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公主病/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默,我草泥马,上次就他吗让你跑了,你这会儿还想来动我。怎么样,我刚刚就说你了,怎么滴吧,说的就是你!”

他最后一个字刚刚落音,下一秒,我的拳头已经印在他的肚子上,因为看到老师下来了,我的一只手肘狠狠的把他的脖颈下压,并且背对着老师他们那边,左手握拳在他的心口上狠狠闷了几下拳头,这货估计被打疼了,嗷嗷叫呢,刚想还手什么的。我已经压住了他,低声说,“老师过来了。不想被开除的话,你就给我老实点。”

估计重点班里,也就只有我有这样的特权吧,不光是我班主任,年级主任、校长都知道我是个问题学生,但偏偏我的成绩还这么好。可田亮亮不一样,他就是一普通学生。

老师当然直接找我了,说:“许默,田亮亮你们俩干什么呢?”

我赶紧把田亮亮扶起来,他估计被我打的没力气了,在那猛烈的咳嗽呢,我谄媚的一笑,说:“老师,亮亮他生病了,刚刚差点摔倒。我给他扶起来,这不,还在咳嗽呢么,不信你问他?”

田亮亮哪儿还有力气说话,一直在那咳嗽,老师盯着我让我放开田亮亮,还说:“你给我老实点,马上期末了,你想被刷下去到平行班上去么?”

我笑着说:“老师,不用这么肯定吧,我这成绩你也知道,忽上忽下,难说我还能在您班上叨扰您呢?”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老师冷着脸,“别以为有点天赋就可以天天玩了,再好的天赋以后别伤仲永了就行。”

我说那肯定不会。老师说的其实是一篇名叫伤仲永的古文。说的就是一个天才儿童很小就已经相当于秀才的级别了。但因为家里人一直把他捧为天才,村子里也以他为骄傲,认为他以后肯定功成名就前途不可限量,但就因为这样,他才很骄傲,不去奋发学习,到后面都比不上一个平凡的学生了,所以这天才的名号也就渐渐地没落。

其实这个道理我懂,就因为这样,我虽然经常打架什么的,但学习不敢落下,上课的时候就恶补,偶尔睡觉陶冶情操,倒也没落下太多学习,不然期中考也不能考那么好的成绩。

老师哼了一声走了以后,田亮亮就要动手打我,被我一下拦住了,我嗤笑看着他,说,“四眼田鸡,你想动我,还练十年去吧,或者你去找找你的老大黄卷毛,让他来弄我啊。”

后来这货还真的去找黄卷毛了,黄卷毛找了个学生,借了他们的手机给我打电话,跟我这么说的。

“许默,你少他吗招惹田亮亮行不行?”

我说,“这他吗关你屁事,他招惹我,不是我招惹他,再说了,咱们好像没有啥商量的余地吧?”

黄卷毛叹了口气,说,“许默,尼玛的,还有半年老子就毕业了,到时候这高中部老大还不就是你的。田亮亮他以前不怎么样我承认,可近期他帮了我不少忙,怎么说呢,他居然可以走上混这条路,偶尔我让他去教训什么人,或者帮我买烟,哪怕是大半夜的,他也爬起来给我买,你说我能不给他面子帮他这个忙?”

“许默,你也算有本事,居然把立威在高一的势力都给吞了,你够行,我承认这方面我不是你对手。可是你要在我即将离开解放中学的这半年里,还招惹我,招惹田亮亮,那别怪我跟你拼实力,我高三的兄弟,也不怕你们。”

我切了声,说,“随意,爱来就来,这狗日的田亮亮还想混?就他那逼样,可笑死我了。”

然后我笑了下,说,“只要他田亮亮不再欺负他寝室里的人,也别让我看了不爽,我就不动他。否则的话,你保的了他现在,你毕业了,谁他吗还能保住他?”

那边沉默了蛮久的,说:“行,我答应你,他田亮亮以后不会再对您们高二的人动手,行了吧?”

我没理他,挂了电话,其实黄卷毛的这一番话,意思就是我们高二和他高三要停战的意思,他在跟我示弱,高一的立威都倒了,至少在学校里他基本上起不来了,这不,连学校都不敢来,天天找校外的人来阴我。

索性快期末了,我要搞定期末考,也懒得去计较这些了。

田亮亮这货后来果然也就 没去找包问他们的麻烦,包问他们估计也猜出来了是我帮忙的,纷纷给我送烟送酒,没多少,但也够我们祸祸一下了,那天晚上我找了他们一起来我和小胖的寝室喝酒,吃花生米,打牌,抽烟,小胖他们还问我这些东西哪儿来的。

我说,“田亮亮寝室那几个怂逼送的 。”

我就把这件事给他们说了,小胖说:“那感情好,你再打一顿田亮亮,咱们又有的吃了。”

我骂了句草,“行啊,你要去,你去,反正不是我欺负他。”

倒是黑大个沉默许久,抬起头来问我,说,“默默,黄卷毛跟咱们停战,你就答应跟他停战?你就非要等他毕业以后再当这个高中老大?咱们凭什么听他的?”

我寻思了下,说:“也对,等下学期吧,找个借口端了他,这校外的立威肯定也还不服气,这两方势力一搞定,高中部老大唾手可得。”

他们问我为啥不现在动手,我说:“你们傻啊,都快期末分班考试了,万一你们都掉到差班去了咋整。”小胖一拍大腿,说:“对啊,老子还要考回平行班呢,难说一个不小心考到重点班了,那就跟默哥是同学了哈哈。”

我翻了个白眼说:“你下辈子吧。”小胖就嘟囔着嘴说我歧视他,我说:“我歧视你个屁,你有种的你考个试试。”长刘海和王安民也是这么认为,说他们这段时间也没怎么努力,得好好报佛脚了,偶尔也会来跟我探讨学习上的问题。

倒是恒哥心细,问我,“默哥,那什么,你的新女朋友那个叫什么夏梦的班花呢,怎么最近很少看你和她打电话、约会什么的了。”

因为那会儿我在寝室里也偶尔和夏梦煲电话粥,现在突然不打了,他 就奇怪。小胖他们也说,“是啊,默哥,你别又给搞分手了。”

长刘海就拍他,说:“你瞎扯什么呢,乌鸦嘴,听默哥怎么说。”女何夹号。

我摆摆手没说话,说:“这不关你们的事,该学习学习去,该吃吃该喝喝,该滚蛋就回去睡觉。”

长刘海好像看懂了我的眼神,就跟我说了句,“默哥,珍惜眼前人啊,像我们这些没人爱的,你别饱汉不知饿汉饥。”

我给了他一脚,让他滚蛋。

我和夏梦的冷战,长刘海他们是知道了,不过他们没传出去,夏梦这人也够忍得住,也没告诉小雨姐,我还担心卓小雨来找我呢,于是我这个礼拜很清静,基本上她没来找过我,我也根据网上的那个“过来人”的说法,跟她冷战到底,可能她就会妥协,答应跟我发生点什么。

可是让我失望了,夏梦没联系我,我有点紧张,生怕这样下去真的分手,于是在一天晚上我鬼使神差的给她发了个信息,信息发的是,“喂,还生气呢?”

不过石沉大海,没有回应,我也生气了,心想,嘚瑟啥呢,又不是我追的你,是你暗恋我这么久好吧,我心里越想越郁闷,这夏梦高一的时候就有公主病,比萧璐严重的多,就喜欢让男生臣服于她,凭啥呢。我打算她必须从我这里俯首称臣,不然我这男朋友当的还有啥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