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安贝贝送我回家/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卡尺头一直盯着我看,看到小胖的时候,就变成盯着他看了。小胖也不惯着他,这里是我们高二的地盘,喊一声,就很多高二的进来,他们肯定会被踹成筛子。小胖就骂了句,“看你麻痹看,就一只独眼也敢瞪你爷爷?”

那卡尺头也不说话,就只是伸出手,一步跨出,指了指小胖,然后指了指自己,意思是单挑,问小胖敢不敢。那挑衅意味十足,其实他这样的动作,对哪个人都有用,尤其是对我、长刘海和黑大个这样十分在意男人尊严的男人来说,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哪怕打不过,也硬上。

可对小胖有个鸟用,小胖又骂道,“你冲着我指个几把啊指”,又指了指他,“老子是个爷们,能看上你么,叫我上你?我去你吗的吧。老子就算是喜欢爷们,也是找默哥这样的纯爷们,你这样的娘娘腔,我看不上。”

“是拨,默哥?”说完,还娘娘腔学了一句,我恶心的骂了句滚。

后面长刘海、黑大个他们就在那笑,拼命的笑。其实我们就是在侮辱立威和卡尺头,他俩也感受到了,他身后的一个小弟似乎也认识我,骂了句,“草泥马的,别笑了,笑的真恶心。”

小胖直接过去。一脚就把他给踹到粪坑里去了,只不过没掉下去而已。小胖指着他说,

“这一下是给你的教训。这里是我的地盘儿,敢在我这儿撒野,就是这下场。”

我点点头,说:“小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立威脸色越发的难看,掐灭了手里的烟狠狠往地上一丢,说:“许默,你是要打破铭哥的规矩?要跟我对着来,那行,咱就来,我立威还不至于输给你。”

说完就要走,我拦住了他,他问我,“你还有事?”我笑了下说,“我可没有打破铭哥的规矩。”

立威说,“你没打破铭哥的规矩,对我兄弟下手?看看我兄弟这脑袋上的是啥?”

我说:“立威,你他吗别睁着眼睛说瞎话行不行。”长刘海骂道,“运动场上近千人,大家都来证明下,是你阴我们默哥在先,还是我们阴你在后?他吗的,要是真功夫你赢了也就算了,你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还他吗过来恶人先告状,真有你的,立威。”

立威冷笑,“你许默受伤了,还是哪儿出了啥毛病?我们那说很合理的策略,谁说不允许有人帮忙挡住后面的人往前跑的?可是你他吗的拿石子儿砸人脑袋,是不是有点过了?”

我嗤笑一声,“那行吧,如果你非要这么说,那咱们就把铭哥请出来谈,我不介意。”

“你!”立威指着我的鼻子,“有你受的,你等着。”

“别他吗指着我的鼻子。”我打开了他的手,冷冷的道。他们出去以后,长刘海说:“这家伙会不会真去告诉铭哥?”

我摇摇头,长刘海问为啥,我说:“你傻呢么,要他去告诉铭哥,那就只是和平解决,铭哥有点偏向和平主义,是个和平主义者,他立威会喜欢和平解决么?”

“不希望。”小胖踹了一脚厕所的墙壁骂道,“怕他个毛,他再来,就再把他踹进粪坑里去,自己玩卑鄙手段,还他吗怪到咱们头上来了。”

运动会过后的一周里,我们也没多少天就快要期末考试了,尤其是对重点班和平行班的人来说很紧张,关系到刷人的问题,重点班最后几名要被刷下去到平行班里去,平行班里的前几名如果成绩比重点班的人还高,就允许晋升到重点班里学习,所以对我们这些擦边的人来说,是挺紧张的。

我倒是不是特别紧张,倒是小胖长刘海这两个货,打擦边球,小胖说他要头悬梁锥刺股,必须要进平行班,一直在差班里跟李敏这种货色在一起,搞得他智商都低了。

李敏听了以后就骂他,说:“滚你个臭嘴,你才智商低。”小胖也不避讳,说:“你不智商低这么努力还这么差成绩,肯定是天生智障。”也就是平时李敏只是生气,但没有发火,后来有一次他确实是忍不住了火了就打一顿小胖,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让人咋舌,从那以后没人敢再嘲笑他的智商了。

长刘海虽然是平行班的,但他一直没怎么学,怕掉下去,我们以前那个班主任还老是提醒他让他找我一下,学习学习我的学习方法什么的,长刘海就三天两头老往我我寝室跑,其实也学了不少东西。自从他老问我以后,李敏、小李他们也老是问我问题,学习上的问题,做题方面的误区什么的,我也懒得藏私,都一一告诉他们。

自从他们都问我问题以后,恒哥偶尔也会问我一两个,这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别看恒哥平时不怎么学习,不显山不露水,其实他跟我是同一种人,就是那种聪明人,我也不说什么骄傲的话,确实是这样的,有的人,对学习这方面比较敏感,哪些地方会考,哪些地方需要重点学,哪些地方学了很有用,哪些地方过一下就行了,这些,对聪明人来说找起来很容易,学起来也很容易。

但为什么那么多人高考失败,中考失败,成绩差的人占据多数,就因为知识点太多太杂,没办法取其精元去其糟粕。

只不过恒哥他跟我不同的是,他就是懒得学,没上心,家里也有钱,随便学不学都无所谓,后来也证明了我的猜想,他随便努力了一点点,就考到了平行班里去了,把李敏羡慕的要死,可是恒哥觉得平行班里太严肃了,上课都不准讲话,也不准打牌,太无聊了,他吗的居然下次分班考试直接六门不考回到差班里去,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太他吗任性了。

值得一说的是安贝贝这个货,运动会结束那几天就天天悠着我,嘘寒问暖的,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我真正的女朋友了,管的比我妈还宽呢,什么换衣服了吗,洗衣服了吗,洗澡了吗,睡了吗,吃早点了吗。

时不时,就从她们学校蹦到我们学校来看我,就好像解放中学是她后花园似的,想来就来,而每次那个李仙儿都在,我就无语了。

而我和安贝贝一直保持着这种认的干哥哥干妹妹的关系,也就是发生了一件事以后,我和她的这种关系才算是彻底结束了。

事情是这样的,运动结束后的一个周末,我本来是回家休息的,累坏了这一周,回去的时候,特意把在寝室里懒得洗的臭袜子臭衣服什么的背在包里往家里带,可是却被安贝贝和李仙儿带着人拦住了,是李旭东的车,但开车的不是李旭东,而是个司机模样的人,应该就只是个司机吧,顶多个半个保安,看他那样地位肯定不高。

安贝贝在车窗里就探出脑袋来喊我,说,“默默哥,上车啦,我载你回去。”

我摇摇头说:“不去。”

安贝贝就不停的喊,搞得我等车那里很多人都在那看我呢,搞得我特别不好意思,她就喊,“好哥哥,你就来嘛,上来嘛。”

草,搞的有几个贱人,居然在那学安贝贝说话,我冲上去就一人踹了一脚,他们要打我的时候,我就赶紧跑,好像是踹到高三的人了,上车了以后,那司机就立马开车跑了。团女司技。

司机还看了我一眼,说,“行啊,小子,三句话不合就敢动手了,有我当年风范。”

我撇撇嘴,没说啥,倒是安贝贝在那一脸崇拜的模样,说:“默默哥好帅帅哦”,之类的,整的我可尴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