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放假/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发泄了几下心中的不满,就睡着了,第二天没上几节课,老师就跟我们说回家的时候可以把高二下学期的内容温习一下。我们重点班的进度肯定是要比其他班的进度要快的多,因为我们这一周补课就是学习的下学期的内容,让我们最好有点危机意识,还把田亮亮这个反面教材给拿出来举例,说不努力,还乱来,打架,抢劫同学,这些事儿干出来,肯定是上不了重点班的,咱们重点班就三十个人,都是精益求精出类拔萃的学生,让我们别把自己的前途拿来开玩笑。

放学的时候,我也没看到田亮亮。就只有包问他们跟我打了个招呼,问我去不去吃饭,我说我不去了,收拾东西回家了。我就自个儿去了寝室。把东西给收好,哪知道电话却响了,我接起来,是吴提芳的,问我放假了不,我说刚好回寝室准备东西,她就跟我说了几句寒暄的话,叫我小心点别落下东西,回家注意车什么的,就是关心的话语,我就说,“这有啥。我老大爷们的,还能被撞死不成”,她就说,“这几天就算了,等过年期间可别说这种话了啊。”

我就连忙说:“行行,大班长,你都回家了你还惦记着我的安全呢啊,真是太感谢了。”她就骂我,说:“你说啥呢,好心没好报,让车把你给撞死吧,傻瓜蛋。”我就笑,问她提前回家舒服不,她说舒服啥啊。被我爸妈给墨迹死了,烦死我了,早知道我就不走了。我说:“不走?不走你会被这个奇葩给烦死的。”她就笑,说也对,然后叹气,其实我还是挺伤心的,没想到王欢居然会为了这样的一个男的背叛我们的姐妹情谊。我就说你们哪有啥姐妹情谊,无非就是你是班长,人家听命于你这个班长而已,有啥情谊可言。

她就说我说得对,以后不会再那么傻了。我最后问她以后怎么面对田亮亮,万一以后又见了怎么办。她就说,“他要再敢缠着我,我就敢死给他看。”看她这么贞烈,我吓坏了。说:“使不得吧,反正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儿,你告诉我,我保证让他好看,让他在解放呆不下去。”

她就说谢谢我了,后面又说了几句话就挂了。

回去以后,我爸也好像是提前回来了,一家人,一起吃了个饭,挺融洽的,我爸就问我学习怎么样之类的,我成绩单什么的,他们还没看,我就给了他们,徐妍是早就知道了,我爸还不知道,我爸看了以后,大手一挥,居然给了我一千块,破天荒的那种,我怎么都没想到。

我爸说,“默默,你别觉着爸小气,该奖励你的,爸一点都不会小气”,我当时心里挺开心的,自从我给家里赚了四五千块打工的钱以后,我基本上没拿过家里的钱了,后来徐妍告诉我家里的条件改善了,我爸还答应我,要不了半年,就可以从这个破地方搬出去了,好歹,搬个交通便利的地方,也不至于过成现在这样。

我就跟我爸说,“爸,其实也不用那样,反正我住校,主要是你委屈了妈,我觉着搬不搬都行,为了妈好一点,我觉着你搬个稍微小一点的,但是干净,交通便利的地方就行,主要是方便你俩,我倒是无所谓,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许默了。”

我爸好像眼圈儿都有点红了,看着我说,“默默,你懂事了。”然后过来摸我脑袋,我说:“爸,别这样肉麻行吗。”

我爸突然间盯着我说,“我忽略了一件事,你和研子现在这么好了,都能直接喊妈了?”

他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是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居然已经开始习惯了喊她“妈”了。我脸羞红了,低着头不好意思说啥,就恩了一声,我爸哈哈大笑说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倒是徐妍,拍着我爸的肩膀说:“你说啥呢,孩子不一直喊我妈呢么,你这人咋这么后知后觉呢……”我爸就傻乎乎的笑,还点了根老旱烟,问我要不要,我就接过来就抽了,徐妍看到了,就骂道,“可不得了,你这老子,让孩子抽烟,你带坏他了都。”

我爸就笑,说:“你这个妈比我这个亲爸还着急呢是不?”徐妍也脸红了下,说:“等着晚上收拾你的。”我爸就说他好怕。女序乒亡。

看着他俩,我就想起了我亲妈,眼睛不知不觉间就模糊了,我妈在九泉之下,也是希望看到这样的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吧,我们家虽然现在很穷,但比以前有钱的时候好太多了,以前我老觉着徐妍就是为了图我爸的钱来的,但现在,我已经不是这样认为的了。

过年的时候,我和我爸亲自上了我妈的娘家去了一趟,还去看了我妈的坟,我爸亲自给她上了点酒什么的,那种家里酿的酒,说是我妈年轻的时候爱喝,我也眼泪流的哗啦啦的,想起小时候,要没有我妈,估计我就死翘翘了,为啥,因为好几次我发高烧,都是她大半夜的把我背去医院,忙里忙外。

后来长大了,我也知道了发高烧要是一直拖着,那肯定是危及生命的,要不是我妈,我估计我真的玩完,听我外婆说有一次大过年的晚上去医院,人家医生护士值班的也就一个,医生都不在,那护士又打不通医生的电话,我就一直在那哭闹,发高烧都到39度了,吓坏了我妈,后来折腾了好久,那医生才来,应该是吃年夜饭打鞭炮没听见电话声音,不过我总算是救过来了。

我爸在坟上跟我妈说话,说让她放心,他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照顾好默默,照顾好整个家的女人,是个好女人,还说默默早先不知道我的苦心还一直埋怨我呢,这不,才一年多的时间,他就懂事了,也承认了那个人是妈妈。

后来到我上坟的时候,我就跟我妈说了,说本来我是不认这个妈的,但因为她对我真的是跟亲妈似的,所以我才认她。但我没有背叛亲妈,在我心里生我下来的永远就只有你一个亲妈,是无可取代的。我是当着我爸的面儿这么说的,我也不怕他告诉徐妍,如果徐妍误解我,没法理解我,我也没办法,我觉得亲妈就是亲妈,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哪怕是徐妍。她虽然已经做的够好了,但她毕竟不是我亲妈,我只能说孝敬她,对待她跟妈妈一样,但真的没法做到跟亲妈一样,可能以后我可以做到,但不是现在。

跟外婆聊了挺多的,我爸临走的时候还塞了一笔钱给我外婆,外婆还不要,说给小默默吧,听说你们在县城里也过得不好,房子都卖了吧,家里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孩子还要上学,给我这个老太婆干啥。

我爸就硬是要塞给她,外婆就跑到我这里来,要塞给我,我不敢要,赶紧跑了,但是看外婆在追我,我看她走路蹒跚的样子,跑步也是,感觉像是要摔倒了似的,我赶紧停下来,她就塞我兜里了,我爸赶紧吼我,叫我拿给外婆,我就冲他眨眨眼。最后我离开之前,偷偷在外婆的兜里塞进去了,反正她发现不了,也丢不了。

回去的时候徐妍就问我们去我亲妈那里看了没,我爸说去了,然后她又问怎么样,我爸就说没怎么样,就看看。徐妍就哦了声,又问我怎么样,看见我亲妈了还好不,我没理她,就进去了。我不想撒谎,确实太想我亲妈了,感觉跟徐妍这么亲近背叛了我妈似的,心里很内疚,但也没办法,只能说等时间来让创伤抹平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