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发现了一个秘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梦说:“什么?那我按不住,或者他动怎么办”,医生黑着脸说。“那他以后手接歪了不关我的事啊。”

夏梦就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的手,在那扶着,其实我手没一点感觉,就皮肤有点点感觉,我就笑,说:“没事,就算歪了,也不怪你,你别有心理压力,帮我扶着就行。”

夏梦说:“那不行,怎么说也是送我回家才整的这样子,我得负责。”

医生说:“好个懂事的好姑娘”,等他说话这会儿。我还以为她不会给我接骨,哪知道,真的就直接给我接上了,咯吱一下,不知道有没有人经历过,脱臼的时候让医生给接骨,那疼的啊,别小看,医生还不让你动,那骨头就卡在骨头上的感觉,撕心裂肺的,我就让医生松开,他说:“那不行,要是现在松开了。以后长歪了,你会怪我的。”可尼玛疼了。哪里跟电视剧里面一样,接一下就轻轻松松好了,真他吗假。团妖厅亡。

出去以后,我看了下她的小腿肚那里,问她好点儿了没,她说:“我这倒是没事,倒是你,咋样了”,我摇了摇手,说:“没事儿了。走吧,送你回去,这次肯定没事了。”

一路到了她家,其实她家以前我来过一次,那次没怎么好意思多呆。这回我倒是有点累了,她给我倒茶的时候,我顺便多问了句她家里人呢,她说等会儿,她去上个厕所回来跟我说。

我看她家没人,也挺乱的,心想估计她这个单亲家庭也不好过吧。回来以后她跟我说,她家她家人很久没回来了,每次都是给她打生活费,在外面打工。至今情况如何她不知道,反正一直都是她自己照顾自己的。我问她一个人不会有危险吗,她说不会,就假装家里有大人就行了,而且这里是老房子,周围的邻居老奶奶都挺照顾她的。

看着她这样,我说:“不行的话,可以去我家那边租住,房租也不贵,我爸妈还可以帮忙照顾下你呢”,夏梦说:“那怎么行,你自己都是住校。”

我也问了她怎么不住校。她说第一是怕人家知道她家里现在就只有她一个人,然后欺负她,第二就是住校也要花钱,这里的房子虽然脏乱不住白不住。

她叫我务必留下来吃饭,还说:“这么晚了,食堂肯定关门了”,我说:“我要跟小胖他们出去吃大餐”,她就娇嗔了句,说:“你们去吃什么大餐啊,月初有钱月末到处借钱吃饭,有意思不,乖乖给我坐下。”

不得不说,一个人住的女孩子尤其的懂事,做出来的饭菜也比其他人做的好吃多了,比萧璐是做的好吃多了,毕竟萧璐做菜的时间也不长,也不是自己一个人住,做的不如夏梦很正常。

三菜一汤,很丰盛很简单也很营养。我看了就食指大动,就伸伸手说,“那个啥,我不客气了哦。”夏梦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那就请咯。”

开动的时候,我还特意给她鞠了个躬,代表尊敬一下厨师,吃的时候很快,吃完以后我才发现,他吗的,忘了给她留点儿啊,她就坐在那里看我,我说:“你干啥啊,你不吃啊,我以为你在吃呢。”

我看蒜苗肉丝什么的,都被我吃完了,只剩最后一点渣渣了,就西红柿蛋汤还有点蛋花,我总不能这样给她吃吧。她说:“嘿嘿,没事,今天你救了我,我请你吃也没啥,而且要不是你抱住我,我可能下不来了呢。”

我问她,“那你怎么办,总不能吃我剩下的渣渣吧。”她回头拿了一包咸菜,就着刚刚的西红柿汤,就那么吃了,整的我眼睛红红的,感觉挺心酸的啊,看人家这过的才是苦日子,我这天天说自己苦,可是哪天亏待自己了,不是今天跟小胖下馆子,就是明天自己下馆子。

我一把拉着夏梦说,“走,我请你吃好吃的。”她一开始死活不肯,后来我说就吃点羊肉串啥的。

我们那会儿,吃羊肉串是穷人的专利,当然有钱的也会吃,但是都是一把一把的抓,我俩在路边摊吃了十几块钱的,夏梦就觉得心疼,就叫我回去了,我说行,然后回去以后问她吃的好不好,她说:“挺好吃的,嘿嘿,谢谢你啊,我去洗洗。”

因为她吃的比较多,吃的脸上跟个大花猫似的,看了就让人心疼。我心想,这真是个好孩子,跟安贝贝李仙儿那种不同,她们是家里有钱自己也有钱,花在指甲油护肤品上的钱,估计都比夏梦吃饭的钱多吧,可怜夏梦有一副这么好的尊荣,却没有钱来打扮。

她收拾碗筷的时候,我想去帮忙,她就是不肯,说我请了她吃饭了,还让我去她房间里玩。我说行,我来了兴趣,其实我挺喜欢去女生房间里玩的,也许是因为当初去多了萧璐的房间吧,可能女生的闺房都能发现一些平时发现不了的秘密吧。所以按耐不住激动,我也就赶紧去了。

让我失望了,夏梦不是啥腐女,也不可能有啥私密的东西,照片什么的,也更是没有。电脑啦也没有,我说难怪夏梦平时也不上qq之类的,家里穷,也连不起网,电脑也没,还怎么上网啊,不过她的笔记、日历、还有桌面上摆放的东西,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早上七点不到就要起床,然后洗漱十分钟搞定,最后去学校早读,晚上不超过11点睡觉,很有规律的作息表,周末的时候有时间就去一趟老家,看看老外婆什么的,有孝心也懂事,我就喜欢这样的女生,又不跟贝贝似的,那么乱来,也不跟李仙儿似的,女汉子一个。

可惜,我和夏梦早就错过了,当初我追她的时候她那么对我,我后来渐渐地对她也早就没了感觉,再想提起以前的那种感觉,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她可能也没这种感觉吧。想到这里我苦笑一下,打开了她的抽屉,咦?收音机?

她居然还有这种东西,好奇,我就想打开来听,发现里面居然没有带子,我有点郁闷。

我估计她把带子放在这房间的某个角落了吧,我想着找找看,应该能找到才是。可是我找了半天都没找着,却发现了一堆卷子,好像是她这一年多以来期中期末考的试卷,还有一些月考的复习卷子,我笑了下,看了起来,这丫头挺认真的,能上重点班,并且还能在重点班达到半数以上的成绩,算不错了,用我以前那班主任的话来说就是,重点大学的脚都迈进去一半儿了,就差火候和时机了。

而像我这种浮躁不安经常大起大落的暴发户,就危险了,发挥得好可能就跟她一起能进重点,发挥不好,可能也就比一般的平行班的好学生强一点点的二本线学校。我自嘲的一笑,就把那堆卷子给放回去了,这样偷看人家的隐私也不太好嘛是不是,而且我也就只是看看分数。

突然之间,我发现了一张熟悉的卷子,就在我将那一堆卷子放进去以后,在那个抽屉的角落里,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卷子,上面大大红红的分数,还有那落款的名字。

我直接就愣住了。

拿出那个卷子以后,我发现落款名字是许默,这不是我的试卷么。

而且,看看时间,刚好是我高一时候考试的试卷啊,对了,这试卷,我好像印象很深啊。我猛地一看那时间,刚好是那一次我和夏梦比拼谁分数高的那一次,我不由得将回忆回到那个时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