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苏然约我小树林见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反正也是说了一堆的屁话,把我都给感动了,不知道那些家伙怎么想的。反正都觉着小熊好,以后跟小熊混了,而且他们也说了,“立威根本不信任他们,打架什么的,宁愿相信校外的势力,也不愿意找他们跟高二高三的对抗,完全把他们当守城门的了。”

小熊就不这样,小熊就说,“大家以后,有架一起打,有事一起扛,有难一起当。做兄弟,就该有今生没来世。”

反正说的一套一套的,我都佩服他,最后那些高一的,大部分都被他给收拢了,除了少部分估计是跟着卡尺头以及那几个立威的嫡系,实在是拉拢不过来,就跑校外去了,估计联系立威去了吧。团肠圣才。

果然下午的时候,这货给我来了个电话,说:“许默你他吗的真够狠的,不想让我在解放混下去了,是吧,草泥马的。”

我气笑了,说:“你吗的。你有逼脸说么,老子昨晚上差点被你的人给打死,还他吗喊了八中的人来,你有种别出现在解放,解放现在没你的人了,你出现。你就死定了。”

他挂了电话,后来,卡尺头回来了也没啥用,他们高一的势力基本上名存实亡,他立威也就只能靠靠校外的势力了,倒是高三的人我没法动。根深蒂固了,所以这高一老大的位置,很快就是小熊坐的稳稳地。

而那天之后,立威有几次也想偷袭我们,都被我们一一化解,有了经验了,就不怕了。

再说夏梦的事情。那天拿了她的试卷跑了以后,我心想这是我的试卷,估计是她收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收了我的,我拿回来,她应该也不会说啥。哪知道那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就收到了她的短信,她叫我等她一下,她有急事找我,她已经很久没这样找过我了,我心想,急事,什么急事啊。

我就等等她也行。然后我就让小胖他们先走,反正立威最近也不找我们麻烦了,他都被踢出解放了,还找我们麻烦也没用。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她很快就来了,我看她那心急如焚的样子,问她,“咋了这是,夏梦,有啥事这么急啊。”

她就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问我,“许默,那什么,昨天晚上,昨晚上你……”

我说:“你有啥事你就直说好了,昨晚上我俩不是逃命了么,怎么了,有人威胁你还是咋了?”

她摇摇头,说:“不是,昨晚上,你在我房间里,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她说完这话的时候,有点不敢看我的眼睛,果然,来了,正戏来了,她果然

是故意藏的我的卷子,可是是为啥呢,我得慢慢套话套出来,否则我不会承认的。

我就说,“没有啊,什么东西啊?”

我故意装傻,她说:“哎呀,要不你来一下我家,你看看是不是昨晚上你乱翻我的东西,翻的放错位置了,反正我翻了一晚上,都没找到我的那个东西。”我就问她到底是啥东西啊,至于这么紧张么。

她突然间眼睛都红了,说,“至于,怎么不至于,那东西对我很重要。”

我整个人直接顿住了,重要?我的卷子那么重要么,我奇怪了。

我说:“那行吧,我就陪你走一趟。”

其实我是装模作样的,到了她家以后,我也帮着她找,她就翻来覆去的找,说:“不可能不见的啊,我记得明明在这里面,昨晚上,好像就只有你来过我家啊,不对,基本上这个月就你来过我家的啊。”

我说,“那你是怀疑我拿了你东西的咯?”她也摇头说,“不是,不是,你不会拿的,你不会的。”

最后面,她居然急哭了,我也慌了手脚,说:“干啥啊,不就是个卷子么,没了就没了呗,有啥了不起的啊。”

她也不肯告诉我是为什么,我就奇怪了,我记得我那个卷子好像是比她高了那么两分,难道她是以这个作为耻辱,来激励自己学好数学?所以收藏起我的卷子来?悬梁刺股?但是现在丢了,她干啥这么伤心。

我安慰了她几句,看她稳定了,我就回去了。

第二天我想了下,还是把那个卷子带在身上,如果这丫头非要这张卷子作为激励她奋发学习的动力,我就还给她吧,虽然是我的卷子,但,看她哭的那么伤心,那么认真的份儿上,一个卷子对我来说也没啥用,给她又如何。

到了学校的时候,我怕那东西丢了,就特意放在我自己抽屉里,如果夏梦真的再来找我,我就给她,顺便问问她为啥收藏我的卷子,不过,我想了下,还是不问她了吧,或者,我直接以别的方式还给她就行,没必要跟她碰面,她也有自己的尊严的吧。

想到这里,我寻思了下,是趁着她不在的时候,中午吃饭的时间,火速的赶往她的班级,塞进她抽屉里,还是找个她认识的人,放她抽屉里呢?这两个办法,我都想用,不过最后,我想了下,还是找个她认识的,我也认识的,而且是她班上的,我想到了,也就只有苏然了。

这女的虽然不食人间烟火,而且高傲的可以,但她也算是跟我认识,也就仅只是认识而已。可她和夏梦比较熟,找她应该可以,而且,夏梦在重点班,好像也就只有她这么一个朋友。

我记得我还留着她的电话了,为避免夜长梦多,我去了学校第一节课还没下课我就给她发了个短信,说找她有事,在我们楼下等,我等会儿给她一样东西。但她没鸟我,或者应该是上课,她没空鸟我吧。

过了会儿,下课了,她也没鸟我,我就直接到她班上去了,我看到夏梦也在,她看了我一眼,我就找苏然,没找她。苏然愣了下,似乎没想到我来找她了,她估计也看到我的手机短信了。出来的时候,问我干啥,我说:“肯定找你有事啊,你没看到我短信啊。”她说看到了,我生气的说,“那你看到了你不回我。”

她说了句更气人的话,说,“我干啥要回你啊。”

整的好像她没义务回我似的,我说:“你下来,我有东西要给你”。我看到她脸色突然一变,说,“你给我东西干嘛,你给我干嘛,我走了。”

我说:“你别啊,我给你东西,你帮我转交给夏梦的。”

她这才惊讶的呀了一声,跟着我下楼去了,下楼的时候,路过平行班和差班,好像小胖还看到我了,啊了一声,说,“默哥好牛逼啊,这,这也能搞定?”

不少人看着我呢,我说:“看个几把看,我和她纯真的同学关系,其他没有。”

他们就唏嘘不已,估计是不信的意思呗。到了我班上的时候,我说:“你等会儿,我马上拿给你。”我就进去了,拿了我的试卷,就递给了苏然,说:“你帮我给夏梦吧,记得在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塞她抽屉里就行了,别直接给她,也别说是我给的,记得啊。”

说完我就直接走了,说,“不打扰你了啊,谢谢啊。”

但我没想到的是,第二节课跑操的时候,苏然给我发短信说要找我见我一面,然后叫我也别去跑操了,然后还说,你“们混的,应该很有办法不去跑操吧,我们在小树林见。”

我心说我们到小树林见干嘛,那不是更撇不清关系了么,不过,她见我是干啥,难道她还带着夏梦么,我就怀着好奇的心理,跟班长请了假,班长也同意了,然后跑操的时候我就直奔小树林去,没多久,就看到苏然来了,就她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