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会呼吸的痛/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陪着夏梦去吃了酸辣粉以后,顺道陪她回家,回去的路上我就问她老家在哪儿啊,怎么从来没听她说过。她就说了个本县的一个地名,算是一个村庄吧,我也没怎么记得住,反正就小胖以前的那个村,学校里前几名,然后才能到我们解放念书的。

我就说你还挺厉害的,能从那么小的村子里脱颖而出啥的,她就说我打趣她,不理我了。然后我就在楼道里想欺负她,跟她亲了几下以后,我就憋不住了,我喘着粗气跟她说,“那啥梦梦,我可以跟你发生那什么吗?”她就死活不肯。说怎么也要等到高中毕业了以后啊之类的,跟我说了好多大道理,我一看没戏了,没办法,就只能让她手打。

结束以后她问我去她家坐坐不,喝口茶什么的,我心想也行,刚刚累坏了,这会儿坐一下,等下再回去晚点儿也没啥,反正明天最后一天课就放假了,我迟到了或者不上感觉都没啥事儿,就是怕老师会怪罪而已。

我和她进门的时候,我俩是万万没想到,她家里居然有人。她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我俩就被她妈给撞了个正着,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是房东大娘来检查房子什么的呢,就问夏梦这是谁啊,没想到夏梦脸一红,就推我,说:“你快走吧,她是我妈。”

我啊了一声,吓得赶紧就要走,哪知道那大娘就直接叫住了我了,说,“那谁,小伙子,你来下,进来坐。”

我一看,没法走了。人家可是夏梦的妈,都这样叫我了,我还能直接没礼貌的走么。我就进去的时候,喊了声阿姨,然后就进去坐着等着喝茶了,哪知道夏梦那眼神,就像是要杀了我似的,然后等她妈进去里面拿杯子的时候,她就戳了我的手臂一下,说:“你干啥,为啥不赶紧走。”

我小声说,“那什么,都已经进来了,有啥办法啊。行了,你别太紧张了,就说我只是你普通同学就行了。”她就问我,“那什么,万一刚刚她已经看到我们俩那个……怎么办?”我还傻乎乎的问,“哪个?”

她就踩我一脚,说:“你讨厌!”然后就进去帮她妈了,她妈说还有个汤,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叫她留同学吃个饭,然后她又亲自出来了,看着我说,“那什么。小伙,留下吃个饭吧。”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啥,说:“阿姨要我帮忙不”,她就说不用什么的。最后差不多忙完了,她就叫夏梦一起吃饭,此时夏梦把外套给脱了,室内有暖气也不怎么冷,她妈也叫我脱了,好好吃个饭。

吃饭的时候,我还想说啥,她妈就直接说了,“吃饭的时候,最好别说话,影响消化”,我听她这么说,松了口气,能好好吃个饭了,没多久,十来分钟吧,就差不多都吃完了,其实我早就吃完了,就是在等她们而已。

她们吃完了以后,也没忙着收碗筷,夏梦说妈我去收拾,她妈就让她坐下,夏梦就说,“妈,干啥啊。”我这会儿也不知道脑子抽了还是怎么的,居然说了句,“那啥,阿姨,我和夏梦没啥关系,就只是普通同学关系,哦不是,就以前高一一个班的,现在不在一个班了。”

我说完就被夏梦瞪了一眼,然后夏梦妈就盯着我看了下,我心里冷汗直流啊,吗的额,我煞笔了啊,居然不打自招,如果我啥也不说,啥也不承认,估计她妈还不会以为我和夏梦有啥关系,但现在,我估计傻子也能猜到点儿啥了。

夏梦妈笑了下,用筷子点了点桌面,说,“小伙子,你叫啥”,我说我叫许默。她就笑了,说:“许默,挺文静的名字嘛”,我听了脸红了下,说还好阿姨,我爸给取得。她说你爸挺有文化啊,我说,“那可不,我妈都没啥文化,就他读完了初中”。

夏梦妈没继续说我爸,而是看着我说,“许默,你和夏梦在处对象,是吧?”

这句话,直接就把我和夏梦都给电傻了,瞬间出来的一句话,我都没反应过来,就啊了一声,夏梦妈说,“啊什么啊,是在谈恋爱吧?”

夏梦就摇了摇她妈,说,“妈,你说啥呢,人家可是重点班的学生,17班的,经常名列前茅,还考过文理科总分级部第一呢。怎么可能谈啥恋爱啊,你女儿我这姿色,人还看不上呢。”女丽司巴。

“你给我闭嘴!”夏梦妈淡淡的说了句,这让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看来她妈不怎么同意啊。

夏梦妈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我,我就感觉这笑容跟刀似的,我才意识到我还没回答她的话,我就赶紧摇手道,说,“阿姨,我和夏梦真的没处对象,我俩就只是……”

“那你俩在楼道里抱在一起干啥呢?堆雪人儿玩呢?”

我被她冷冷打断,同时,我和夏梦俩人都傻眼了,没想到,她妈一直在那看,也不去阻止,还让我进来,而且还让我静静的吃完了饭,这他吗,忍者神功啊,这么能忍。不过我也知道我和夏梦惨了,不光早恋,还骗家长,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下怎么狡辩都没用了。

夏梦估计还想挣扎呢,说:“刚刚是他送我回来,我眼睛进沙了让他帮我吹吹,所以……”

“行了,梦梦,你是我生的,你那点儿小心思。夏梦妈冷笑,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我还不知道你?”

夏梦眼圈儿红了,说,“妈……”

拉长了的那种声音,听了我都觉得心酸,这是单亲家庭的一种悲哀吗,我突然感觉我和她处对象,是不是害了她,是不是让她妈极其失望,我看到她妈眼泪突然间流下来了,夏梦就在那喊,说:“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她妈就摇着头,咬着牙,说:“梦梦,我送你去上学,以为你大了,懂事了,让你一个人住,自己照顾自己,谁知道,你不但没照顾好自己,你还……你还骗妈妈,你太让妈妈失望了,你太让妈妈失望了。”

我心凉了,经历过萧璐的父母亲以后,我对女朋友的家庭的态度还是有一定的看法和研究的。如果说她妈是萧璐爸爸那种类型的,很凶悍,很聪明,动不动就凶夏梦,逼着夏梦跟我分手,那么,我敢肯定,夏梦就算表面上答应了,我俩也可以暗度陈仓。可是夏梦她妈不是那种强硬类型的,而是直接采取怀柔攻势,眼泪和亲情攻势,这我怎么破?

完全没办法了,我看到夏梦也哭的不行了,说:“妈,对不起,是梦梦错了,是梦梦对不起你,梦梦知道,您一手把梦梦带大这么辛苦,您一个人,没有爸爸在,你太苦了,梦梦不懂事,梦梦以后再也不会谈恋爱了,求求妈妈给梦梦个机会吧。”

我看到夏梦直接跪下去了,我赶紧去拉她,让她起来,她没理我,而是抱着妈妈的腿,她俩就那么跪在地上一起哭,然后她妈就抱着她哭。

大概哭了有十来分钟吧,我都不知道怎么才好了,我也想哭,我意识到了一个很不好的问题,我和夏梦怎么办,以后怎么办,这突如其来的妈妈,让我不知所措。

后来她俩起来了,一起收拾了碗筷,洗了碗以后,她妈出来,我大概也知道呆不下去了,就说阿姨我想先走了。她就叫我:“别忙,等会儿,梦梦有话要跟你说。”

我当时腿都快跪下去了,真想求她们别说了,也许那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我心里还不会那么难受。但如果那两个字真的说出口了,无论是谁说出来的,另外一个人,甚至两个人,都会痛的喘不过气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