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在金字塔的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包问说,“怎么可能呢,女生楼都有铁丝网防盗窗,怎么进啊?”

听他们这么一说。我也奇怪了,是啊,那地方,就是用铁钳子去掐,也掐不吃来一个可以进去的,只能从正门进。

“那是怎么回事?”

包问说,“这个,除非,这家伙在女生宿舍有摄像头,但这东西很贵,就算他能搞到,他也没法去安装。就算安装了,没理由不被发现啊,女生宿舍那么多人呢。”

他说的没错。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十几块钱给你搞个摄像头出来,针孔摄像头也很普及,那个年代的摄像头,偷拍的那种,都会有一种闪动的红点,看过早期一些港台片的人应该清楚,很多人偷拍女生被发现,都是因为那个会发光的红点。而且,这玩意儿,一两百块,几百块还不一定能买到,还没有专门的卖监控的店,哪像现在,随便找个电脑耗材店就能买到。

“那么就排除这个可能了。会不会是有内贼被人偷拍了?”

包问问道,“那么,谁有手机偷拍呢,看这个模糊程度,肯定不会是相机。”

“她寝室有人用手机吗。”我问道。包问说没有啊。女围页技。

倒是一直沉默的尹志平说道,“我知道,王欢用手机,但她不是吴提芳宿舍的。”

“王欢,我们班的语文课代表,她进入吴提芳寝室拍照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问问她手机是不是丢了就行。”

然后包问问我这些照片怎么办,我说:“还能怎么办,都给我拿走销毁,还有,这些照片的事儿谁也不能传出去,尤其是班长。”

要让她知道自己的照片被这么一个恶心的人亵渎。不知道她还有没有用心在这里继续学习下去。我心里也同时暗暗下定决心,绝对不能再让这货缠着吴提芳了。

包问他们都说肯定的,不会泄露出去,叫我放心。

然而,我们还没走到外面,就碰到了迎面而来的田亮亮。他愣了一下,看到我们手里的东西,以及墙面上损坏了的陈宝莲画像,他立马就怒了,手里的盒饭、水果全都扔到地上,然后怒吼着要来抢。

我一个不注意,居然被他抢走了一张照片,其他的被我塞到了口袋里,我指着他说。“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天天拿着班长的照片做什么,是不是做那种坏事,你还是不是人,你这叫喜欢她吗,你这叫盲目的占有。”

田亮亮吼道,“草泥马的,谁,谁撕了我的女神的画像,谁撕了的。还有芳芳的照片,给老子拿回来,拿回来,许默。我今天下午的时候已经放过你了,你别他吗得寸进尺,这次割破了的只是你的衣服,小心下次就是你的喉咙。”

他嘶吼着,让我交出照片,包问喊他别冲动,有啥话好好说。

田亮亮骂道,“滚,孬种,我不跟你说话,许默,是个男人的,留下我的东西,滚,我不计较你今天撕了我的宝莲画像,给我换一张新的来就行。”

“新的?女神?”我嗤笑一声,“你既然喜欢陈宝莲,干啥还追班长,你有病吗?”

田亮亮还有理了,说陈宝莲只是他的梦想,梦想的女神不一定能实现,但芳芳可以是他能触及到的女神。

我摇摇头,说:“如果我把这照片给芳芳看,她会怎么想?”

田亮亮脸色顿时大变,可想而知他是知道后果的,慌了,“别,别,许默,你别这样,你还给我,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不行?”

我就说:“不行,除非你告诉我这照片,哪儿来的。”

田亮亮顿住了,摇摇头说不能说。我心里一咯噔,看来还有隐情啊,我就逼问他说:“不说的话,我就直接给芳芳打电话叫他来看看,她的这种暴露照片居然在你手里,那你永远别想得到芳芳的心。”

他就慌了,说,“是王欢,王欢,她,她说,她,她崇拜我的数学成绩,要我,要我教她奥林匹克竞赛题怎么做,所以就答应帮我偷拍芳芳,所以……我对不起芳芳。”

他跪下了,流着泪,“但我也是因为太喜欢芳芳了所以才……我冷笑,说这个话你跟芳芳说去吧,照片我收走了,我给芳芳,如果她愿意给你,我就交给你。”

我看到田亮亮那绝望的眼神,但我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第二天一大早,在吴提芳看着我的笑容下,我把照片给了她,她的笑容一下就收敛了,问我从哪儿来的,我就一切都说了,她直接过去质问王欢,并且打了她一巴掌,告诉她以后都不是好姐妹。

王欢估计也是有病,疯狂的大笑了起来,还说:“田亮亮也不容易,喜欢了芳芳这么久,还说,你不他机会不给他希望,他也不会喜欢你,你既然从未喜欢过他,为什么还要伤害他?你老说他有病,你自己难道没病?”

放假倒数第二天,一对好姐妹的闹崩以及田亮亮绝望的跪在大门口,吴提芳直接回家了,最后两天课不上了,以此来逃避。田亮亮看我的时候,那眼神都像是在看吴提芳,还过来抱着我的腿,说叫我联系一下吴提芳,其实我也挺可怜他的,但我一想到那张陈宝莲画像上的水珠的时候,我就恶心的不想理他了,让他滚。

其实到了这会儿我也才知道,那些所谓的重点中学,重点高中,重点大学里的尖子生之中的尖子生,多多少少都是一些思想很极端、很偏激或者是很奇葩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顶尖高手,例如拿破仑,很矮很矮但人家打仗几乎说全世界第一。例如孙膑,腿都没了,写出的孙子兵法还是那么牛叉,等等等等。

成功的人有很多,但站在金字塔的人,多多少少很多脾性都很怪,生活上,也会有一些异于常人的,或者,本身就是个神经病也说不准,例如苏然这个女学霸脾性真不怎么样,但她还算正常,例如田亮亮这个疯子,看他的举动就知道,再比如王欢这个平时名不见经传的女的,居然会喜欢田亮亮的这些疯狂举动,还莫名其妙的支持她,多奇葩啊。

最后一天的时候,我没再看到王欢、田亮亮了,他俩估计也提前走了,至于这田亮亮最后还会追吴提芳还是勉为其难跟王欢这个大胖子在一起,我就不得而知了,反正这人我也能记住他一辈子。

最后一天的前一个晚上,我和夏梦还是见面了,当然了,这丫头太善良,居然还告诉了苏然,苏然这货突然间出现拍我一下吓我一跳,还问我那天的饭菜吃完了么,假惺惺的在夏梦面前给我道歉,我就叫她:“别再装了,喜欢我媳妇就直说,别拐弯抹角。”

夏梦就拍我,说我瞎说啥呢,苏然就叉着腰,一副女强人姿态,说:“怎么了,我就喜欢夏梦,怎么滴了吧,你让不让出手?”

我说:“我不让,夏梦也不同意,也不会喜欢你。”她就笑,说:“那没事,我跟她可以把你给绿了。”

我骂了句草,“你绿一个我看看啊,你拿什么绿啊,你绿啊,你绿啊。”

当时也挺搞笑的挺高兴的,毕竟明天就放假了嘛。苏然最后走的时候让夏梦早点回家,还让我早点送她回去,别占夏梦便宜什么的。我说:“你管的太宽了,你是她妈啊。”苏然叫我滚的。反正我俩在一起碰到就一直老斗嘴,就算她是个美女又怎么样,我就感觉看到她就不爽,就想骂她,她看到我估计也是想骂,就是冤家的那种。

她走了以后,我松口气,跟夏梦说,“梦梦啊,每次你这个闺蜜都能让我少一层皮的,你不能甩了她么,我看到她我就头疼,等哪天我真的因为头疼跟你分手了,那也是赖她。”

夏梦就打我腰,说:“你这个坏人,你还想跟我分手啊,我就赖着你不走了耶。”

她这么一撒娇,而且,还是专门属于我的那种撒娇,我就受不了了,一下某些位置就兴奋了,我就想起等会儿吃完饭,她肯定可以帮我,我就说赶紧去吃饭吧,想吃啥吃啥。后来她说想吃酸辣粉,我就说行,“去吃,哪里的都行,加肉加粉加辣都随意。”

她就问我是不是真的,我悄悄趁着没人看到我俩的时候,用牙齿咬了下她的耳朵,说,“是啊,不过,你今晚得帮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