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她是个正常女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哪知道第二天苏然就给我传了个字条,上面是夏梦的信,苏然还指了指我,说:“你看完了给我回一封啊。”我切了声。说:“回啥回。”不过我还是接过来了,心里想着夏梦是不是承认错误了。

苏然气呼呼的说,你:“要不回你试试,我打断你的腿。”

我说我就是不回。

她走了以后,我怕她偷看我,我就故意不去看信,事实证明她真的在窗外偷看我,以为我在看信呢,看到我没看信,气呼呼的走了,这还是我班上的同学告诉我的。

等她真的走了以后,我就赶紧看,信是夏梦写的。她说我不相信她。还说她和刘峰那天真的啥也没有发生,还说如果我不相信她,可以在周末晚上,她跟我去开房。让我检验检验她,证明她的清白以后,然后就跟我分手。

我看到这里,心里颤抖了,我赶紧给她回了个信息,说:“对不起。夏梦。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瞎说那样的话,可是你也不该那样对我啊,原来你是暗示我亲你的,本来男女朋友之间发生那种事是很正常的啊。”

夏梦就给我回了个,“你和萧璐也发生过那种关系,发生过那种事了吗?”

我回了个是。那边就没再回我了,到了放学的时候,她给我回了个,“我现在暂时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如果你非要跟我做那个事的话,我可以再高三毕业的时候给你。行吗?”

看到这里,我心里狂喜,原本我也没想过和她能发生什么的,可是她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我,那也就是说,还有一年半的时间,我就可以得到她了。虽说这有点久,但我也不是那种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也就跟她和好了。女广见才。

第二天她来找我,还给我带了早餐,问我饿不饿,我说饿了。她就说,“那你以后不能再逼我了哦,我答应你的,就肯定能做到。”我嗯了一声,我说,“其实我也没想过跟你发生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我就是偶尔,偶尔憋不住,所以,所以就……”

她就问我有没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解决的,我说:“你等放学的,我告诉你用什么方式可以解决,但肯定不会侵占你的。”她脸红了下,说:“行,晚上等我。”

晚上放学之前,我就激动的不行,那什么位置一直起反应呢,等放学以后,我就在校门口等她,苏然跟她一起出来的时候,还瞪着我,说:“这样的男的要了干啥,赶紧分了得了,还和好干啥。”

然后还说我,说,“我去找你的时候,你不是很叼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我说:“姐姐,别这样行吗,此一时彼一时,我那不是气的嘛,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呗。”

苏然说:“那不行,梦梦是我的,她得跟我走。”夏梦就求饶似的看着她说,“然然,我和许默还要回家呢,你就放过他吧。”

苏然就看着她说,“梦梦,你这傻姑娘,我说你怎么老吃亏呢,你看看你,哎,行了,你和他走吧,要他还欺负你,我饶不了他。”

然后苏然走了,我就看着夏梦说,“梦梦,你说这苏然不会是喜欢你吧”。她说:“她是喜欢我啊,怎么了。”我说,“不是那种喜欢,是安贝贝和李仙儿的那种,我觉得她……”

“住嘴好吧”。夏梦突然间脸红扑扑的,“人家才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她是个正常女人,有喜欢的男生,不会喜欢我的,你放心。”

“咦,她这样的老处女都有喜欢的人啊,是谁啊。”夏梦摇摇头说,“她这种女生,你也知道,心高气傲,就是不肯告诉我呗,能告诉我她有喜欢的人,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要她告诉我是谁,那是不可能的。”

一路到了她家的时候,她就跟我说,叫我以后不准再欺负她,不准再不理她,也不准再跟她冷战了。我就说,“行,但你现在得帮帮我呗。”

我指了指我那什么,说我早就憋坏了,其实我自己也知道,都好久没跟女人那什么过了,我自己老自己弄,也挺难受的。

夏梦就不懂,还让我帮她引导,最后她红着脸帮我完成了一切的时候,还说,“手酸死了,你帮我揉揉肩膀。”我心里大笑,说,“好咧,我这就帮老婆大人揉揉肩,行不行。”

她就呸我一声,说:“你们男生真恶心,居然喜欢这么弄。”我就坏笑说,“你们女生其实以后明白了一切,会更恶心的,只是你现在不懂而已。”

我觉得欺负一个未经人事的女生特别好玩,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很多男人都喜欢玩处女的原因,因为那种懵懵懂懂的女生,从未经历过这种事,自己一点点引导她,那种感觉跟初恋似的,能找到初恋初夜的感觉。其实那时候我也不是很懂这方面的事,只知道发泄完了以后舒服仅此而已。

和夏梦和好了以后,就快要期末考了,老师为了让我们复习,让我们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面,就把很多体育课、副课给取消了,用来给我们自习,甚至是跑操都取消了,搞得我们这群人抽烟只能躲着去厕所抽,没办法在树林附近愉快的抽烟了。

当老师宣布我们考完期末考以后还是要补课一周的时候,我们都怨天载道,但也没办法,倒是差班,一天都不用补课,爽死了,小胖为此跟我和长刘海炫耀,被我们狠狠扁了一顿。

期末考前三天,我和夏梦单独去了一趟宾馆,这也是夏梦答应我的,她说让我试试看着她的身体然后帮我那啥。其实这也是我求了好久的事情。

那天我兴奋的不行,连续洗了几个头,我妈徐妍在外面问我搞什么呢,我说洗头,她进来以后说你也犯不着把洗发露都给用了啊,你看你这头皮都洗出血了,我一看,还真是,出血了,吓我一跳,赶紧的去拿药水涂涂。

徐妍问我要去干啥,打扮的这么好,我说,“不去干啥,就去见个同学。”她说,“是女同学?”

反正不是老爸,我也就承认了,因为徐妍老是会替我隐瞒一些事情,我也信任她。她叹了口气问我是不是找了新的女朋友了。我也没瞒着,说,“是,但你得保密啊,不能告诉老爸。”

徐妍说,“行,但是别用情太深了,是不是上次来咱家住的那个女孩儿,我觉她不错,挺好看的,但我觉着,好看的女生你都守不住,你看璐璐,哎,不管了,反正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这么一说,我出门的时候心里都有点阴霾了,的确,我能守得住萧璐吗,我又一定能守得住夏梦么,不,起码我现在可以保证,夏梦就在我身边不会离开我。至于萱萱姐,老妈为啥会对她印象深呢。

说萱萱姐,就碰到萱萱姐,其实我也没想到,居然在公交车下车以后碰到她,她问我干啥去,我说,“额,那什么,我去找小胖,这小子怕自己考不上平行班还在差班苦逼呢,所以找我给他补习补习。”

萱萱姐就笑了,说,“谁叫他平时不努力,这会儿有啥用啊。我还偶尔指导长刘海呢,这小子,也是平时不努力最后急的跳脚的货。”

哈哈,我和她相视而笑,然后告别以后,我特意绕了好几圈儿,因为那个宾馆刚好就在公交车站过去一点点,也是我为了图方便订的那里,刚好那里要年底了,不要身份证,随便谁都可以去开。

搞得夏梦还给我发信息说,“许默,你到底来不来啊,不来的话,我走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