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龙阳之癖/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下,然后他就抱着我哭了,草泥马的,这什么情况。他大哭道,“默默,对不起,我不该恨你的,真的对不起,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我太二逼了。昨晚上我在心里面嘴上面没少骂你,就因为我觉得是你抢走了我的萱萱,所以我才……对不起。”

我看着他,一把赶紧推开了他,然后拍了拍身上的眼泪和灰尘,说:“你吗的,你搞基啊。我可不搞,老子可是正常的爷们,取向正常,抱着我,成何体统这是,你要搞龙阳之癖我可不陪你玩啊。艹。”

我骂了句,“我说呢,昨晚你骂骂咧咧的,见我就骂,骂的可难听了,老子看你喝醉了没跟你计较,行,今天就一并还回来。”

我趁着他不注意,一个漂亮的过肩摔。虽然动作不是很顺畅,但他还是被我摔了个七荤八素,咳嗽了几声,起来,我拉他起来的,他骂道,“默默,你想整死我啊,这还好有草坪,不然我会被你给玩死。”

我骂了句,“谁叫你背后这么骂我,还让我背负骂名,尼玛。我说你小子怎么最近老玩失踪。我告诉你长刘海,老子叫许默,老子也答应过你,不会跟你抢你的萱萱姐,这句话。我高一就跟你说过,现在,也依然不变。你当老子稀罕啊,老子曾经有个璐璐就比你的萱萱姐好看,胸大。现在夏梦也不比她差,整的好像我很缺女人似的。”

他骂了句草,“你这个死默默,你别饱汉不知饿汉饥,就知道打击我,我还是处男呢。”

我笑骂道,“难道我不是?我每天都是处男,哦不是,今天给了右手。”他就说我怎么跟小胖学习的淫荡了,叫我别这样了。我俩哈哈大笑,回去的时候还勾肩搭背的,其实我心里顺畅多了,兄弟就是兄弟,没啥说的,敞开心扉来说清楚,没有什么误会是解不开的,回寝室的时候,小胖他们刚好已经起来洗漱好了,正打算一起吃完最后一顿就离校呢,看到我俩进来了,小胖愣了,说:“你俩干啥去了,刚亲热过了?”

我心想你猜的真他吗对,刚刚长刘海还抱了我一下,不过这事儿我自己也不好意思想,他吗的,被男人抱了挺恶心的,长刘海倒是敞亮,说:“咋了,我就是喜欢默默,怎么了就,不喜欢你小胖,你太短小了。”

小胖骂了句草,“还真是啊,你俩搞玻璃啊,真恶心,”然后说,“来来,你不就是喜欢默默的黑长直么,让你见识见识爷爷的厉害。”长刘海就过去跟他交战,俩人玩的不亦乐乎。等我们要出发吃饭的时候,碰到个人,恒哥,他居然回来了,他刚好看到小胖,本来好看的脸上,瞬间变得不好看了,也没理小胖,小胖也没好意思打招呼,我就赶紧踹了他一脚,说:“你赶快上去道歉,然后邀请人家吃饭的,快点,二逼。”

小胖说:“别啊,默哥,我不敢,你去帮我把,好歹你是我老大呢。”我说:“草,这也要我帮你,你娶媳妇我帮你洞房不,快点的去。”

小胖还是不敢,说:“行啊,我娶媳妇就让你闹洞房行不行。”我骂了句滚,快去的。小胖最后没辙,就去了,恒哥此时在那收拾自己的一些必备品,准备离校了,感觉到有人走过来了,他回头,看到是小胖,连忙不鸟,哪知道小胖突然喊了声,“恒哥。”女宏场技。

恒哥没理他,小胖句说了,“那什么,恒哥,是我不对,这次的事儿,我也没想过会给你添麻烦,我错了,你原谅我吧,咱一起去吃个饭,我请客,吃多少钱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兄弟一起最后吃个散伙饭。”

恒哥还是没理他,小胖在那尴尬不动,我知道,这会儿是我过去的时候了,不然小胖,和他估计这关系还是得闹僵的不行。我就过去喊了句,“恒哥,那什么,吃个饭呗,一起?”我心想他不会连我面子也不给吧,没想到,他还是给我面子的,说:“不了,我车在外面,马上拿了东西就出去了,你们去吧,等下学期回来,我一块儿请你们去大酒店吃,五星级的。或者你们过年有空了来我家玩,都行,不嫌远都可以过来。”

我看他这么说,知道他是打定了主意了不去跟我们一起吃饭,也就没再勉强,再勉强我俩都撕破脸了不好,我就给他台阶下,说,“那行,那你路上注意点安全,别丢了东西,我们就先去了”,恒哥说,“行,拜,提前祝你们新年快乐。”我笑了下说:“行,你也是。”

恒哥走了以后,我看着小胖也说了句无奈,他其实也挺委屈的,就因为好奇,其实他也不想那样的。

他跟我说了几句,还跟长刘海他们也解释了,他们也看小胖挺可怜的,也就没说过多刺激他的话,而是顺其自然了。去吃饭的时候,我就跟小胖说,“其实恒哥这人吧,怎么都是富二代,就算以后不能跟他成为好朋友好兄弟,成为普通朋友也还可以,不用那么执着,其实这个世界不会少了谁就不转的,没必要那么纠结。”

小胖说:“谢谢默哥开解我”,然后给我敬酒啥的。后来他又问我和长刘海去说啥了,问我俩什么情况是不是搞基呢,我连忙说:“不是,想啥呢你,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脑子里净想那些有的没的东西。”

这一顿饭吃的也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主要麻子脸不在,也没跟他问问看近期高一高三的情况,而且基本上高三的人很多不读书的都已经被遣送回家去了,在家里呆着,省的在学校闹事,也不算他们旷课,就让他们在家学习就是了。所以基本上黄卷毛能用的兵很少,高一又都是小熊的人了,所以跟我为敌的只有暗地里不知道耍啥计划的威哥,还有那什么体院一直没出现的刘峰了,刘峰和已经在监狱里牢底坐穿的赵明飞,可能他们还在为怎么脱罪而烦恼吧,而我呢,则是要为学习,为女朋友而烦恼,还有那深埋在心里对省城的那位的深深思恋,虽然我抑制住自己的心不去想,但我心里总有不甘,夏梦比她漂亮,但我还是仿佛输给了江华,我不甘心。

跟他们散货了以后,就只剩我一个人还在寝室了,夏梦这一开始的两三天还真就没理我一下,原因她成绩确实没考好,那次的作弊事件确实给她应该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不过有一件事倒是让我有点惊愕,就是这田亮亮虽然没来补课,但他也没回家,而且,我还发现了他好几次,好像是偷偷摸摸往我班上看,我当时心里有点堵,不会是要堵我呢吧。不过我也没想过怕他什么的,他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因为这会儿除了高三高二重点班的在补课,其他班级没人补课,他找谁来堵我?

可是,慢慢的,我发现他好像不是在盯着我看,因为我坐的位置比较靠后,如果他是盯着我看的话,应该是往我这边投放目光,可是他往前面看是为啥,我一直搞不懂为啥,后来我懂了。他是在盯着前排的吴提芳看,我当时就有点汗颜了,是我和吴提芳把他给害成这样的,弄的在全班面前没脸,而且本身成绩下降的厉害,不在重点班了不说,还要被全班人唾弃。他是要报复吴提芳?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中一咯噔,好个奸诈小人,果然是要来报复,我还记得当时他那怨恨的眼神,果然是要报复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