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田亮亮要逆天/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午放学吃饭的时候,小胖他们就贼兮兮的笑,我说:“你们笑的那么贱干什么。”长刘海问我有没有拿下安贝贝。那可是个美女小萝莉啊。我骂了句滚,你们咋那么龌龊呢。

小胖就说,“默哥,不带这样的啊,到底有没有拿下。”我说了句,想听实话?小胖他们说想,我说没有拿下。小胖说不信,我说:“你不信拉倒,草,我说实话了,你还不信。”

长刘海就说,“默默,要真是实话的话。那你也太没用了吧,这都已经半边裤子都脱了,你居然没拿下。”我就踹他说你咋也变得跟小胖一样龌龊呢,小胖说:“这可怪不得我们龌龊,你们都进了一家旅馆。还没发生点儿啥,那你是不是太监啊,默哥。”

“你跟踪我?”我怒了,就狠狠扁了一顿小胖,小胖连忙说不敢了不敢了,我这才肯罢休。长刘海他们就笑,说他们也有跟踪,就在我们对面那条街看着我们呢。然后还说,默默确实是正人君子,这样都没碰人家一根汗毛,厉害,要是我的话,肯定就拿捏不住。

我就笑,“禽兽和人类能同日而语吗。”

长刘海他们还问我们运动会报了什么项目,今天上完了课,明天开始就是运动会了,问我们准备好了没。

小胖他报了铅球,长跑。长刘海报了短跑200米,黑大个和王安民都报了迎体向上和跳高。当他们问我的时候,我哭了,我说。我们班主任,逼着我报了好几个项目,气死我了。还在那美其名曰的说,我们班都是些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家伙,只有我经常打架,肯定是运动健将。他们就在那笑,我就说笑个蛋笑,再幸灾乐祸全都打一顿。

我告诉他们我报了长跑1500,还有1000米,还有中长跑400米,迎体向上和跳高。也幸好三个跑步比赛都是隔开的时间,不然我还真吃不消。

小胖就说那咱俩到时候可得好好比比,默哥,我为了减肥,报了1500.我说你个死胖子能是我对手么。不过长刘海倒是叫我别愁眉苦脸的,说肯定能有不少美女去观战的,而且,默哥,你可是高二的天,肯定能获得很多女生的芳心的,到时候,就算你不满意安贝贝,也可以随便找个美女当你女朋友啊。

我就叫他快拉倒吧,赶紧的把萱萱姐追到手才是真的,然后问他最近和萱萱姐怎么样了,他说,“最近萱萱姐不知道咋了,总是发呆,和我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总是发呆,不知道在想啥呢,我以为她是高三了压力大,学习紧张,后来我问她,她说不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啥呢。”

小胖问是不是她有男人了。我也点头说,“长刘海,你可得看好了,按我的经验,也是跟小胖一样的想法,她肯定是有男人了或者什么的,肯定不能是秦立,你说会不会是有别的优秀的男人,你有发现她最近和什么男的在一起过么。”

长刘海皱眉,“你们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有一次,我在街上碰到萱萱姐,有个男的开车送她出超市,然后她回寝室也是那男的送的,不过我没看清楚那男的长啥样。”

“草,那你可得看好啊。”我骂道,“这样的男的,不管他是谁,就是一个字,干死他,长刘海,没事儿,你打听一下,能知道是谁的话,咱们就干他。”

长刘海陷入了沉思。

下午的时候,我回班上上课,包问、舒平他们脸上都带着伤痕,来找我,尤其是包问,鼻子都肿了,还在流血,我一下火了,问他们谁打的。他们说,“田亮亮。”

我就心里奇怪了,田亮亮是个窝囊废,怎么可能呢。

哪知道包问就告诉我了,说今天田亮亮又去寝室里要舒平的钱,舒平和包问不同意,就反抗,结果被田亮亮带人给打了,说是田亮亮带的人是王剑的小弟,田亮亮还抽了舒平几巴掌,让他以后认清楚谁是老大的事实,他是寝室老大,保护寝室的安全,收点儿钱很正常,不出钱就是不给他面子,不教训怎么能行。

本来吧,我是不想搀和到这件事上来的,包问就直接哭了,舒平也是,说他们本来上一本本科很容易的,都是尖子生,他们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如果哪天忍受不了转学了,或者是爆发了把田亮亮给捅死了,那他们也不用继续念下去了,所以也不求我帮他们教训田亮亮,只是让田亮亮和王剑的人以后不要再纠缠他们了。团团坑扛。

最后这俩人居然给我跪下了,我都愣住了,这会儿刚好田亮亮进了教室,看到他俩跟我在这聊天呢,冷笑一声,没说啥,倒是包问和舒平吓得够呛,说:“默哥,求你了。”

还说乐意给我钱,一人出一个月的伙食费,只要我帮了他。

其实我不想管这件事,但是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我好歹过去说一句话,给不给我面子,就看田亮亮和王剑什么意思了。

我就答应了他们,说等会儿放学的时候,我去找下王剑,我不太喜欢跟田亮亮这孙子说啥,就是很讨厌这种人的意思,这种人咋说呢,比刘峰还让人恶心,人刘峰至少有点本事有点背景,所以他那么恶心,也有他的道理,可是田亮亮是啥,一个半路出家的半个混子,算个屁,还喜欢装大头蒜。

下午的时候,班主任交给了我一个号码牌,然后交代了一下明天后天大后天的比赛项目,以及最后一天下午放假,让我们要么就乖乖呆在寝室,要么就回家,别到外面去玩,也别打架斗殴什么的,另外就是如果比赛输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别跟人家打起来了。说完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我,估计我就是我们班第一问题学生吧。

放学的时候,我让包问他们先在这儿等着,我就一个人去了王剑、黄卷毛的寝室,不出所料,这两个货果然没去上课,在寝室里打牌呢,本身就是差班的学生,而且都高三了,老师自动认为是该放弃的学生,不怎么管了,所以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这儿打牌。

我敲开门以后,让我愣住了,里面不光是王剑、黄卷毛他们,还有田亮亮,还有几个他们寝室的人,田亮亮在那忙前忙后,给黄卷毛他们捶背,点头哈腰呢,黄卷毛他们还不时的表扬他,说他会做人之类的。

看到我的时候,黄卷毛、田亮亮他们都愣了,“哟,许默?来我这儿干啥,又想打了人就走?”

田亮亮也站起来了,推了下黄卷毛,说,“黄哥,我想我知道他是为啥来的。”

黄卷毛就问他为啥,田亮亮说,“为我,他想来给我寝室的那几个家伙求情呢吧。”

不得不说田亮亮还挺聪明的,黄卷毛就问清楚了缘由,然后就笑了,轻蔑的看着我说,“许默,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这可是田亮亮和他寝室里的人的事儿,关你什么屁事,今天赢了钱心情好,赶紧给我滚,否则我不高兴就干死你。”

说完就命令田亮亮关门,哪知道田亮亮还没到,我已经一把扶住了门,瞪着田亮亮,心平气和的跟他说,

“田亮亮,好歹,包问他们也是你一个寝室的哥们,一个寝室就算没有多大友情,也不至于这样玩他们吧,他们跟你一样,就是只想学习而已,其他的他们没想过,你怎么变成这样的一个人了?”

说完我还一副惋惜的看着他,他呸了一口,说:“许默,别他吗拿那种眼神看我,我恶心,老子不用你可怜,草泥马的,要不是你,我能走上这条路么,我曰你吗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