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长刘海,我给你面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啥呢,默默,别瞎说。”长刘海刚想说啥,倒是萱萱姐冷笑。“怎么了,就许你换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就不许人家长刘海有女朋友啊,我就是他女朋友怎么了?”

“我现在正式宣布,我就是他齐海盛的女朋友,怎么了?不行吗。”她红着眼睛,瞪着我,气势汹汹的。

我咬咬牙,笑了,说:“行啊,你跟他处对象,我怎么会说不可以呢,你跟什么人处对象。跟我有啥关系,我只是想问问,昨天,什么意思?拿我当猴子耍呢。”

“你!!”萱萱姐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我正要继续刁难,好像长刘海挺激动的。推了我一把,皱着眉头说,“差不多行了啊。默默,估计萱萱姐也是就太激动了,她打你那一巴掌,可能就是为了璐璐不值吧。她也跟我说了,你说你吧,都要考试了还跟夏梦去开房,还骗她说去给小胖补课,不过说实话,这事儿确实不关的事,确实是萱萱姐不对。我替她给你道个歉,行不行,要不你就打我一巴掌吧。”女刚尤血。

长刘海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啥,只是指着他,说,“长刘海,你那么护着她干什么呢,她这人就是,公主病犯了,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哎……我不说了,说多了她又要跟我吵了,行了行了,算我倒霉。”

倒是萱萱姐还在那气势汹汹的,“你给他道歉干什么,这么个始乱终弃的家伙,他算什么啊,凭什么让那么多女生为他献身,凭什么啊,他以为他是皇帝啊。”

说完眼睛又红了,我又越发来气了,指着她说,“我都他吗已经说算了,放过你了,你还跟我唧唧歪歪呢?你再说一句试试。说谁始乱终弃?你说什么呢你?”

“默默,你先走吧,求你了,萱萱姐可能有点不正常,你快走,对不起了兄弟。”长刘海推着我,萱萱姐在那哭着推搡,长刘海狠狠拉住她,说:“别,别这样,萱萱姐,别这样。”

然后又抱紧了她,让她别喊了。长刘海几乎都要给萱萱姐跪下了,说:“姐啊,求你了,你这样,我看着心里难受,到底怎么了。”

我看到长刘海这样,也于心不忍,心想算了,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吧,我总不能再咬疯狗一口吧。算了。

“行,长刘海,我给你面子,算了,既然你们刚刚在一起,我不在意这个了,叫她以后别来惹我了,不然,谁来求情都一样,搞什么鬼呢这是,疯婆子。”

我气得够呛,心想这萱萱是不是提前更年期了,照理说她也不比我大啊,真是搞笑。不过长刘海能跟她在一起,这点我倒是挺高兴的,至少长刘海这么久的坚持有了结果,我想会不会因为我这件事,是他们感情的催化剂啊,那就太好了,那就剩我一人郁闷了,反正萱萱姐这德行,她必须得给我和夏梦道歉,不然,我不会和她再说一句话,吗的,搞什么呢这是,害的现在夏梦都不理我了,责任都在她。

回去以后我也挺心里烦躁的,但再烦躁,明天就是期末考了,要是没发挥好,我就是天天顶着天才的名号也没用。老师让我们明天千万要带好纸笔,不要遗漏东西,考场内不允许借东西的之类的。

我们下面的人都点头称是,然后老师也没逼着我们复习什么的了,反正最后半天了,再抱佛脚也没啥意思了,就让我们自由活动吧,到了下午五点半可以自行放学回去,不过现在还不能走之类的。

交头接耳和聊天的人就蛮多的了,这个说明天我语文肯定完了,我最讨厌的英语又怎么怎么的了,有的人说千万别考到勾股定理啊,有的人说千万别考函数啊,反正都有。不过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我尽管不想去想夏梦的事儿,不想去想萱萱姐的事儿,但脑子里还是会不停的闪现这些东西,内心极其烦躁,但又没人乐意搭理我。

我就找小胖聊天,看他有么有空,他也没回我,估计这货最后一天都没来上课,回去找办法舞弊去了吧。倒是包问他们来找我了,笑呵呵的,说,“默哥好啊。”我看了他一眼,问他啥事儿,他说没事儿,就是来谢谢我的。我问他啥意思啊。

他说:“那个谁田亮亮跟他说了,暂时不动他们寝室里的人了,不过他也说了,让你小心点,他没怕过你。”包问说完这个话我就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气得不行了,本来就积压着对萱萱姐的怒气,这会儿还敢来气我。我就吼了句,“你让他来跟我说一句试试,草他吗的,我不废了他。”

“默哥默哥。”他赶紧的叫住我,“默哥,你别这样,算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包问赶紧的给我道歉,说:“万一这田亮亮又盯上他们了怎么办,好不容易有个安定。”我点点头,没说啥话,我说:“今天我就让他彻底服气,你等着。”那包问还拉着我,我心想他吗的,我一个高二老大,还怕这么个瘪三,还混什么混。

田亮亮估计也听到了我的吼声,正好奇呢,我已经走到他面前了。这会儿没老师,还有半小时就要放学了,我过去就抓着他的衣领子,当时不少人拦着我呢,还有女生,几个恐龙妹子,看得我心烦意乱,我吼了句,“谁拦着我,我干死谁。”

那些家伙估计被我的霸气所慑服,不敢上前了。田亮亮也不怕我,气势汹汹的,说:“哟,怎么样,你又他吗想怎么样,你以为我怕你?我告诉你许默,你也就欺负我平时是个老实孩子,要老子一开始就混,也不见得混的比你差,不就是个高二老大,你这老大的位子也就是你小叔许风走了给你留下的,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来学校,天天被他们打,怂逼一个,谁不知道谁啊。”

我直接一拳头就闷在他脸上了,“草泥马的。”

当时可能我也是过于冲动了,这一拳头就打歪了,打他眼睛上了,导致他第二天考试出了点问题。这个之后说,不过当时,这货就直接迎上来了,他身材比较瘦小,再加上缺少运动的缘故,他哪儿会是我的对手,可我也是脑子不清醒了,居然在这么多学生面前,在班长面前,还动手了。我嘶吼着打了他好几下,质问他,“还敢不敢了,以后还敢不敢跟老子叫嚣了?我他吗告诉你,你以后再敢去威胁包问抢钱,我他捏死你。”

我当时也够机智,既然已经在全班同学面前打了他了,我就得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打了他,还让全班同学服我,把包问也拉过来了,还拉着包问说,“来,你过来”,包问有点不敢,说:“默哥,算了吧,别打了,他也不抢我钱了。”

我吼了句,“你过来不过来。”他就乖乖过来了,然后我就指着田亮亮又指着包问说,“你告诉大家,这畜生怎么联合高三的黄卷毛,欺负你们的,还抢你们的钱,这种行为,都他吗构成抢劫犯罪了么。”

当时田亮亮也没否认,不少学生就对着他指指点点。

班长拉开了我,说:“别打了,许默,有啥事儿不能跟老师说啊,非要用拳头解决,你们赶紧把田亮亮送医务室。”田亮亮这货还保留着血性,在那吼呢,说:“草泥马,别拦我,别拉我走,我要打死他,他拽个毛线啊拽。”我瞪着他,说:“你们放开他,他找死让他来,放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