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到底舞弊不舞弊/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后班长就招呼着几个班委把他给拖走了,还骂他嚷什么嚷呢,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第二天我才知道,班长居然没告诉班主任。这事儿就这么瞒着过去了,后来我找过班长,她说:“都是一个班的同学至于么,能在一起念书就是一种缘分啊,何必呢,再说了,我和他的行为都不对,他抢劫不对,我打人不对,告诉老师,难道还要报警抓人么,不至于。”

我当时就心想,这班长虽然长得恐龙了点。人心还是挺美的啊,由这件事以后,我对班上的恐龙妹子态度也改变了点,不再那么讨厌了。至少还是有好人的。

田亮亮被抬走了以后,包问才过来叹气给我道歉说不该跟我说那些刺激我的,“对不起了默哥。害了你。”如果班主任或者班长怪罪下来,他们会帮我说话的,力挺我到底。毕竟,我也是为了给他们伸张正义才惹到田亮亮的。然后周围的学生们好像是对我印象还不错,毕竟我运动会的时候当了一回英雄,给大家拿了个最高分回来。

而包问。尹志平他们都帮我说好话,大家对田亮亮的印象就更加差了,纷纷在那议论,“怎么他会是这样的一个人,还抢劫同学,知人知面不知心。”有的还说,“他看起来一副老实样儿。其实对我们班某个女生早就觊觎了很久了,还偷偷拿了她的照片不知道回寝室里做了什么坏事呢。”

本来我还很生气的,看了那个女生的长相以后我就不生气了,包问还在那问我,“默哥,你咋了这是,突然间乐啥呢。”我不好意思说,不过他多问了我几句,我就告诉了他了。我就说:“某某女生长得真委婉,也不知道田亮亮怎么看得上的。”

哈哈。包问也在那笑,说:“人家总喜欢特殊的呗,情人眼里出西施嘛。”我笑着笑着就觉得不是很生气了。心说这田亮亮真够奇葩的,一个这么瘦成豆腐干,脸上都是麻子,还是兔唇的女孩子,他居然还喜欢的如痴如醉的,真是奇葩。

晚上回寝室的时候,出乎意料的,这些家伙都在学习,小胖这货还在呼呼大睡,我一拳头打在他床板上,他就醒了,骂了句是谁啊,我说是你爷爷我。他就喊了声,说,“默哥啊,我好不容易睡着了你吵醒我,这是要我晚上没时间复习了啊,万一我要是考不到平行班,我就赖你。”

我就笑了,“啥?你还晚上起来复习,就你?”小胖说,“你可别小看这临时抱佛脚的功效啊,万一成了呢,还有啊,默哥,你得帮帮我,语文和英语的重点你给我划一划呗,其他的就靠我自己了。”

他说完以后,往耳朵里一掏,一个小纸条就出来了,我愣了下,他就说:“没想到吧,默哥,我这招高不高超?”

我说:“你他吗真高,还有啥地方藏了?”他说:“还藏鞋子里了,等考试的时候,他就假装系鞋带,顺便挖出来,问我要不要拿出来给我看看”,我骂了句草,“滚你的,别熏死我们了。”

后来我就帮他划了一些重点,李敏、恒哥、小李这些货,看到我给小胖划重点,也过来了,恒哥还点了根烟,顺便给了我一根,我一看,“中华啊”,我就笑,说:“恒哥,拿这个收买我呢?行,我把我所有知道的重点都划给你。”

其他人在那看着眼馋,说,“默哥,不带这样的吧,有人贿赂你,你就全给啊,我也要。”

我叫他们都滚,“拿大中华来换,哈哈。”恒哥在那笑,其实他不是很在意成绩,因为他在不在差班都一样,经常上课就是睡觉,他跟我们不一样,我们偶尔是去外面通宵上网了,一夜没睡,白天才会睡,可是这货就是那种,晚上睡了,白天还要睡的,就喜欢睡,没事儿就睡,要么就打牌抽烟,其实那时候的富二代生活也就是这样,不存在什么天天开车过来装比啊什么的,只是后来时代渐渐地变了,那时候的富二代表现就跟恒哥一样,吃饭抽烟比我们贵一点点,平时表现的什么都不在乎,玩世不恭,仅此而已。什么天天泡妞睡姑娘,欺负穷人的事情,那是电视剧里发生的桥段。

不过也有例外,像江家少爷,孙洋孙家少爷这样的,可以说是到了一定位置上,仗势欺人吧。也许恒哥的家族里,也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恒哥也会欺压某个穷人吧,只是这事儿到不了我身上,我对他恨不起来,反而是兄弟相称。女刚尤才。

考试的时间终于是到了,我在考试的时候还在想,小胖这个货会不会被抓,到时候万一被抓舞弊取消以后的升级考试,看他怎么办。所谓的取消升级考试,意思就是,一次被抓,以后就没有办法晋级了,你是差班的,哪怕以后考得好,成绩符合进入平行班的资格,也不让你进,因为你舞弊了。跟后来的高考一样,舞弊的人,日后都不允许参加全国高考了,采取这样的手段来让舞弊的人数减少,但还是有不少人铤而走险只为了谋取功名。

这一次倒好,我没跟苏然一个考场了,少了这个煞星,我还庆幸来着,没想到,我居然跟夏梦一个考场,当时我就瞎了狗眼了,她最后一个进来的,进来的时候,好像还精神不怎么好,看的我有点担心,她好像还没看到我,满不在乎的进来,有点想睡觉的样子。

我还喊了一声她,说,“夏梦,你怎么了。”她这才恍然大悟一般看了我一眼,说:“啊,你也在这个考场?”

我说:“是,你没事吧。”她摇摇头说没事。然后就开始发试卷了,监考老师让我们不要交头接耳了,马上就要开始考试了。

考试的时候,我感觉不是很难,挺简单的,感觉对我来说没多大难度,这下,那些希望我滚到平行班的人又要失望了,感觉对学习这种东西,我觉得自己没花费多大努力就能取得这么大的成效,挺自傲的。

前面一科考完以后,下午就是考数学,我感觉也是很简单,很快就做完了,我本来是打算交卷的,可是我看到夏梦好像很头疼的样子,我愣了,怎么回事,她不会做?虽说文科数学和理科数学有点不一样,理科数学更难一点,对理科生来说比较不公平,但这也是为了培养素质人才,我倒是不觉得太难,有一道题奥林匹克的竞赛题,我没做,太难了,不属于我这个级别的人去想的,我这人不是田亮亮,喜欢钻研,我不会做就懒得去想了,把那些我觉得容易的,可以得到的分数拿下就行。

老师也是这么教我们的,说有些人傻乎乎的,认为那最后一道竞赛题15分很诱人,就一直在那钻研,前面简单的可以拿到的分就白白丢了,最后那道题也没做出来,这种人就是傻子。

我看夏梦那样子,就想帮帮她,我扫了一眼她的卷子,好像是最后三道大题,有一道竞赛题,那她肯定是最后两道大题不会做,一般来说这两道大题都有20分和30分之间,就算和我的理科数学不一样,但也不会低,一般这两题搞不定一题的话,是没办法进入一百分以上的,她肯定是为了这个焦头烂额。

我偷偷瞄了一眼,心中大喜,有一题三十分的,居然跟我们理科数学一模一样,就是这道题,就只是最后一问的问题不一样,那我抄给她不就行了么。可是,要是被逮住了怎么办。

我内心在做着挣扎,最后我咬咬牙,就想着传给她吧,她在生我的气,难说我给了她以后,将功赎罪,她就不生我气了,难说考完试以后,她还能帮我来一发呢,那多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