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女神宝莲/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就想把她抓过来狠狠按在菜上,让她吃个够,他吗的,耍我玩呢。我是想打包啊。可是寝室里就我一个,我给谁吃去啊。娘个了比的,气死了我了,不过说到寝室,包问他们不也是重点班的没回去么,打包回去给他们应该不错,都是穷人,这么些好菜带过去他们肯定乐坏了。

我想的不错,我带过去的时候,包问确实高兴坏了,都问我默哥这是整哪儿来的啊,我就说:“哪儿来的,老子自己花钱买的。”

包问就说:“哥,你发财了啊。哪儿发的。”我就骂了句:“草,今天被个娘们耍了,请她吃饭,不吃,跑了,点了一桌子菜,这不,我不打包怎么整。”

他们就问我是谁,我就说,“苏然,认识不?”

噗嗤!

他们仨还在吃饭的嘴立马喷出来了,说:“默哥,你对象不是叫夏梦么,怎么又变成苏然了。我没听错吧。”

我说:“你耳朵有毛病我嘴巴也没毛病,就是苏然。你没听错。”包问就竖起大拇指说,“默哥就是牛逼,学霸大美女也被你给泡了,太牛逼了,服,绝对佩服。”

我就一人敲了一下脑袋说:“赶紧吃吧,别一张嘴吃起来还磨磨唧唧个没完,小心我每人踹你们一脚。”他们就不敢了,赶紧的吃,没一会儿功夫,那些菜都给吃没了,不得不说人多的力量就是大,一会儿就造没了,我看着桌面上基本上汤没了菜没了饭也没了,我就有点惊愕,问他们。“你们不是说早就吃过饭了么,怎么这……?”

包问就说,“食堂里那些饭菜淡的出鸟味来,都快三月不知肉味了,这么好的饭菜,尼玛不吃完对得起默哥你吗。”

我就说:“少几把拍马屁,小心拍马腿上,我问你们,下午的时候田亮亮拿刀进来的时候,你们去哪儿了?”

包问他们就问我咋回事儿,还说,“真有这回事儿啊?我们不在啊,去吃饭了,还以为听他们瞎说的呢。”

田亮亮发难的时候。他们确实不在教室,不然的话,他们帮忙,这田亮亮哪儿还能把刀掏出来啊。包问就说,“这家伙没救了,默哥,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哪天我就真的要打他一顿,把他打死为止,实在是太气人了,干的这叫什么事儿,逼良为娼啊,人班长又不喜欢他。简直是有病。”

我笑了下,看着他说,“包问,你要去打死他,你确定?那我带你去咯?”

包问就不说话了,我看了看舒平,他吗的,刚刚义愤填膺,这下好像也不敢了。都是一张比嘴最会说,又不敢做,早看穿了他们了。不过我也没鄙视他们,毕竟他们就是这样的人,贪生又怕死,可是谁不怕死呢?他们其实也没错。

“那什么,我问问你们,最近有没有发现这田亮亮干什么怪异的举动,他不是没回家么,刚好也在这一楼的寝室吧?”

包问说:“是,就在最里面那间寝室呢,本来说是没人愿意接纳他的,后来宿管老师和一个平行班的班主任老是来过了,把他给分到了13班去了,就在最里面的那个寝室,据说他进了那个寝室以后,被13班的一个混子给打了,后来就不敢闹腾了。”

我寻思了下,13班有混子吗,我一拍巴掌,他吗,好像曹小军在那个寝室啊,该不会是曹小军打了他的吧,这也太搞笑了,狗咬狗一嘴毛,他两个贱人到了一块儿,打死谁都不心疼啊。太好了。

包问说:“这几天这田亮亮没去上课,也没去找吴提芳,在里面哀嚎什么的,有时候唱周杰伦的歌双节棍什么的,在那吼,跟神经病似的,宿管也很少在寝室楼,所以基本没人管他。”

我心想也是,包问他们几个算是重点班里胆子大的了,但他们都怕了田亮亮,还有谁敢?

包问又跟我说了一件事,说有一天晚上大概两点多的时候,他起来上厕所,因为他经常有起夜的习惯,那天晚上他看到田亮亮寝室里还亮着微弱的光,他就好奇过去看看,他吗的,一看,他吓坏了,这货正拿着手电筒,对着墙上的一个人影干什么呢,手底下在裤子那里不停的动。

傻子也知道他在干啥了,吓坏了包问了,赶紧的回去,这事儿他都没跟舒平他们说,反正说了他们也不信。女围页亡。

我心想这田亮亮还真够变态的,居然大晚上的自己手动,我又问包问他们这家伙没别的异常了吧,包问说,“额,好像刚刚他出去了,然后又回来了,哈哈大笑的说什么我太高兴了,我太兴奋了,我一定要娶你之类的,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不过听默哥你刚刚说的他拿刀去见班长了,是不是他要娶班长?难道班长答应了这小子,不可能吧,好歹班长也有点姿色的啊。”

“娶他吗!”我骂了句,“就他那逼样,他也配?煞笔呼呼的,走,跟我去看看这小子寝室里到底有啥,太恶心了这人。”

包问说:“行,走,看看去,不行就举报了他,让他以后没法住宿舍,滚去外面租房子去住。”

看我打头阵,他们都来,一起去了最里面的宿舍,没锁门,这小子也不怕丢了东西,是自信呢,还是煞笔?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从寝室里传来,一开门,更浓了,我一看地上,都是臭袜子没洗的鞋子,可恶心了,我骂了句草,就让包问把那些东西踢远点儿,包问说,“这田亮亮就是本性难移,以前在我们寝室就是这德行,不洗袜子不洗脚,成绩倒是好,但个人生活弄的可糟了,特别恶心,一个礼拜之前的袜子,不怎么臭了,风干了,他就拿回来继续穿。”

我摆摆手说行了,“别说了,恶心。”

然后我就看了看墙上,我愣了,一个大大的画像,算是那种大字报吧,小时候初中的时候,经常有那些女孩子买那种什么百变小樱、哆啦A梦的贴纸,其中有一种是一整张的贴纸,很大的。

而贴在墙上的无非就是这种贴纸,只不过人物是个真人。看到这个人,我就愣了下,怎么这么眼熟呢,我就问他们这是谁啊。

当时还没有什么苍老师啊,松老师啊,小泽老师啊等等的人物,不然我觉得这墙上的肯定会变成苍老师。因为这个人,我绝对在某些港台作品里见过,就是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包问就看了一眼,哎呀了一声,说:“默哥,你这都不认识啊,这是某某宝莲啊,演过好多那什么的,什么艳什么勾魂青什么楼之类的,可有名了,身材也是贼好,你看这……咦,这里怎么有水滴?”

包问还去摸,我愣了下,就喊他别摸,因为那是白的。我说,“这么恶心你也摸”,立马他们就反应过来了,舒平还假装生气,拿了根棍子就把墙面上的陈宝莲给撕了,还骂,说:“田亮亮这个变态,不但人变态,思想也变态,啧啧,真想不到我和这种人会在一个寝室呆了这么久,想不到啊。”

包问也是汗颜,说:“默哥,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提醒我,我就……”我说,别说了,就这样吧。看看这货还有什么东西。

我们就往他抽屉里和被子里翻,一翻,果然翻到了不少东西,有那种时尚杂志内衣杂志之类的,不过,最让我生气的是,居然有几张吴提芳的照片,而且,还是吴提芳在寝室里换衣服的照片,虽然没有很暴露,但是,却只是穿着内衣被人偷拍的。

我拿着照片盯着包问他们问:“怎么回事,咱们男生楼还有人爬过去偷拍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