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在一起/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看到我手里拿着试卷,愣了下,然后过来,说。“这是我的。”然后就要拿走,我说,这不是你的,这是我的。她眼睛红了下,说,“不对,这是我的。”

说完,拿了就要走。

我赶紧过去拦住她,问她,“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她没回头,而是问我,“告诉你什么。”我说。“苏然已经全告诉我了,你为什么瞒着我这么久。”

看着她那微微发抖的肩膀,我突然间感觉好心疼她,这么一个单薄的瘦削的肩膀,却硬生生的扛起了这么大的压力,把所有的爱恋,都埋葬在心里,埋了一年多,她是怎么做到的。

她摇摇头,不说话,而是要跑,我就赶紧的在后面追,“喂,夏梦,你别跑,告诉我为什么。这是我的卷子,你拿我的卷子干什么。”

我一把抢过来,我也开始跑,她就开始追我,一路追啊,我怎么跑她,都不放弃,还一路追,最后气喘吁吁,我到了小树林的一个角落,累趴下在地上,我拿着卷子,她过来抢,说,“这是我的。”我不给她,她就哭了。硬着要抢过去,说,“这是我的。”

我突然间伸出手,一把抱住了她瘦削的肩膀。

“这是我的,这是我的……”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掉出来,掉在那试卷上,试卷上吧嗒吧嗒的眼泪。都湿润了那几个红色的分数线。

但她还是在那碎碎念,这是我的,这是我的,仿佛不甘心,一定要说出口似的。

我抱着她的肩膀,紧紧地。紧紧地,她挣脱开我的手,去拿着自己的卷子,别过头去,不看我。

我拉着她的手说,“夏梦,你怎么了,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要逃避我。”

她咬着牙说,“我不喜欢你,谁说我喜欢你了,谁说的。”

“苏然说的。”我说。团史乒划。

她流眼泪,越流越狠,“她瞎说,她,她瞎说的。”

“她瞎说个屁,她说的是事实,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看着她,我下句话可能就是,难说,我们早就可以在一起了,也许,比萧璐还要早很多很多,因为,我是很久之前就已经喜欢上夏梦了,可她因为女孩子的矜持,不好意思,导致我们的错过。

“告诉你干什么”。夏梦突然间流泪,“是我贱,我,我拒绝了你,却又喜欢你,我贱,我都拒绝你了,还去找你,我不是犯贱吗,我……呜呜呜。”

她就哭,我抱着她,说,“都过去了,过去了,好不好,让我们重新开始,行吗,梦梦。”

她一下一下的哽咽,“可是,可是我们还要好好念书,不能早,早恋呀,我……”

我已经亲上了她的小脸,然后说,“这有啥关系呢,我们搞地下党,不让老师发现不就得了么。”

“那你,那你的萧璐怎么办,你和她……”她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和她已经结束了啊。”我淡淡的摊开双手,“我和她就算以后还有什么,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了,到时候她如果要回来,也要经过你的同意呀。”

她瘫软在我怀里,瘫软在我的温柔攻势下,我说,“扔了吧都被你的眼泪哭花了。”

她就说,“不要,我要留着,这是我和你的爱情见证。”

我说,“爱情见证个屁,哪有这一张试卷做见证的,多不吉利,扔了。”

她就偏不要,说,“那,那就是定情信物。”

我哭笑不得,她还咬着小嘴唇说,“那啥,许默,你给我收好来,现在先让你保管,哪天你家璐璐回来了,或者你有了别的女人了,你就还给我,我把这个收起来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分手的时候。”

她说的悲戚戚,我说,“不会的啦,我许默基本没有对不起过女生,只有女生对不起我,换句话说,就只有女生把我给甩了。”

说完我脸色暗淡,她拍拍我的脑袋,把我脑袋埋在怀里,说,“放心,我夏梦不会的,对待喜欢的人,永远不会背叛的。”

回去上课以后,我还沉浸在刚刚的回忆里没走出来呢,我咋也想不到,我和夏梦居然能成,而且还是以这种逗乐的方式,而我也没想过,她居然深深喜欢了我这么久,我居然还浑然不知。

人生的际遇真的是太让人难以捉摸了。整的我上课的时候都在傻笑,还被老师给喊起来回答问题了一次,有一次老师直接怒了,叫我出去站着,还说我什么时候调整好了再回来上课,整的我挺郁闷的。不过我就是站着,也是笑着站着的。

我想起当初高一的时候,为了追夏梦,我可是下了苦工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无心插柳柳成荫。我疯狂追求她的时候,她不把我当回事,回头,我不把她当回事了的时候,她居然还默默的喜欢着我喜欢了一年多。这叫我怎生是好?

回忆刚刚我和她好像已经确定了那个啥关系,吗的,我这脸就跟火烧云似的,火辣辣的红,以后怎么面对她啊。

不过我又暗骂自己没个鸟出息,不就是处个新对象么,我不是老早就想着她夏梦了么,怎么现在又怯场了?是不是个男人?

这么想了下,我又释然了。放学的时候,小胖发短信叫我出去,一起出去大排档吃点好的,我说行,就去了,其实我想过了,我和夏梦既然已经答应了处对象,我晚上是不是应该等等她一起吃饭什么的?

可是我这么主动,好像有点不要脸了,要不就顺其自然吧,她要是能来找我,我就跟她一起去吃,要是她不来,我就跟小胖他们去吧,也许夏梦她也没那么快适应过来。

下楼的时候,我还特意走的慢了点儿,老希望夏梦突然间出现,问我去哪儿,然后要跟我一起去吃饭什么的,可是,她就是没出现,我有点失望,到楼底下的时候,小胖他们就喊我,说:“快点的默哥,磨磨唧唧的磨蹭啥呢,我都快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我骂了句:“草,来了,别催,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说:“还吃啥豆腐啊,我都快饿扁了,走吧,我又不是你,天天吃的到美女豆腐。”

我们一路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就被人给堵了下来,然而堵住我们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然,还带着夏梦。苏然气势汹汹的瞪着我,我们几个都愣了,我心里是很清楚她们来干吗的,倒是小胖、长刘海他们有点纳闷,说:“美女,干啥呢拦着我们的路,要请客吃饭啊?”

小胖也看了看夏梦,说,“夏梦,找我们默哥有事?”他这么机灵的一个人,立马推了我一把,说,“那个啥,默哥就送给你了,我们先吃饭去了啊,饿的不行了,我是没闲工夫再给我们家默哥找姘头啥的,他自己上吧。”

说完就拉着长刘海说要走,整的王安民他们在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倒是我给他们解围了,我说:“你们先过去吧,我跟她们说两句。”目送着他们走了以后,我这才有点紧张的看着她俩,尤其是夏梦,刚刚确定了那啥关系,我看她也有点拘谨的样子,不像当初我和萧璐,都是大咧咧的,哪像今天这样扭扭捏捏的,特别不好意思。

倒是那苏然,气势汹汹的,过来指着我说,“许默,你是不是个爷们,你就说你是不是吧?”当时路过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我脸上发烧啊,哪能说不是,我就咬牙说:“是,怎么了,你又有啥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