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你这样的表现,就是第一次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子脸说:“闭嘴吧你”。倒是我上去问李敏是不是真的不行,李敏摇头说,“默哥,我是真不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我就不来了,我寻思你们就是包夜通宵呢,没想到干这个事,我真的,真的不适应。你去弄吧,默哥,我去大厅坐着,等你们,行吗?”

我就苦笑,说:“行,我送你出去吧。”

我出来的时候,恒哥碰到我了。刚好,他后面还有猴哥,还有一帮子穿着制服的所谓的技师,恒哥就推了我下问我干啥呢,我说,“这小子有点事,我跟他过去下,你带他们先玩吧,等会儿我就过来”,恒哥也没多问,就进去了。我和李敏到了大厅的时候,他说他就坐在这里等我们吧。叫我们进去搞吧。

我就噗嗤笑了,说:“搞什么,我也没想过搞啊,也就来玩玩,求求刺激。”我说:“李敏,上次那几个妞你都敢调戏,这里送给你你还不要,你啥意思啊。”索性我对这个也兴趣不大,就坐下跟他聊了两句,他说:“不是这样的,他从小就对小姐有点过敏。不喜欢这类人,那天那三个安贝贝她们都是良家姑娘,跟小姐搭不上边,他说哪怕小姐再漂亮那还是小姐,他不喜欢。”

对他这种有精神类洁癖的,我也没勉强他,他看我一直陪着他也不好意思了,说:“默哥,你就进去呗,我保证不说出去。”我就笑了,他以为我怕他说出去才在这里陪着他的啊,笑死了我了,我说:“行。我送你回去吧,你打个车,打车费我出。”

他看了下,也挺晚的,回寝室睡吧,明天还要赶车回家。就说行,不过打车费他自己会出,我说不用,叫了辆车,把他送上了车,我问他要不要我送他一程,他说了句不用了,他自己会回去,我直接就给了司机五十块钱,基本上够了,就算是绕县城一圈都没问题了。让他送李敏回解放。

跟李敏告别以后我就回去,哪知道我回到那个房间,人没了,一个人都没了,倒是有个女的技师在那抽烟,点了根烟,玩手机呢,我问她刚刚这房间里一屋子的男的呢,都是学生模样的。那女技师就愣了下,“刚刚他们还找你呢,你是不是叫许默。”我说:“是啊,他们人呢。”那女技师说,“你等我下,我打个电话给吴哥,不知道他们去哪个房间了。”

不过没打通,倒是我赶紧就给恒哥打了个电话,他就问我,“哥哥哎,你去哪儿了,找你老半天了都。”我说:“这不是把李敏送回去了么,他死活不愿意呆这里。”

“李敏回去了?”他问我,我说:“是啊,不然你以为呢。”他问我在哪,人都帮我找好了,帮我留了个最漂亮的,你人不见了,可把我无语到了。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就激动了,憋了这么久,其实要说不想释放一下那是骗人的,可夏梦又不肯跟我讲话,连见我都不怎么见我,这叫我怎么办,自己手动解决么,我讨厌这样。

我就说了我在原来的那个房间,恒哥说:“哦,那我来找你。”过了会儿,这货就来了,身后还跟了个长腿的妹子,长得确实不错,比刚刚我进来看到的迎宾,以及刚刚看到的任何技师都要好看,水灵灵的,不过就是妆太浓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妹子都喜欢化这么浓的妆,估计是妆再恶心,也没有黑头恶心吧,妆可以掩盖住黑头,这也是萧璐她们告诉过我的。

恒哥就拍了下那女的,说:“小环,这位爷就交给你了,他可是我们的老大,高二老大。”那小环就呀了一声,说:“老大啊,高二的,我好害怕。”我就笑着说:“什么狗屁老大,学生玩过家家呢,不用怕我。”那小环在恒哥走了以后就过来笑着说,“默哥,刚刚等你挺久了哟。”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叫啥,”她说:“刚刚走的那个恒哥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不就叫你默哥么。”

我心说这女的还挺聪明的。她就带着我到了个房间,挺大的,不得不说,猴哥请的这个还不错,至少不是电影里看到的那样,那么烂的一个小房间里。一进这里面我就那什么兴奋的不行了,我就有点紧张,凡事都有第一次嘛,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她突然拍了我一下,我颤抖了下,她就说:“呀,你是第一回来吧。”我就说,“谁,谁说的。我来过好多次了。”她就噗嗤笑,说:“你快别装了吧,默哥,你这样的表现,就是第一次来,坐吧,我也没来这里多久。”

当时是开着大灯的,灯光比较亮,我说你把灯光调暗呗,有没有暗灯,她就说有,然后问我喜欢啥颜色的,我就说不要开粉红色的,就开绿色和黄色相间的光吧,看着舒服点,她就开了,我就坐下了,这个地方有个斜靠着的床,其实也不算是床,没床那么宽,我就有点开始紧张了,不过我也不能在个姑娘面前表现得胆小吧,好歹,也是个老大。

我就问她有啥服务啊。她就笑,说:“你还不承认你第一次来啊。”我就说,“既然你都说了,我就装一下第一次来的样子。”她就问我怎么不装经常来的样子,我说:“人家都装经常来,我就装第一次来呗。”她就笑我真幽默,然后就端了个大桶过来,说是给我洗脚的先,是个类似于牛奶浴似的那种木桶,我也不知道里面是啥,反正把脚伸进去,热热的,滑滑的,应该是后来我们所说的足疗吧,但那时候不叫足疗,就只是叫洗脚,那会儿全中国不少洗脚城,都是专业搞这个的,后来才叫足疗。

我这人应该是天生怕老婆的命,人家都说,怕老婆的人脚底板怕挠,怕痒,所以她一抓我脚板,我就缩,她就笑,说:“你还怕痒啊,”我说,“还有挠脚板的吗”,她就说:“有人还特喜欢我挠他脚板呢。”她一这么说,我有点恶心了,她都挠过多少臭男人的脚板了,不过她长得确实水灵,好看,她就这么坐着,比我矮一点点的方向,可以看到她宏伟的胸,大概帮我洗了十来分钟吧,就结束了,我感觉浑身都有劲儿似的,挺舒服的,就伸了个懒腰,她就让我背过身去,我问她干啥,她就说,“帮你按摩背啊。”女夹系血。

我当时脑子里就想象着那种画面,不过后来也没出现,可能是恒哥也怕我们害怕,没搞那个什么项目,就普通的帮我按摩背,可她那小小的手在我背上搓,我就感觉有点受不了了,毕竟是异性,而且还是个漂亮妹子。我就跟她聊天吧,问她叫啥,她就说她叫小环,我也可以叫她小环,她也问我叫啥,反正我俩聊了挺多的。

她就问我是不是真的是什么高中的老大,我说是啊,她就说我会不会打人,干架,我就笑说:“肯定会啊,不然还混什么。”她就叫我讲一下高中的事儿,她没读过高中,就念到初二就出来了。后来我还想学一下电影里劝她从良什么的,就问了她一些为什么干这个的,其实每个来这里的男的都有所好奇,肯定都有问过,尤其是那种经常来的,绝对问过。她就跟我说了,“其实说什么家庭不好啊,那是肯定不好,这世道有几个有钱人,有几个富翁啊,还是穷人多。”

但是你要说为了生病的老母亲,而被迫卖身,或者是为了年幼的弟弟上学而不得不做这个工作,那他吗都是在瞎扯,这样的故事有,但是不是发生在她身上,她只是不想干其他工作,觉得累,再加上这个工作钱多,还不怎么累,而且,她以前也是个女混子,认识的人多,也不怕被人拐被人骗,所以有点保障就来做这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