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田亮亮下地狱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就是我们班出了一件大事,这件大事就是,田亮亮分数居然到了级部八十名以后。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喜讯,对包问他们来说也是。这家伙就要被随机分配到一个平行班里去了,以后再也不用看到他那张碧脸了。

田亮亮黑着脸,看着自己的总分,比对的时候,无比的难堪,愤怒。跟那些流着泪只能选择去平行班的人不同,他是愤怒。甚至当总分单子下来的时候,贴在侧面的墙上让所有学生去看的时候,他嘶吼了一声,直接喊了句,“滚开!”

“谁他吗不滚开,我让他死。”

当时他那眼神,真的想杀人似的。不过也可以理解,一下就到平行班去了,刷新到级部八十名,可以说是跌落到地狱去了。高二下学期基本上就能定型出一个学生以后的走向了,就算他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再回到级部第一名第二名的那种水平,除非他不是一般人。而是我这种不定性因素。

可惜他不是我这种人。

所以好几个女生好像也不爽,但也只能让开,班长说了句,“干啥呢。吃多了吧。”

田亮亮直接过去,把那张排名总分表给撕了。还大吼了一声,“去你吗的”。

然后把那总分表撕碎扔到班上的四处,给打扫卫生值日的同学造成了负担,很多女生就在那不爽,说:“干啥呢,神经病吧。”

都到了这个份儿上,男生也不太可能会打女生,骂他也是正常。那个班长更是了,叉着腰过去就指着他。说:“田亮亮你是不是有病,你有病你现在就出门右拐精神病院,我马上派人把你送过去。”

有几个男生,平时好像跟田亮亮也有交集,不怎么怕他,也指着他说,“什么意思呢这是。不就是没考好到平行班去了么,自己不努力,怪的了谁,在这里发什么颠。”

田亮亮火大了一脚就踹到一个男生前面的桌子,那桌子翻了,把那男生的腿给压疼了,那男生惨叫一声,倒在后面的桌子上,后面位子上的女生尖叫,因为田亮亮还没放过他,又是一脚,直接把那桌子压在那男生肚子上,他恶狠狠的看着那男生,一巴掌甩了过去,

“你叫啊,你他吗再叫一个试试。”

“草泥马,田亮亮,你疯了吧。”那男生还嘶吼着,田亮亮又是一巴掌,左右开弓,直到把那男生打哭了,才肯罢休。那男生哭着说,“不敢了,不敢了,亮亮哥,求你别打了。”

其实这是他们狗咬狗,不关我的事,这男生以前跟田亮亮也挺熟的,我也不怎么待见他们这些书呆子,我和包问他们就在后面说话,包问说:“这疯狗发疯了,默哥,要不要我过去管管他。”

我说:“我可不去,再看看。”

我心里鄙视他,他吗的,不就是想让我出手么,还说的这么委婉,他要有这个本事过去管管田亮亮,就不会来求我帮他跟田亮亮说话了。

说实话,包问这人也挺虚伪的。女共布划。

那男生被打哭了,我以为会这么结束,其实我心里也幸灾乐祸,这货去平行班了,以后再去差班,就这么一路废了,那我就开心了,谁让他跟我作对,谁让他犯贱跟黄卷毛他们为虎作伥,活该。

哪知道班长吴提芳刚刚被他那么一吼,气坏了,而且她身为一班之长,让田亮亮这么个家伙在她班上打人,就算田亮亮即将离开这个班级,此刻也是这个班的一份子。她火了,拿着一盒粉笔,直接就往田亮亮脑袋上砸过去,再拿着一个黑板擦,白白的,就狠狠往田亮亮脸上砸。

田亮亮一个没反应过来,脑袋上脸上都是白色的白粉笔灰,看起来狰狞恐怖的样子,吴提芳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死贱男,你自己考砸了怪别人干什么,你撕了排名表,大家怎么看,多少人还没看到自己的总分呢,就被你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给撕了,你凭什么啊?”

“还有,你还撕碎了,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目无王法,我吴提芳见过贱的男人,没见过你这么贱的男人。”

“你吗的,住手!”

田亮亮嘶吼着,一边抵抗着吴提芳的板擦,一边抹自己脸上眼睛上的灰尘,然后跑了,估计是眼睛睁不开了,跑外面去了。好几个女生就过来祝贺班长,说,“芳芳,没事吧,你好勇猛啊。”

“好厉害,这个田亮亮平时看他老老实实的,就是有病。”

“对啊,上次听说他还抢包问他们的钱,跟高三的那些不良少年在一起玩,抢学弟学妹的钱,真不要脸。”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还不如我们班的许默呢,人家虽然是混混学生,但人家多有男人气概啊,从来不欺负女生,也不打女生,这田亮亮算什么男人啊。”

“那是,田亮亮能跟许默比吗,许默可是长跑一千五的第一,咱班的英雄。”

我在后面听的脸都发烧了,不好意思抬头,他吗的,关我啥事儿啊,拿我来当比较,包问和舒平在那恭喜我说:“默哥,你牛逼了啊”,怎么怎么怎么的。我骂了句,“滚,在说话我抽你们,不要打搅我看书。”

我在后面,捡起一本金陵岂是池中物,就开始看了起来,哪儿管他们那么多事,话说这书可精彩了,被传为佳话。

正当我看的精彩的时候,听到了前面在吵闹,一个男生冲进来了,好像是跟吴提芳打起来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不要脸的田亮亮。

这货好像还给了吴提芳一巴掌,指着他骂了句,“贱人,你刚刚打我呢不是?你说你这逼样长相,你说你当个女人,好意思活在世上么,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吐。”

打完了她以后,不少女生就叽叽喳喳说:“田亮亮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女生也打,你是不是个男人啊。”

“畜生啊,你真不是个男人,有没有带把啊。”

田亮亮脸一红,就要拿东西走人,说:“这个班我不呆了就,切,谁稀罕,不过我告诉你们,再嚷嚷,我连你们也打。”

有几个胆子大的女生就嚷嚷,说:“你来啊,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哦不,你不是男人。”

田亮亮也生气了,撸起袖子,还要打女生来着,这时候,吴提芳疯了,她头发都乱了,跟个魔女似的,冲了出去,抓着田亮亮的脸,就狠狠打,一边打,一边哭,一边喊,说:“我打死你这个畜生,你居然敢打我,我爸妈都没打过我”。

那个悲壮啊,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田亮亮一看不行了,这女疯子,然后就是狠狠抓着她的头发,就要打下去。这时候,我知道不管不行了,何况,女班长对我有恩。

而且我还在班上,我看到了,我不管,那我还是个男人么。

不少男生也上去拉架,但都是只拉不敢打田亮亮,我骂了句,“怂货,都滚开。”

然后我抓着田亮亮的脑袋,一下就扳过来了,让他松开手,别抓着女班长的头发,这货不松开,我就冷笑一声,狠狠一下,扣在他的虎门上,他不得不松开。

我抓着田亮亮,他瞪着我说:“许默,草泥马的,关你鸟事,老子有这样的下场,不就是你害的么,你给我放开手。”

他不是我对手,力气也没我大,被我扣住两只手,就没法动了,可是女班长吴提芳自由了,跟个疯子似的,过来就是对着田亮亮的脸上身上脖子上,九阴白骨抓,死命的抓啊,挠啊,血痕子都出来了,看了我都觉得肉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