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脱臼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摆摆手说,“这有啥,当初不也是我保护你回家的么。又不是第一次了。”她看我执意这样,也拒绝不了,就任由我了。

经过那条熟悉的路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我吓了一跳,因为天已经完全黑了,她问我,“你还记得以前在这里的事儿不。”

我沉吟了下,说:“怎么不记得,我记得这里那会儿突然蹦出来两个人,就是刘峰那孙子故意弄出来的,想博得你的欢心来个英雄救美,却自己请人来劫你。实在是太卑鄙了。”团鸟系才。

她点点头说,“我倒是不记得这个了,我就记得你,许默.,是你一次两次的救了我,还帮我。”我说:“这有啥谢的,都是好朋友,不算啥,走吧,别看了,小心有鬼。”

她呀的一声,跑到我旁边,紧紧地扶着我的肩膀。说,“你别吓我,坏蛋。”

我嘿嘿一笑,说:“我可不坏,我要是坏蛋,直接把你……”我又奸笑了几声,看她瑟瑟发抖了,我才不继续下去,过了下,路过一个小胡同的时候,她说她要系鞋带。叫我等她一下,我说行。然后我就在路口一点等她,但我的人影已经没入了小胡同里,月光照不到我。突然间我听到几声脚步声,还有人急促的说话的声音,有人说了句,“哪儿去了那孙子?”

另外一人说,“我刚刚还看到呢,好像带着个女的,往这边走了。”

前面那人就说。“没事,你们几个到路口去堵着,这里是死胡同,他跑不了,就一条路能出去的。”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惊,该不会是来堵我的吧,想起来前几天才把卡尺头给废了,这立威要是不废了我的人,他肯定不罢休,我怎么就忘了这回事呢。我赶紧的叫夏梦往里面点儿靠,她刚好系完鞋带就被我捂住了嘴,啊的一声问我怎么回事,我赶紧的贴近了她的身子说:“小声点,碰到人了。”

她问我咋回事,我说:“是学校里的,高一的仇人。”她就说:“啊,你现在还在打架是不是。”

我嘘了一声叫她小声点,避过去再说。我就拖着她的身子,她说她全身都在发抖,想必她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看起来有不少人,起码七八个,我们要是现身了,我敢说肯定很惨,我不被打残那是不可能的,而且,这立威睚眦必报,夏梦这么个女孩子碰上了他,为了做出报复我的事情,万一对夏梦怎么样,那可是毁了人家一辈子啊,我不能冒这个险。

这会儿又有人从这边过,说:“不可能啊,刚刚那孙子明明在这儿过的,不可能一转眼就没了,绝对不可能,藏在哪儿呢,咱们找找,找到废了他一双腿,威哥交代过了,抓到废一双腿,别的不要。”

我听了以后冷汗直流,他吗的,让我走路的机会都不给了,这太狠了,我也不过就只是把卡尺头的手给弄碎了而已。夏梦怕的不行,贴着我的身子,我都可以感受到她的好身材,但现在不是我意淫的时候,她哆哆嗦嗦的问我怎么办,我说你等我想想,这边是死胡同,那边翻不出去,只能杀出去了。

夏梦问我,“可是人这么多,怎么走啊,你要是出去,可是会没命的。”她说的也有理,杀起来刀剑无眼,万一我真的挂了,那可就真完了。这立威可不是刀下留情的。我咬咬牙,“那你能翻上去吗?”

我看了眼那高高的死胡同土墙,如果长刘海或者小胖在的话,我们可以翻过去,上去的人拉着在下面的人,下面在垫一个人,估计可以上去,可是现在,夏梦是个女孩子,我总不能踩着她的肩膀上去吧,那她怎么办。

她说,“啊,这么高啊,那怎么爬,我上不去。”

正在这时,有三四个人过来了,我推了她一把说,“不爬就是死,你快上去,我扶着你上去。”她哆哆嗦嗦的,但还是踩着我的肩膀,我撑着她的屁股,让她上去,这会儿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了,早知道我就不送她回家了,还害了她,气死我了,这立威一日不除,我就一日不得消停。

我打算回去以后肯定对立威大决战,可是现在想这个也没用啊,为今之计是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再说。

夏梦一开始上不去,说手疼,我看了下,果然,上面好像有玻璃刀,我就二话不说把衣服脱了,给她裹在手上,说:“你赶紧的啊”,

她慌慌张张的,不过还是上去了一半儿,就没力气上了,我一把又推了一下她的屁股,她好像裙子都被我扯开了一些,但也没办法,总算是上去了,可是这下怎么办,我没上去啊,她就在那半趴在上面,拉我,可是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啦也拉不动我啊。

这时候,那四个人已经追来了,喊了句,“在这儿呢,别让他爬上去了。”然后喊了句,“草泥马的,许默,别他吗跑。”

惊出我一身冷汗,立马跟兔子似的,往墙上爬,总算是在最后关头,他们差点追到我,爬上去了,不过我已经满手是血了,因为上面有玻璃刀,磨的,夏梦一下就哭了,直接抱紧了我,说,“没事吧,许默,你没事吧,这都出血了,可怎么办啊。”

我赶紧说,“别动别动,等下掉下去了,别乱动,我没事。”下面的人在那喊,说:“草泥马的许默,你赶紧的下来,不然我们废了你。”

我说:“你他吗有种上来啊,在下面嚷嚷算什么本事,赶紧的上来,爷爷等着你们呢。”

他们就骂我,有个家伙贱,居然把刀往我这边扔,戳到我衣服上了,一个洞,幸好是冬季衣服够厚,不然我就完了。

我和夏梦说,“赶紧下去吧,找找路”,然后回去,夏梦恩了声,不过这里比较高,她不敢跳,只能我跳,我下去以后再去抱她跳。

于是我就在那边找了个位置,跳下去了,震的我脚麻生疼,可是没办法,夏梦哭了,说,“许默,他们拿石头砸我,疼死我了,我脚,脚踝被砸出血了。”我就在这边骂,说:“你们是不是男人,女生也砸之类的。”

那边就喊我,让我过去,不然就砸死她什么的,他们可不知道怜香惜玉。我就让夏梦跳,我在下面接着,其实我也是高估了我自己,她也怕我接不住,我说:“你放心吧,我肯定接得住。”

也就是这一下,我又怕她摔伤,只能硬着头皮去接,于是我惨了,他吗的,我自己跳下来都会脚麻的高度,接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还是个将近一百斤的大女生,我手直接被一拉,脱臼了,这是我第一反应。

不过我还是抱着她走了一段距离,因为她惊魂未定一直抱着我的脑袋在那喊呢,我也吓坏了,以为她出啥事儿了呢,看了下,果然,脚脖子那里被玻璃刀给划破了一点,我说:“咱们走去找个诊所或者医院吧,不然咱俩这样怎么办”

我说:“我手都脱臼了”,她吓了一跳问我有没有要紧的,我俩一路走,她说这条路她没走过,不过后来还是找到个小诊所,医生问我们怎么了,我们就照实说了,他说:“你们没事儿翻墙干啥,私奔啊?”

这话说完以后,躺床上让医生擦药的夏梦和我都不约而同的笑了,我俩说:“没啊,怎么可能呢,我俩就只是一般的好同学,私奔啥啊,被人追杀了。”

后来医生帮我把脱臼的手腕给接回去,还让夏梦帮忙,说,“姑娘,你给我按着他的手,别让他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