不大刚出校门没多久,这不就没啥干头了么。”

“那你就杀了他?”

我惊呆了问。

“那倒是没有。默默你听我说完。”他苦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儿,要我捅了他表弟,我现在根本没办法在外面,我现在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死的是谁?”

他说:“是一个无名的小混混,也就是因为是不入流的小混混死了,所以铭哥他们还能动用关系帮忙压下来,三五年躲起来,再回来就没事了。”他跟我说,“他表弟手下的,也就是峰哥的上级,一个装逼份子,多次阻挠他对这条街实施的政策,最后还引诱他跟城南的锤子哥的人打起来了,两方面的人肯定会有损伤,死了一个,但不知道是谁捅死的,被抓了两个”,其他就都跟苏平似的,还在躲,暂时没法出面,因为一出面好歹都要坐个一年半载的,他这个比我小叔那个轻多了,毕竟小叔是亲自捅死一个,所以判了五年。

他又问我怎么样了,是不是有啥麻烦。我说,“那啥,我还想叫你们给我帮帮忙的,学校里遇到狠人把我们兄弟都给打的满脸出血,肉都给切了。”他说,“卧槽,现在学校里有这么狠的人了?”

我说:“不是,是高一的一个新混子头目,找的校外的,听我们保卫科的虎叔说,这人叫什么大长毛。”

“大长毛?”苏平惊呼了一声。我说:“咋了,这人很有名吗。”他说,“草,这他吗不是铭哥手下的人么,当初跟着铭哥征战天下的,把整个体院部和高中部合并为一的左膀右臂啊,还有个叫黑野猪的,也很猛。我说对,确实还有个黑色胖子,用的是铁链,可狠了。我们三十几个兄弟,居然奈何不了他们俩人。”

苏平说,“呵呵,就你们那些小瘪三,别说三十个了,就是一百个,也不一定能留下他们俩。”苏平就跟我说了这大长毛的厉害,当初跟着铭哥在解放中学混的时候,可屌了,八中,十三中等学校没一个人敢惹的,还唯一一次把体院部和高中部给统一了,这也就只有铭哥能干的出来,不过铭哥他就算是再猛,没有能兵强将,那也是白搭,所以这大长毛和黑野猪就是他的能兵强将,都比的上常山赵子龙了,说有一次铭哥被困,大长毛和黑野猪就两个人,杀进一两百人的包围圈里,硬生生把十几个人给弄的半死,才把铭哥给救出来,后来俩人就被开除了,但还是跟着铭哥混。

然后问我怎么惹到他们的,我说:“草,我还敢惹这种人物吗,是我们学校高一那个货色,不知道他咋认识的大长毛他们,花钱叫来了就几个人。”苏平说,“照理说,这大长毛他们应该不缺钱才对,怎么会为了钱去教训你呢。”我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打电话给你第一就是想跟你叙叙旧,第二就是想找下南哥。”

他就说,“我就不必了,我现在不在市内,去LZ市了,暂时不回去了,铭哥让我在这里呆两年再回去,我爸妈那边好交代,就说我在外面打工两年,混好了再回去,不过也是,在外面赚点钱,回去刚好能娶个大白屁股媳妇,哈哈。”

我听着蛮心酸的,跟着老大混,最后就是这样的下场,苏平是这样,我小叔也是这样,呵呵。最后苏平也告诉我说,不到万不得已,别去亲自麻烦金野、铭哥这种人物,一旦上了船,想下船就难了。

我当然懂这道理,可是我的兄弟们危在旦夕啊,这立威居然能找到这样的人物,他会不会跟铭哥有点啥关系,或者说,他就是铭哥的表弟?不太可能吧。

这些也都还只是我的猜测,苏平给了我一个南哥现在的号码,我就给南哥打了过去,南哥很快就接了骂了句:“是哪个狗样的吵我睡觉?”纵司共技。

我尴尬说了句,“我是许默。”那边就一个猛子回话过来,声音很大,说,“许默,草你多会儿没跟我联系了,在学校还好不”,我说还行,他就又问了我一些话,学校里的事情,成绩如何如何的,都是客套话吧,我感觉,相对于铭哥、金野这样的老大,我更喜欢南哥这样的,豪爽,就算想拉我入伙,也不会硬逼着我,这也是我敢找他的原因。

最后他又问我,“是不是遇到啥麻烦了,要我帮你解决的。”我可不好意思了,平时不跟南哥联系,这会儿有事儿了,立马想到他了,这是不是贱。他倒是没说啥,说,“赶紧说吧,哪个狗日的敢打我弟弟,我废了他。”

我就把大长毛的事儿给说了,这南哥就愣了下,不过马上就吼,“草,大长毛这俩煞笔,去那儿干吗,还他吗打了自己的弟弟,这不虎比么。”我啊了声,问他怎么认识的。南哥说,“吗的,我是金野手下第一打手,这大长毛是铭哥手下第一打手啊,我俩能不熟么,我了个去,你俩倒是交上手了啊,这可不行,我得跟他联系联系,问问怎么个意思,跑去学校打许风的弟弟,他也是瞎了狗眼了。”

过了没多久,南哥电话就打回来了,说:“找到长毛这小子了,今晚上吧,有空么,带你去见见长毛。”我说啊,干啥啊。他就说,“没啥,让他给你道歉,他吗了个比的,居然敢打许风弟弟,他是在作死,另外那个找他去打你的,也会去,默默,你不会是怕了不敢去吧?”

我当时就骂了句,说:“草,我能怕他个鳖孙么,你放心,指定会去,不过我会带我兄弟一起去接受道歉,我兄弟们一起都被打进医院了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