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但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吧/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是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的,抬起头来,她看到我惊愕的眼神。笑了下说,:“其实许默,你不用这么为难,就在那时,你能为了我跟那个学霸大美女那么发怒,我觉得,也值得了。”

我咧了咧嘴,还没说啥话,这时候那个医务室的老师好像是要关门了,这也够晚了,她应该是也要去吃饭了,这就是要下逐客令的意思呗,反正我也没啥事儿了,就起身说那就走吧。到时吴提芳问我是不是真的没事儿了,我说:“没事儿了啊,一个女生就那么一下子,能把我打的怎么样啊,那我不白混了?”

她就锤了我一下,意思是我吹牛呢,出去的时候我就把塞鼻子的纸给拿了,说:“你看,这不是好了么,这都结痂固定了,怕啥。”

反正吃完了饭,我跟她说要不要送她回寝室,她说:“算了吧,还是我送你回寝室得了,顺便跟你说个事儿。”

我百般劝阻。她都不同意,无奈,我只能跟她说行,准了她了,反正我宿舍也没人,大家都走了。到了我宿舍楼下的时候,我还叫她先走来着,这样进去不太合适吧,她就打了我一拳说,“都到这里来了,还在乎个啥,里面又没人,除了重点班的。”

扭不过她,只好从了她了,进了我寝室以后我就跟她说,“你看我这也好的差不多了。不流血了,其实,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我们这些混的,打个架出个鼻血跟玩似的,行了,你已经送我到寝室了,那你回去吧,明儿个还要上课呢。”

她点点头说:“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不过还是谢谢你为了我……”我打断她说,“这个事儿就别说了,我女朋友的事儿我自己来解决,如果她不能理解我这点事而误会,而分手什么的。那我也问心无愧。也不用你去帮我解释啥的,多丢人。”

她说她不怕丢人什么的,我也争论不过她。最后我打断她问她,“想过田亮亮的事儿怎么处理了么?”

提到这个事,她就火大的样子,说:“他要还来,我一巴掌拍死他,臭不要脸的,谁要他追了?”我说:“再有他单独找你给你发短信的事儿发生,你就告诉我,我弄死他。”吴提芳说:“不用了,又害的你女朋友误会。”

她也没说啥,最后走的时候。突然脸有点红的跟我说,“那什么,我那样对你,你不怪我吧。”

我摇摇头说,“肯定不怪你啊,那都是权宜之计,为了对付田亮亮的。”她说哦,就在她突然走出门的时候,她突然间回头说了句:“其实许默,我知道喜欢你的女生很多,你也不缺女朋友,但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吧。不过呢,我也就是喜欢,我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以也不会对你有啥非分之想,也就是憋不住了告诉你一声而已,好了,拜拜,晚安。”

然后关上门就走了,我在那愣住了,这什么情况。

我当时愣了挺久的才回过神来,她喜欢我?有没有搞错啊。我哪方面值得她喜欢啊卧槽,跟小雨她们所说的那样,我又不帅,也不是很高,干啥都不是特别出众。喜欢我干啥?女记亩号。

不过我倒是挺佩服她的,居然能说出来,而且也不要求我负责任什么的,也不嫌说出来以后丢人,这让我对这个班长恐龙妹有点肃然起敬的感觉。

过了会儿,我揉了揉鼻子,他吗,又出鼻血了,看来苏然这一下够狠的。我赶紧去卫生间洗了以后,感觉挺累的,就想睡,发现手机震了一下,看了下,是夏梦的手机短信,我来了精神,发现她说的是今天的事情,问怎么回事。

我心想有戏啊,没那么糟,还能听我解释证明有戏。我就直接给她打电话了,她就喂了一声,我就听出来了,她肯定在哭,把我心疼的不行,说:“梦梦,对不起啊,我给你解释一遍。”

我就把我和田亮亮还有吴提芳之间的事儿都给说了,说的特别清楚,我估计她就算不是百分百相信,也应该信了七八分吧,夏梦这才不哭了,说:“那你不会躲着点儿啊,非要跟她亲上了,哪天你又亲我,多恶心啊,万一带啥传染病咋整呢。”

我就被她的单纯给逗笑了,心里觉得她特别可爱,这样的事情也能想出来,笑死了,我说:“不会的啊,吴提芳看起来很干净的,估计经常洗澡什么的。”

夏梦就说:“你是不是看过她洗澡啊,你咋知道她天天洗的呢。”我就无语了,后来她还说,“你就算亲,也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亲吧,那我这以后咋做人啊,你是我男朋友,人家会说我没脸的啊,尤其是在然然面前,我怎么做人啊。”

我就问她苏然是啥意思,夏梦就说,“能是啥意思呗,就算和你和好了,也得给你惩罚,两个月不理你,不然你就翘辫子得意起来了。哼。”我就苦不堪言的说,“那什么,梦梦啊,我都几天没见你了,可想死我了,你不能说放假之前不给我见一面吧?”她说,“额,那就放假之前,看你这几天表现,如果还有不良举动,放假之前咱也别见了,继续惩罚你。”

我叫道,“不要哇。”跟夏梦也算是和好了,我心里挺高兴的,不过我对苏然这货恨死了,每次都是她,给夏梦瞎出主意,还打我,等着,我肯定教训她的。没想到她晚上的时候居然也给我发了短信,叫我以后离夏梦远点儿,说我俩已经结束了,叫我死了这颗心吧。

我因为有了安贝贝的经验以后,这下开始寻思了,这苏然不会也喜欢夏梦吧,搞那种拉拉的事情,不会吧,我就发短信问她说,“那什么,苏然,你这么恨我么。”她说:“对,我就是恨你,这么对梦梦,早知道,我就不把她的秘密告诉你,让你永远也得不到她。”

我心里得意的很,心想,你这傻缺女人,我和夏梦早就通过电话了,都和好了,要你再这儿磨磨唧唧的出啥馊主意,草,不过我为了气她,我就发给她说,“苏然,你给我说句实话吧,你是不是喜欢夏梦?”

她就说:“我当然喜欢夏梦,她是我最好的闺蜜。”我说,“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喜欢她,是不是那种喜欢?”她就问我,“哪种喜欢?”

我就说:“超越同性界限的,不论性别。”,她就说:“你有病,许默,以后别跟我说话,你真的有病。”我最后发了一句,“如果你不是喜欢夏梦,为啥这么讨厌我和她在一起,为啥她一难过了你比她还着急?呵呵,这不难不被人瞎想吧。”

然后她就没回我了,直接关机了,因为我打过去也没人接。当天晚上我就失眠了,草,不会她真的是那什么吧,万一她本来还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的,被我这么一说,她立马确定了自己就是,然后跟夏梦怎么怎么,我去,我这是要戴绿帽的节奏啊。哦不,我这是自己逼着苏然给我戴绿帽。想想真是太傻比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就是黑眼圈,没睡好,到了学校吴提芳也不敢看我,我也不看她,感觉昨天她说了那话以后挺尴尬的。看样子,她还是挺害羞的啊。

不过她发复习卷子的时候还是过来我这边了,发的时候,也不敢看我的样子,结果发到地上去了,我隔壁桌的跟她说:“班上你发掉地上去了”,我就想帮她捡,结果她也去捡,脑袋就跟我脑袋撞一起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