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狠狠的一巴掌/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哎,痒痒,痒。默默,许默,哎呀,求你了别挠我了行不行,我脚板,我脚底板怕痒啊,哈哈哈哈……”

我一边挠,一边抓着她的手臂,生怕她翻过去脑袋撞到墙上,直到最后,她在那大气喘不了几口的情况下,求饶,说:“默默。对,对不起,我,我以后不会说了嘛,老公。放,放过我。别挠我脚板心好吗,痒死我了。”

“恩,叫老公就好,不过还不够哦,得叫好老公。”

我狠狠抓着她另外一只脚,说:“你要是不叫,我就挠你这只脚的脚板心。”

“好啦,好老公,放过梦梦好不好?”

我嘿嘿一笑,得意的站了起来,把她的脚往水里一扔。说,“这不就对了嘛,承认了就好,乖乖的,不然今天我让你走不出这个门。”

坏老公。她呸了一声。说我告你强奸。我说,“我又没强你,你告我也没用啊,哈哈。”

我出去的时候,她突然间叫我,“回来。”我说:“又怎么了,让你好好洗脚你又不愿意了,又想让我挠你痒痒?”

她哼了声,说:“不是要给我洗脚么,快啊,把我脚扔了就跑了啊,有你这样的老公吗?”

我一听,笑了,狞笑着说:“行啊,我这就来给你洗脚了。”

说完我就坐在浴缸旁边,打算给她洗脚,她看了看我这猥琐的笑容,有点畏惧的说,“要不,算了吧,我自己洗吧。”

“嘿嘿,这下反悔也没用了哦。”

我狠狠的抓住了她的脚板,她一脚蹬在我鼻梁上了,啊,我惨叫一声,倒了下去。

“老公,老公你没事吧。”

我惨叫着,她喊了声,“啊,你出血了。”

我骂两句:“草能不出血吗,我是你杀父仇人吗,至于这么下黑手么”。

我被她扶着,出了卫生间,她给我拿的卫生纸给我堵上出血的鼻孔,她又过去说,“我还没洗完脚呢,这才洗了一半,我回去了啊。”我没好气的说,“去吧去吧。”

挺郁闷的,这还出师未捷呢,就被整出血来了,不过不是她,是我,真郁闷。

等她回来的时候,我不想理她,她就过来蹭着我,说:“乖嘛,乖嘛,对不起嘛,人家也不想的。”

我看她这样,突然间想笑,我说,“这还是那个冷面冰美人夏梦吗,你怎么这么搞笑。”

她就一拳头闷在我胸口,说:“不理你了哦。”

等我不出鼻血了,我就赶紧的跟她说,“赶紧的吧,都过去半小时了,等会儿到时间了,我就开了两小时的钟点房。”

她就脸一下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说问我赶紧干嘛啊,我说:“你还装傻干嘛,赶紧的脱了衣服的,别跟我墨迹,没时间了。”

我也挺急的,吗的,都进来多久了,还没开始办正事,都在那玩了,这丫头就是想浑水摸鱼混过去,没门儿。

她就扭扭捏捏不肯,后来被我声色俱厉的说了一通,她这才半推半就,最后终于同意了,说实话,她确实可能是因为家里营养的缘故跟不上,所以只是那张脸比萧璐美,身材确实没有萧璐那么好,只不过身高有她那么高,例如胸啥的,没有萧璐她们这些女汉子的大,不过我还是挺喜欢的。

她帮我完事以后,我就跟她说,“梦梦,你挺美的啊”。她脸红的不行,说,:“我,我这都被你看了,以后会不会嫁不出去了啊。”

我噗嗤笑,说,“咋了,还怕嫁不出去啊,放心啦,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又不是什么封建时代,还看一眼就嫁不出去了,你真逗。”

“再说了,”我咬了她一口,说,“你不嫁给老公我,你想嫁给谁去啊?”

“唔,你,你不是还有个萧璐吗,万一她回来了,你选谁啊。”

她这话一出,刚刚还很喜悦的气氛,一下就冷了,确实,如果萧璐真的回来了,我能不管不顾么,哪怕,她是背叛了我,但她也是无奈,我和她的分开,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无奈,那我,该如何抉择?

夏梦穿好衣服以后,我在床上躺了下,说等会儿我就出去,突然间有人敲门,夏梦就用眼神问我,示意我要不要开门,我说,“开呗,有啥了不起的,我俩又没干啥,你也穿上衣服了,就是警察来了也没事啊。”

她哦了声,说,“那什么,那你穿好衣服,别走光了,哈哈。”

她开门了以后,不光是我,就是她,也都愣住了,因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今天来之前遇到过的萱萱姐。

只见她神情很是激动似的,夏梦喊了声,“萱萱姐,你怎么来……”了,话还没说完,萱萱姐就已经推开她,径直走到我床边,我看到是她,挺尴尬的,因为我说了谎,我看着她,谄媚的笑了笑,说:“萱萱姐,你,你怎么会过来,你咋在这儿啊。”女大场血。

啪!

清脆,响亮,悦耳的一个嘴巴子,狠狠的打在我脸上,五个巴掌印火辣辣的,我脸上火辣辣的,可是,我居然不感觉到疼,反而是心里心虚,心慌慌。同时,一个委屈和疑惑的种子在我心里生根发芽,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萱萱姐,

“萱萱姐,你,你……”

就算我骗了她吧,可是是善意的谎言啊,我总不能和女朋友开房,还跟她说吧,她这是啥意思。

“你,你,许默,你太让我失望了!”

萱萱姐突然间眼睛里满含泪水,“是不是,只要是个女人,跟你上床,你都肯?”

“你这样,对得起谁啊!”

我摸着脸蛋,心里憋屈的很,看着她,“萱萱姐,那什么,不是,不是你和小雨姐都承认了我和梦梦的关系么,再说了,我俩啥也没干啊,你不信你问问夏梦,我和她真的啥也没干,就只是来洗洗脚,亲亲嘴什么的,其他的真的啥也没干,不信你检查检查。”

萱萱姐看了看我,夏梦也过来了,紧张的说,“萱萱姐,你怎么来了,我和默默,真的啥也没干啊,我也不会这么随便就把自己交给她的,萱萱姐,您这是?



“什么?啥也没干?套套呢。”她突然间检查,翻来覆去,啥也没检查出来,我有点生气,看着她说,“怎么样呗,我啥也没干,你倒是说说,为啥打我,还这样气势汹汹的,我骗你,也是有苦衷的啊,我就是怕夏梦的名声被破坏,而且,就快期末考了,夏梦说是奖励我的,答应把她的初吻给我,所以就开了个房。”

“啥?”萱萱姐慌了,后退了几步,然后捂着脸跑了出去。

我就搞不懂了,她哭啥啊,就算是为了萧璐,也不至于这样啊,我晕死了,不是她和小雨姐都同意了我和夏梦在一起么,也认准了夏梦是她们的好姐妹,还让我别欺负夏梦来着,怎么现在又这样了,搞毛线呢这是。

我郁闷的骂了句:“草,搞毛线啊。”夏梦就跟我说,“哎,别生气了,赶紧出去吧,省的又有人误会了,我早就跟你说了嘛,你非要来开什么房间,这下好了吧。”

“哎我都担心,万一你小雨姐也仇视我了,怎么办呀。”

我气呼呼的,握着她的手说,“你放心,就算是她们都不同意,我都会跟你在一起的,她们的话,我就当放屁,吗的,搞毛线呢这是,明明答应了,这又出尔反尔,虽说他们不是君子不必一言九鼎,但好歹说话得算数吧。”

“还有啊,你看她那样,还哭起来了,整的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什么样子嘛,切。”

我也不爽了,我一拍案底,骂了句,“不行,就跟卓小雨拼了,欺负人欺负到这份儿上了,我和自己女朋友的隐私还要不要了,她萱萱闯进来啥也不说还打人,我的精神损失费,医药费,都得赔偿我,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