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玫瑰之都的地方/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子脸也说:“小胖说的对,默哥,人生得意须尽欢啊。”,我就咬咬牙说去吧。

恒哥对我点头笑了下说。“男人就该这样豪放,放纵不羁,女人恩怨什么的嘛,今天就暂且放下。”我就只是笑了下,其实对那种真正的夜总会还是挺向往的,没去过,很想去,但是又有点怕,毕竟我是个有女朋友的人,总感觉心里那道坎过不去,不过再想想,就算我们去了,没人说出去。夏梦肯定也不知道。

既然大家都出来玩了,恒哥也这么说了,我不给面子不行啊,而且,也不一定就一定是做那种事,也有别的啊。难说只是按摩一下啥的,也不算是对女朋友的背叛吧。出发去的时候,本来我的意思是大家一起包一辆巴士吧,可是恒哥直接大手一挥,打了个电话给谁吧,好像是社会上认识的人,就把我们带上了。好几辆越野车,看起来都吓人的那种,很快,大马力嗡嗡嗡的震得人耳朵疼,但是拉风啊,一路上,不少人在骂我们扰民,但是爽啊。

没多久就把我们送到一个叫玫瑰之都的地方,听这名字听了就想硬,别说别的了,进门的时候有个保安模样的人。旁边还有服务生什么的,这些都跟苏平那个场子挺像,不过进去以后就不一样了,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地板都跟金子似的,可能是那种镀的铜,肯定不是金的这我知道,但在这稍微昏暗的灯光下,就跟真金子似的。女夹讨扛。

好几个漂亮的迎宾小姐对我们说欢迎光临玫瑰之都,声音又甜又好听,而且身材也挺好的,绝对不比小虎牙那种级别的差,而且。这些女的吧跟我们学生完全不同,已经多了一分成熟女人的韵味,而且胸啊屁股啊啥的都已经发育完全,那姿态,就让人心里痒痒的,虽然她们比我年龄大,但越发的激发了我们的那种心理。

倒是李敏这种第一次来的,还寻思着跟KTV似的,就唱唱歌,叫个DJ公主就没事儿了呢,等后来,才有他大吃一惊的时候。

恒哥一看就是经常来这种地方的老鸟,但他还是没有他那几个朋友来的次数多,他们招呼着恒哥,说:“恒哥,都多久没来了。要不要找个最新的几个大学生开苞呢,你啊,你肯定考不起大学,但你可以玩大学生啊。哈哈。”恒哥就叫他们几个闭嘴,说:“这里还有处男呢,别吓坏了小孩子。”

那几个家伙就跟看外星人似的看了看我们几个,说:“这几个也就跟你差不多大吧,高中里还有处男呢,这也太没用了吧,哈哈,想当年,哥几个还初中的时候就已经。”还有一个说,“你们还别说,猴子那几个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已经给了小姐了,哈哈。”

一番话,整的我们脸红耳赤的,感觉跟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虽然他们也就跟恒哥差不多大的年龄。但感觉比老油条还老油条,我们也就只是在学校里称霸一下,打打架,但很少来这种风月场所那什么腐败。

一起往里面走的时候,那李敏因为跟我比较熟,还偷偷捅了我一下问我,“默哥,咋回事儿啊,这里还是整那什么的地方啊,那要不,我先走吧。”

我还没说话,小胖就骂他,“有没有出息,你是不是智商不行那什么也不行,不搞女的你可以洗洗脚按摩一下,不行就躺在外面睡觉唱歌,等我们出来的。”

麻子脸就给了小胖一脚,说:“滚你的,整的好像你经常来似的,别教训别人,你自己也就是个处。”小胖就在那嚷嚷,说:“才不是,我早就不是处了,跟你们似的啊,我是跟默哥一样,早就是个正牌的男人了。”

我就叫他赶紧的闭嘴,也不嫌丢人。没多久,就到了一个灯光较为昏暗的地段,那里写着洗脚房,恒哥就挥挥手,让我们都先进去坐下,这么多人呢,站在这里像什么样子。我们就都进去了。

其实别看李敏人高马大肌肉壮,可是胆子小的很,不敢在门口那里坐下,就只敢躲在最里面,在我们后面坐下,好像进来的几个女的要吃了他似的。

一个算是管事儿的模样的男的,看了眼恒哥,然后看了看恒哥的那几个朋友,其中一个长得挺像猴子的,估计是认识他,然后就喊了声,“猴哥,你又带朋友来玩了?”

这猴哥不是带我们来的那几个开越野车的人之一,应该是从这附近来的,看到恒哥对他点点头,然后进来的时候就叼着根烟,跟那个管事儿的说,“吴哥,尽量给我找几个漂亮点的技师,丑的不要啊。”那管事的吴哥就是,“那肯定,猴哥咱们这什么关系,你这是在怀疑我怠慢你啊。”猴哥就说:“行行行,别废话了,价格什么的也不用你打折,把最好看的都叫过来。”

那管事儿的走了以后,房间里就我们几个了,刚刚进来的那几个女的也出去了,兴许不是最好看的吧,我当时心里就碰碰跳呢,那猴哥就过来一巴掌拍在恒哥的肩膀上,说,“恒哥,我草,你他吗多久没找我玩了,还在念书了?”

恒哥说:“你他吗轻点行不行,骨头架子都被你给震散了。不念书干啥,跟你似的不务正业拉皮条啊。”

那猴哥就哈哈笑,说:“你别逗我了,在这么多小孩子面前说我拉皮条,哥哥那是在忙业务,拉什么皮条,别这么恶俗,哥哥又不是老鸨。行行,你小子,在哪个学校念呢。”恒哥说解放,猴哥说:“哟,都买到重点高中去了啊,不错不错。”

恒哥就给了他一下说:“老子自己考进去的,买个毛线,我念书可没多花家里一分钱。”那猴哥就不信的眼神看着他,其实我是相信的,恒哥这人不笨,就是懒得学,跟我一个级别的,如果我家里也跟以前那么有钱的话,那我也不怎么爱学习了,一样的道理。

然后猴哥就跟恒哥说,“怎么的,今天晚上想怎么玩,听粉还是摇头?”那恒哥就小声跟他说了句什么,估计是避讳我们吧,那猴哥就哦,哦哦了三声,说:“懂了,马上技师就到了,各位久等了啊,恒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大家好好玩,今天的都算我的。”

恒哥那几个来的朋友就说,“走吧走吧,猴子,你妹的,出去有点儿事跟你们说。”

恒哥也推搡着跟他们出去了,里面就剩我们几个大眼瞪小眼。

小胖嚷嚷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恒哥也不招待咱们,就这么走了,姑娘呢,姑娘呢。”我叫他别瞎嚷嚷了,“整的人家以为你是来嫖似的,多恶俗。”小胖就说我装,本来大家来就是为了那什么嘛,装啥装。黑大个就叫他闭嘴的,不然把他给轰出去。

然后黑大个就跟我们说,其实他以前也来过一次这地方,见过人家好像是搞什么推油啥的,就一个女的穿的暴露在一个男的身上推什么,也不是整那种事,好像就是按摩,但带点儿颜色的。说完这个以后,那李敏就吓坏了,死活就想走,但是谁送他走啊,他说不要啊,我还是个处男,我不想把自己交给外面卖的,我以后还想好好找个女朋友,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他呢,我不想这样。

整的小胖在那笑,说:“你让他走吧,你看他那逼样,哈哈笑死我了,早知道就不带他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