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岳母大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我却迈不开脚来,我想直接跑掉,跑出这个屋子,去躲避。去逃避,不想听夏梦跟我说话,也不想听夏梦她妈跟我说什么反正我就是难受,不敢听结果,我怕结果万一是那两个字,那怎么办。

可是我又想知道结果是什么,哪怕有一线生机,我也想知道,所以此刻心到提到嗓子眼的那种感觉,应该很少人能体会的到。

没多久,夏梦就出来了,眼睛红红的,应该是没少哭,我不用看我自己的德行。也知道我肯定也没少流眼泪,但我没敢让夏梦妈看到,我怕丢人,好歹,我也是个男生。

先是夏梦妈过来,说,“小伙,你过来。”我唯唯诺诺的走过去,说是,阿姨。

她就看着我说,“梦梦把你的情况,也跟我说了,你俩都是好孩子,你也是重点班的孩子,对吧?”

我点点头。不知道下一刻,是不是会让我痛彻心扉的话,我有点不敢听,但不得不听下去。

“可能你们俩现在才高二上学期,对学习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但越到后面越难,尤其是高考,整个高三所占的分量才是最重的,你们等于是迈进了重点大学一只脚,另外一只脚和半个身子还在外面,你们就洋洋得意了,这样的话,以后会吃败仗的,你知道吗?”

我没说话。

夏梦妈继续跟我说,“许默,你是好孩子。处对象这种事儿,现在,属于早恋,改革开放那几年,早恋要是被全村里知道,那可是要通报批评并且绑在柱子上由自家人抽几十鞭子给全村人看的,如果通奸,那可是要浸猪笼、活焚的,你可别说我吓唬你,这个事儿,我不是没见过。”

我身子一抖索,其实我也听说过,但跟我们这一代没关系,跟我爸爸那一代好像也没关系。跟我爷爷那一代有关系,大概跨越了五十年左右的事情,我信,但我觉着跟我和夏梦的事儿八竿子打不着一起去啊。

夏梦妈笑了下,说:“你可能觉得好笑,我跟你说这个干啥,好了,我也不多别的,说说现实,说说你和夏梦现在的处境,你呢,也不是一定稳定级部前几名吧,偶尔也会掉出重点班的名次范围内。如果哪天你掉出去了,你怎么办呢,你父母会不会担心,你离重点大学的脚步是不是又后退了,你自己会不会对自己失望?”

我说:“我有信心,阿姨,只要我肯努力,我有信心,我也有这个本事。”

我确实相信自己。她点点头,说:“有信心,有能力是好事,但你能确保你这个信心留到后年的六月份吗?你能确保你到考场的那一刻,你还有信心吗?你就不怕这期间发生什么事,把你的这份信心给挫败掉?”

“再说了,你相信你自己,你相信夏梦吗,你可知道,她从初中一直到高二以来,第一次考的这么差,仅仅只是文科,级部19名,11名之差,差点就掉出重点班了,如果夏梦掉出去了,这个责任谁来负,是你花钱去请校长给个面子让她重回重点班呢,还是我去找关系?”

“我想,许默同学,你没有这个财力,我也没有这个人脉吧。”

夏梦妈的话虽然有点难听,但是事实,不过她这个11名之差有点离谱了,总共重点班也就三十个人,她算是中下一点,有必要这样吗。

我看着她妈说,“阿姨,这次考试仅仅只是夏梦有一道题没有作对,要是我提前教会了她数学方面的一些技巧和捷径,她就不会犯这种错误了,阿姨,你相信我,我数学成绩,现在怎么说也能在级部上排的上号,肯定能教上夏梦的,你放心。”

“哦?”夏梦妈眼睛挑了挑,说:“你还有这本事?”

夏梦一看有戏,就在旁边推波助澜,我也大肆的为自己吹牛逼,她妈好像也不是那种不好说话的人,后来听夏梦说,她妈也是受过大教育的,初中读完了没考上高中,要是考上了,她家现在早就发达了,我心想也是,那个年代的大学生高中生很值钱,跟现在泛滥的不一样。

最后我俩成功的忽悠了她一半,当然了,她也是将信将疑,然后盯着我说,“那行吧,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别忘了你刚刚答应了我的,你要把自己的成绩和夏梦的成绩,在以后的每次月考期中考里保持级部前十,否则的话,你离夏梦远点,另外,你俩别想再跟我来跨越男女之间的行为,我会突击检查,说不准哪天我就出现在这里,出现在学校,要再被我发现一次,直接棒打鸳鸯拍散。”

她话虽然说的狠,但至少有余地,我和夏梦都很开心,夏梦还在那破涕为笑,说:“老妈英明,我最爱老妈了。”

夏梦她妈就抹抹眼泪说,“还不是为了你这个臭丫头,看你刚刚那一副要死了的样子,还和这臭小子俩人一唱一和的糊弄我这个老太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俩说的这话里的水分有多少,行了,既然你们能努力,你吗我也不是老古董,谈恋爱,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过,尤其是高中生,在国外,可能初中生就已经恋爱的也不少。”

夏梦就说:“妈你还去过国外啊,你怎么知道的呢。”她妈就翻了个白眼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傻瓜。”

从她家出来的时候,夏梦还送了我一下,不过我就只让她送我到胡同口就让她回去了,期间我还想亲她一口的,她就赶紧拦着我,娇嗔道,“你忘了刚刚被我妈偷看了呀?还不知道教训。傻蛋。”

她这么说我也没辙了,然后我问她,“那什么,我俩以后咋办啊。”她就看着我说,“能咋办呗,还不就跟以前一样,我妈难得这么开明,你还不快感谢我妈。”我说:“那肯定得感谢岳母的,嘿嘿。”她就骂我:“臭不要脸的,这就开始叫岳母了,咱俩还没结婚呢。”

然后她又跟我说反正过年了,这段时间我们也见不着,她要回那个村,开学以后她还得惩罚我两个月不理我呢,不然苏然又要不乐意了,所以她就有更多时间好好学习,这样她成绩起来了,她妈自然就不会说了,还让我把数学这个强项发挥到极致,只要我还有利用价值,她妈就不会让我俩分手。

我当时听了摸摸鼻子,说:“我还挺可怜的,还要有利用价值才能跟你在一起啊。”她就歪歪嘴,说:“谁让你忍不住在楼道里就跟我亲热了,被我妈瞧见怪谁啊,幸好咱俩是侧着身子的,不然,让她瞧见那个什么,咱俩就肯定没戏。”女余乒弟。

我就说:“那行,你回去吧,怪冷的,别冻感冒了。”

我自己坐车回去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挺害怕的,这幸好她妈是没瞧见她用手帮我那什么,要瞧见了,我俩肯定都得死翘翘,小小年纪就干这个事,那还了得?想着想着我自己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笑完了以后,在我的斜对角的地方,有个人冷笑一声,“笑的跟个傻比似的。”

我脾气也不好,这会儿就立马火了,也不管车开的猛不猛,直接就站起来了,对着那人吼了句,“草泥马的,你说谁呢?我笑关你屁事。”

因为旁边周围也没谁笑啊,除了我以外,他肯定是在说我,可把我气坏了,本身被夏梦老妈撞见我就不爽了,这回回个家,坐个公交也被人笑话,我得讨个说法。

哪知道我还没等到他回话,车刚好一个拐弯,差点撞到一辆小推车,所以又是一个急刹车,然后,我整个人就因为惯性,超前奔了过去,扑的一下,撞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骂我的人。

她惨叫一声,我这才愣了下,是个女的?因为她是戴着帽子,比较冷,穿着是那种中性化的卫衣,所以从背后看不出来是个女的,以为是个长得比较瘦的男的呢。我刚说了句对不起啊。哪知道这女的直接就转过头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巴掌,甩在我脸上,这下我刚刚才聚集起的歉意,在这一刻全部化为灰烬。

怒火,滔天。

“草泥马的,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

我狠狠的一把抓过她的头发,愤怒的不行,是个女的,就可以这样娇蛮任性,“不就是不小心撞到你一下么,你刚刚还他吗骂我傻比呢,撞你一下怎么了,这不是刹车我没站稳么。”

正当我要一巴掌甩过去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这女的,我认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