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田亮亮的爱情宣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不赢我,就去欺负女生,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他吗的。

反正这几天也无聊。一个人呆寝室郁闷死了,而且夏梦又不理我,正好陪这家伙玩玩,看他怎么打算的,吴提芳跟我关系还不错,上次还救了夏梦,我不可能说不帮她。

一连两三天,他都没动手,都快放假了,我们重点班也就补一礼拜的课,这眼看还有个三天就要放假了,他还不回家,呆着干啥呢。偶尔他来班上。我班上的包问他们就指了指外面,说:“那个贱人来了。”

本来有些人还怕田亮亮背后的势力,但因为包问这么一说,其他人都用一种极其鄙视的眼神往窗口望去,舒平还带头骂他犯贱什么的还来我们班上,有脸吗。把田亮亮硬生生逼走,临走的时候田亮亮还冲着舒平指了指,意思是叫他等着。他走了以后,舒平估计是有点怕吧,还大咧咧的说,“指你吗指,真他吗贱,以前跟他这种人一个寝室,真是丢了我的人。”

他这么大声说话。我估计无非是说给我们班的人听,如果田亮亮喊人打他有人能帮他就好,或者是故意说给我听的,毕竟,这里和田亮亮有最大仇的人是我,我能出手必然可以保住他舒平,如意算盘打的挺妙的,但我就是不喜欢被人算计的感觉。

下课的时候,我没想到的是,吴提芳居然来找我,其实我的打算是暗中保护她,或者田亮亮来报复她的时候出手帮忙,但我就是没想到她主动来找我是啥意思。

她来找我的时候。班上的人好像都带着一种极为特殊的眼神看着我俩。我愣了,他们这是啥意思,我也不太懂。她敲了下我的桌子,然后递给我一个本子,我看了下。上面有一道数学题,数学是我的强项,她这意思是要请教我问题来着,“嗨,我还以为有啥事儿呢”,其他人估计没看到他们想看的场景,也有点无聊的摇摇头各干各的去了。

“你要问这题怎么解,是吗。”我看了看她问道。她点点头,我说:“那行,你坐下吧,我慢慢给你讲,这题有点长,不过,我好奇的是,你一个大班长好歹也是名列前几名稳妥妥的,怎么会来问我这个倒数前几名问题呢。”

我带着笑意,她用笔戳了我手指下,娇嗔道,“说啥呢,术业有专攻,谁说我一定每科都比你强啊,问你问题怎么了?不行呀。”

我赶紧说:“行行行,我的大班长,你说怎么就怎么,行了吧。”

我就耐心的给她讲起来,可是我渐渐地发现,她好像会这道题,我每次讲,她好像都在发呆,不知道在想啥,她这是啥意思。我就碰了碰她问她咋回事儿,她突然间压低声音说道,“许默,你发现没有,田亮亮这几天老盯着我看。”

我心底里一咯噔,果然她也发现了,我说:“你也发现了?”她踩了我一脚说你别抬头,低声说,“我怕我们班里还有他的眼线,你说他是不是有病,给我发这种短信,还说要见我,我不理他,他就一直没回家,都五天了,还有三天咱们也就放假了,我真怕他最后会做出什么事来。”女宏有巴。

她把手机递给了我,上面一条短信,应该是田亮亮发的,发的什么:“芳芳,一开始我是讨厌你的,恨你的,因为你和许默那个贱人同仇敌忾,居然一起污蔑我,我很生气,而且,你爸妈居然还把我的事儿告上了学校,导致我得了个留校察看的罪名,还得亲自给你们家里人下跪求饶才得到原谅,那时候我是十分恨你的。可是后来跟你相处多了,我发现你很漂亮,也很美,我发现我对你的恨,渐渐转变为了爱……”

后面我看不下去了,太恶心人了,也就只有田亮亮这种人才能想得出来,不过他文采倒是不错,想想也是,重点班的都是精英,语文作文肯定也不会差,写出来的情书都是一道道的,恶心人也有他恶心人的风采,别具风格。看着我惊愕的眼神,吴提芳似乎并不觉得奇怪,她应该看过了,谁知道她居然翻了下一条,也是,下下条,也是,这样的恶心的短信,居然一直在发。

直到最后一条,也许这是她来找我求助的理由吧。田亮亮前面几条短信就已经暗示过了,说吴提芳不接他电话无所谓,不回他短信也无所谓,但最后这三天了,他肯定会来班上见她一面,哪怕见一面,让吴提芳亲他一口,只是一小口,他就满足了,别无所求。他这么无耻的请求,还说的这么大义凛然,我都恶心的不行了。我当着吴提芳的面儿,就把那短信给删了,还骂了句,“你还留着干啥,恶心死了。”

吴提芳刚想拦着我,又叹气,说,“我本来打算留作证据的,到时候可以给老师或者我爸看,所以……”我说:“那你干嘛不拦着我啊。”我满头大汗,她说:“哎呀,谁叫你删的那么快,我都没来得急拦住你。”我刚想抱歉什么的,她就说:“算了,等会儿放学你等我一下吧,我有事儿跟你说。”

然后她就过去了,因为上课铃声响了。放学的时候,她没走,我就在外面等了会儿她,我还寻思着田亮亮能来呢,没想到没来,人都走干净了,我走到她面前说,“咋了,啥事儿啊?”

她看了看我说,“怎么了,让你留下给我当保镖呗,不可以啊。”我笑了,说:“那怎么不行,好歹,你也救了夏梦,那一次要不是你帮了我们,我们可能都被取消资格,以后再也不能呆在重点班了,那可就惨了,说到底,你可是我们夫妻的救命恩人啊。”她就咯咯笑说别这么说,“其实那时候换了是谁,我都会这样做的,不光是你。”

“不过。”她俏皮的一笑,说,“你要怎么报答我,我倒是挺期待的。”我说,“那什么,如果这个田亮亮再纠缠你,我就不放过他,我肯定能保护你,看他短信里说好像是这几天会来找我,也就是这最后的三天,我会全程保护你,吃饭,回寝室,甚至是最后一天你坐班车回家,我也送你到车上,不让他有任何机会,怎么样?”

她笑了笑,说,“是吗,说到做到?”我说:“是,说到做到,男子汉一个唾沫一个钉。”她说行,相信你。

下午放学的时候,田亮亮果然出现了,还有两天就要放假了,他不抓紧机会怎么行,看到我和她走在一起,他愣了下,指着我问吴提芳,说:“芳芳,这怎么回事,他是不是缠着你,我赶走他。”

我噗一声笑了,说:“小四眼,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你有啥资格这样跟我说话?就凭你,也能有本事赶我走,你他吗不靠王剑不靠黄卷毛,你自己来啊你,笑死我了。”

“你!!”田亮亮瞪着我,说,“许默,你他吗别嚣张,你把老子害的跑到平行班去了,老子跟你不共戴天,可是老子现在没空陪你玩,老子要跟芳芳有事儿说。”

“说什么?你是我的小芳芳,你是那天上的云朵?我要把你捧在手心里?”

我笑眯眯的看着他。他突然间愣住了,瞪着吴提芳,“芳芳,你怎么把我的短信给他看了,你这是背叛,背叛我们的爱情,你,你!”

吴提芳咬牙道,“怎么了,爱情个屁,谁跟你有爱情,我啥时候答应你了,你别单相思上瘾了啊,得癔症了吧你,神经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