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立威,咱们俩可不管他们的事儿啊。你的卡尺头打了我的兄弟,我的兄弟要废了他,这可是他们小弟之间的事,咱们老大之间,可不要牵扯进去哦。”

“你!!许默,你他吗跟我玩阴的?”

我笑了笑,“立威,这规定是你拟定的,还有你那什么表哥也同意了,这有啥好说的,叫你的小弟都放聪明点,别惹我的兄弟,不然。我们俩之间肯定是不能斗起来的,但手下的小弟之间的争斗,可是免不了的咯。”

我挂了电话以后,内心也是惊涛骇浪,这也是我第一次打算对立威他们下狠手,麻子脸告诉我说,他下狠手的时候,对自己也很心惊,居然能下得去手,把他一只手都给打碎了。

是打碎了,特意拿了铁匠家里的超大铁锤,送上救护车的时候,这卡尺头的一只手都是软的。只有外面的皮,里面的骨头全软了,可吓人了。

小胖他们回来的时候跟我说,“那些家伙直接都吓哭了。给他们跪下,怕也得到这样的下场。可他吗窝囊了,估计那几个家伙以后都不敢混了吧,默哥,你咋想到的用这个办法?”

我说:“这其实是苏平教我的,我见铭哥之前,要到过一个苏平的电话,给他打了。”

他们又问我这立威打过电话来没有,我说打过了,这货还威胁我来着,叫我和你们都小心点。小胖就说,“怕他吗,大家都是男人。谁也唬不了谁,敢来就干,草他吗的。”长刘海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都得小心点,以后大家都得最少两到三个人一起出去,过了这个礼拜以后再说别的,这立威不可能说不报仇的。”

大家都点头说好,我也是,现在立威最恨的人,肯定是我。

没多久,疯子南就给我打电话了,问我和学校里那个高一的小比崽子弄啥呢,搞得铭哥又给他打电话了。我就照实说了,南哥就骂了句,“草,我懂铭哥意思了,他想打破这规矩,又不好意思再开一次这会议。”

我问南哥啥意思,南哥说,“整,该咋整就咋整,铭哥意思估计是说,我和他,以后都不插手你和那逼崽子的事儿,你俩就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反正他也不找铭哥他们帮忙就是了,但是校园周围的校外混子,这立威还是会找。”

南哥挂了电话以后,我把这事儿都告诉了长刘海、小胖、王安民、黑大个和麻子脸他们,麻子脸骂了句草,“出尔反尔,想变卦就变卦,这铭哥也是,好歹一个城西老大,整的跟小儿科似的。”

长刘海倒是说,“哎,好歹是他表弟,他能不管么。这立威也是贱,一开始觉得,不用校外的势力,对他有好处,他就规定我们也不能用南哥帮忙,现在他知道打不过我们了,又跑去找校外的势力帮忙,要求铭哥帮他解封协议要求,真他吗贱,搞得协定就是为了他而开似的。”

“没办法,谁叫人家有裙带关系,估计这立威把姐姐给铭哥草了呗,哈哈。”小胖大笑,“不过这对我们也有好处,一举把立威给打出去,让他滚出解放中学,以后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我想了下说,“是,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他是谁,敢惹我的兄弟,我就不放过他。”

不过一个礼拜过去了,这立威居然还没找上门来,这不像他的性格啊,他不是该有仇必报吗,这把协定都给撕破了,不就是为了方便打我许默的脸么,怎么又不动手了。可是防范,我们却不能减弱,尤其是我,小胖和长刘海,还分别跑来给我当保镖,搞得我们重点班周围老有我们的人,下了课,小胖和长刘海就跟在我背后,一左一右跟左右护法似的,挺搞笑的。

有一次夏梦来找我借数学笔记,瞧见他俩,就笑了,说,“许默,你们三个这是连体婴呢,我前几天就看到他们老跟着你,怎么现在还跟着你呢。”

小胖说:“那可不,其实,梦梦姐,我们三个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亲兄弟,只不过生下来的时候,我是脸朝地的,就默哥和长刘海长得像人样,我这脸就大饼似的了。”团丽以亡。

“哈哈哈。”夏梦哈哈大笑,说:“你们三个这逗死我了,行了,许默,你们也别念书了,去开马戏团吧,我估计能每天都票房爆满。”

小胖说:“那感情好,马戏团团长让默哥来当,我和长刘海就当总管和副手好了,可是嘛,少了个马戏团团长夫人啊。”

长刘海就笑呵呵的他,“那你觉着谁合适。”小胖说,“哎呀,这不是有个现成的么。”然后他们俩就看着夏梦,夏梦脸红红的,用脚踹小胖,说:“踹死你个死胖子,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坏,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呀,我不敢了。”小胖他俩就赶紧跑,跑的最后只剩下我和夏梦留在这里。我笑了下,就给她说了句:“对不起,这俩家伙就喜欢开玩笑,玩笑开的过火了,你可别介意啊。”夏梦说,“我介意啥,都这么熟了,我会在乎这点玩笑么。”

夏梦说她倒是没啥好介意的,就是怕我,我问她啥意思,她笑到,“你都好久单身了,要有女朋友了,估计你朋友也就不会再开你我的玩笑了,早点找一个呗,还放不下?”

因为我跟她说过我的心事,所以她知道一点很正常,我说:“没事,早就放下了。就是这不还没找到合适的么。”她问我上次那个叫啥贝贝的不是挺不错的么,个子长得小小的,但长得挺清秀的。我笑着说:“你倒是挺关注她的啊”,她说:“那倒不是,就是运动会她太高调了,没法不注意到吧。”

我说:“那倒是,不过让你失望了,我和她彻底没了。”她啊的一声问我咋回事不是才好好的吗?我说,“她是蕾丝边”,她没听懂,我又说。

“她不喜欢男人。”

夏梦这才惊呆了,不敢置信看着我。好久好久,问我。“真的?”

我说:“那难道是假的?我骗你不成,我没必要拿这事儿开玩笑吧。”

她说,“这也太惊人了吧,居然,居然真的有女人喜欢女人?”

我叹气说:“这还真是真的,也许这个世界上,还有男人喜欢男人的,只是咱们没见过,但并不是没有。”

.

她惊讶的看着我,似乎被我给颠覆了三观,不过也的确是这样,她这样一个原本与世无争的女孩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哪儿还会管这些。其实现在来说,同性之间的关系已经被合法化,而很多同性恋也没人会歧视他们,但在当时来说,一脚踏两船就已经是很泯灭人性道德了,别说同性恋了,那肯定是为世人所不容。

可能因为我经历过太多的伤痛,所以对这个反应不是很大,安贝贝和李仙儿的事儿,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夏梦问我心里会为了这事儿难受不,她意思我懂,问我是不是喜欢上了贝贝,现在伤心什么的。我很肯定的告诉她,“没有”,因为我确实只是因为寂寞,而不是因为喜欢所以跟贝贝在一起的。

.

夏梦跟我讨论了会儿学习上的问题,她数学确实比较弱,教会了她一些题以后,就已经是放学很久了,看看天都黑了,我是住校生倒无所谓,可是她就有点危险了,我就起来跟她说,“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她赶紧说:“不用了吧,你还得回去呢,让你教我这么多已经很感激你了,这会儿还要让你送我回去,多不好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