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镇定点夏梦/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抓住她的手,说:“你镇定点行不行。到底怎么了。”她说,“默默,我真没想到我的数学居然掉到这种程度了我居然连这个题都不会做。太丢人了,太丢人了。”

她就流泪了,我抱着她的脑袋,心疼的说:“没事没事,都过去了,以后努力就行,大不了我教你啊,不就是一道题没做出来么,谁都有可能会失误啊,再说了,你又不是苏然那种强的变态的人。”

她看着桌面,眼泪哗啦啦的掉,跟平时那个自信的她。完全判若两人,喃喃的说,“默默,我刚刚很怕,很怕我会掉到平行班甚至是差班里去,我把自己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拿来学习了。要是还那样,我可接受不了。”

我就安慰她说:“不会的不会的,你不是还有个女学霸苏然么。她能天天教你一点诀窍,基本上你不会掉下去的啊,再说了,你夏梦怕过谁。你的成绩一直以来都是名列前茅,这还用说,慌什么,不就是一题大题不会写么,没什么的。”我看着她的腿问她,“你能站起来不,我扶你吧。”

然而就在我要把她扶起来的时候。她突然间一下子坐下去了,她说,“你等我会儿,我休息下,好像是腿麻了,站不起来了。”我哦了声,说行,然后问她,“刚刚怎么回事,你那纸条呢,哪儿去了,被你给吓死了,差点被逮住。”

她突然间把头转过来,吓我一跳,直勾勾的盯着我说,“许默,我发现一件事,真的,我发现一件事。”我问她怎么了,她突然盯着我说,“许默,你知道你递给我的纸条哪儿去了么。”

我问她哪儿去了,她说,“被那个男老师拿走了。”此时不光是她,就是我,都有点愣住了,这什么情况,男老师包庇夏梦?为什么要这样。我就问她,“夏梦,你以前认识这老师?”

她摇摇头说:“不认识啊,好像不是我们高二年级的”,我愣了下又问她,“那你以前见过他,或者碰到过他没有?”

夏梦摇头说:“没有,根本就没印象。”我就笑了下说,“难说是你老爸还是谁认识的呢,好多年没见了,你也认不出他来了吧。”她就摸摸头,说:“也许吧,我们走吧。”

出去的时候她又问我她后面的那个人是谁,我就说:“你不说我还忘了,刚好就是我班上的班长,要不是她,我俩就废了,那纸条直接就被那个女老师捡了,那就惨了。”

夏梦就打我一拳说,“还不是就怪你自己,非要给我递什么纸条,害人害己,搞得惊心动魄的。”我说:“那还不是为了你嘛,看你着急来着,你这几天又在生我的气,所以我就帮帮你呗。”她看了我一眼,推了我一把,说:“就你知道好心办坏事。”然后问我和那个女班长有没有一腿,我赶紧说:“老大你看看她那副尊荣先吧。”

夏梦就噗嗤一笑,说:“你别打击人家,人家就是长得不是很漂亮而已,至少人家心底善良的,不然干嘛帮你。”

我就说:“是是是,老婆大人说的是。”她就叫我别油嘴滑舌的,她还没原谅我呢,还让我现在别总是找她说话,过了下,苏然过来了,看到我俩在一起讲话,就过来一把把夏梦给拉了过去,哼了声,说,“没把自己的关系给滤清的人,别跟我家梦梦走得太近,别坑坏了我家梦梦,你说,是不咯,梦梦?我会给你做主到底的!”

夏梦轻笑着点头说恩。过了下,夏梦就跟苏然在那哭诉说自己没考好,最后一道大题没做什么的,苏然就一个榔头敲她脑袋上,说,“你这个榆木脑袋啊,跟你说了多少遍了,那是勾股定理,你别看虚架子,其实骨子里就是这个本质。”

夏梦突然间一排脑门,说:“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原来是勾股定理,呜呜呜,完了,二十分就这么丢了,我上不了一百分了。”

苏然说:“哎哎,没事,还有好几门课呢,你文综考好点,还是可以进全班前十的嘛。”夏梦就戳她说,“死丫头,第一肯定又是你,你这个变态女。”苏然就掐她脸,说:“你说啥呢,你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我真是白疼你了。”

我看着她俩闺蜜样儿的玩的挺好的,也不好打搅,就跟她们说了句告别,苏然临走前叫我把我和那些女人的关系处理好,不然以后不让我找夏梦了,我只能点头说行,不然我能怎么说,只能苦笑着走呗。

那场考试以后,后面两场夏梦的表现都不错,不过监考老师也已经不是开始的那一男一女了,我还想当面谢谢那男老师呢,他肯定是故意放过夏梦的,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发现了纸条还收起来,难不成拿到校长那里当证据打算处理夏梦么,我认为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不当面说出口,让这么多考生知道夏梦和我作弊,把我俩开出去,取消后面的考试的资格,不是更爽么。

考完了以后我感觉神清气爽,原因是我肯定我又不会被刷下去,前三十名肯定有,小胖问我的时候我还很肯定的说,“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小胖就在那哭丧着个脸,说自己可是不一定的啊,万一还在差班他爸非打死他不可。我说:“那有啥办法,谁叫你自己平时不努力,这会儿在这装什么哭什么,该。”

倒是恒哥一脸淡定,小李和李敏都有点紧张,说如果能脱离差班的话就好了,要是脱离不了他们也不会觉着有啥,毕竟在差班呆了一年了都快。女场共亡。

考完了,基本上还有两天就放假了,老师交代一下寒假作业,过年什么的注意安全,倒是我们这些重点班的还要补课,小胖他们就在那笑,说:“默哥要不我就替你受这委屈吧,我去重点班,你来我们差班呗,我说你怎么想得那么美。”

跟他们聊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今天来跟我问好的人,王安民黑大个他们都跟我说了下成绩的事,唯独没看见长刘海,我又问小胖今天看到长刘海了没,他说:“看到了,本来我还招呼着他晚上一起出去吃饭来着,考完了好好玩下,哪知道他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不知道是谁。”

我说:“应该是萱萱姐吧。”他说,“肯定是,不然这小子能这么痴迷么。”

一直到晚上,我和小胖、王安民、黑大个、麻子脸、恒哥他们一起出去吃饭,然后在网吧里玩了一个通宵,给长刘海打了电话,他都说不来了,有急事,其实他一般是不回家的,还有两天自习课要上,要等老师改完了卷子,成绩下来了才会放假,所以他去了哪儿跟谁去了,不言而喻。

晚上也没来我们寝室找我们玩,小胖还特意给他又打了电话,叫他来我们寝室打牌,他说他晚上都不回来睡觉,在外面玩呢,跟个朋友。我当时心里就一抽,不会是跟萱萱姐在一起吧?这他么不会是脑抽了吧,这萱萱姐,难道她看到我和夏梦开房,也就跟长刘海去开?她不至于这么饥渴吧。

肯定不会,长刘海追了她那么久都没成,怎么可能这么快发展,是我自己想多了才对,可我脑子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摇摇头苦笑一声,说:“管他干嘛,咱们喝咱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