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是我入戏太深(二合一大章节)/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沿着街道一直走,我就走到我以前住的那附近,也就是我爸以前开的店那里,已经是别人的店了。虽然有点哀伤,但也没办法,我当时心里就暗暗下决定,以后的某一天,我一定要把这店给买回去,让我们一家再搬回这里。

并不是说这地理位置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赚钱,而是,我觉着从哪儿跌倒就该从哪儿爬起来。

想起以前小时候过年,在这条街上,跟我小叔一起放鞭炮,打烟花,那种升天老鼠,还有摔炮、擦炮等等。玩的都不亦乐乎,可是现在,感觉就剩我一个人了似的,很孤单,但又没办法,人生总是要自己适应孤独。有些路,是自己选的,就好像小叔,铁窗内的他又何尝不是孤独的呢。

望着那些小孩玩的不亦乐乎,有的把擦炮塞进路边捡来的易拉罐里。看着那易拉罐被炸到半空中他们那开心的笑声,真是想回到小时候。

不知不觉,我自己也笑了,傻傻的站在那看着小孩玩,看着小孩儿笑。突然间发现自己还是蛮怀念这条街的,突然间我听到有人往我这边看了一眼,骂了句,“傻比。”

怎么说呢,我不认为他是在说那些小孩儿傻比,相反的,我确认对方肯定是在说我。百分百确定。本来我就够寂寞够落魄的了,怎么是个人看到我就骂我傻比,怎么能忍。于是我回头看看这人,没想到居然是个女的。我就更来气了,好像碰到了让我不能发泄的萱萱似的。

我气势汹汹的冲过去了。也不管现在是不是大过年的,我忍不了了。他奶奶的。我就喝到,“是谁骂我傻比?”

我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我在说谁,也是不言而喻。她也懂,她就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心里骂娘了,这人是不是也有神经病,骂了我以后不但不生气,还一副玩味的样子看着我,是真有病吧。

可是很快我就有点纳闷了,这女的长得不错啊,是真的不错,要用现在的比例来喊的话,她肯定是7.5分以上,有林志婷那么高,身材也有那么好,而且,还有不输给璐璐的美貌,可以说是,比卓小雨稍微差一点点,但也不输给她的另外一种风格。

咋说呢,一眼看上去,她很魅惑,我相信见多了女生的男人应该都清楚,有一种女生天生就一副媚骨似的,看了就觉得她有点骚,她就是这种女生,而她偏偏看起来很年轻。

“是你骂我傻比?”

就算她长得漂亮身材好,可是那又怎样,这就可以骂我傻比了,我是这么好欺负的人么?

她就笑眯眯盯着我,看的衣服,看我的身材,看我的鞋子。

因为我家里这会儿也不是富裕的,我爸给我买了双鞋子,耐克的,还是假的,肯定是假的,但那么大的耐克商标,我都觉得脸红,后来想想也没什么,人穷志不穷嘛,这有啥的。

她就说:“是。”

我骂了句,“你还笑得出来,草,啥意思这是,凭啥骂我傻比?”

我下一句估计就是,你是不是有神经病?可是很快我笑不出来了。

她喊了我一声,“默子。”

我愣了下,没听清楚,问她,“什么?”

她就笑,“默子,好久不见了啊。”

这下我整个人都呆滞住了,甚至一个擦炮飞过来,我都没来得及反应,响了以后吓坏了我俩,我就骂了句草,把那个几个小孩子臭骂了一顿,那几个小孩怕我,就远远地跑开了,不过他们好像不是真的怕我,在远处还骂我呢,我总不可能说是这么大的一个人过去跟他们小孩斤斤计较吧,我也就没去管了,而是紧紧地盯着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孩。

是女孩吧,因为,她比我年龄还小呢。

我揉揉眼睛,仔细的上上下下看了看她,她的脸,她的轮廓,我敢说我百分之百哪里见过,绝对是见过的,但我就是想不起来了。

再仔细看,我好笑看出点门道来了,我指着她,喊道,“沙雪?是你!!”

我这下可以完全肯定了,这货肯定就是沙雪,可是她这形象,完全跟以前不一样啊,以前那个她,短头发,留着个男生头,经常跟我们男生泡在一起,打闹,捉迷藏,玩游戏,打电动,留着个男生头,做个假小子,可以说,从小学一直到初中,基本上她就是一个绝对的丑女的存在,没人喜欢她。

而且不少人还鄙视她,长得太丑,太矮。

可是眼下这个沙雪,这,这怎么可能呢。168,将近一米七的个子啊,都到我肩膀这里了这脸蛋,虽然上了妆,但我确定她长得肯定不赖,因为一个人的本身品质不行,就算再怎么化妆也变不了美女的,而她,此刻就是一个绝对的百分百美女,不管是卸妆还是不卸妆。

这怎么可能呢,丑女大翻身么?

我还记得当初,我们小学毕业的时候,我们学校的两个老大,还有一个校外的混子老大,都是小学六年级和初一的老大,对着沙雪一顿暴打,为啥,因为沙雪嘴贱。

当时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的那两个老大原本是兄弟,还有那个校外的老大,三个人,都是玩的很好的兄弟,后来因为一些事三个人闹起来了,在后山山头上打群架,那天我去看了,那个时候的我是个孬比,不敢跟他们斗的,但我知道一点他们的内幕。就是狗咬狗,因为一点小事闹矛盾,发展成为三个势力的内斗。最后打着打着居然哭起来了,两个老大哭了,最后一个没哭,但三个人,立马和好了。

这时候,人人都不敢说话,沙雪说话了,说:“哭个几把哭,还是不是爷们。怎么不打了,打啊,刚刚不是要死要活的么。”

沙雪,怎么说呢,她虽然不是当初的六年级第一丑女,但也是倒数前三的丑女了,因为那时候第一丑女还有一个天生侏儒的女生,还有一个天生兔唇的女生,稳居第一第二。所以沙雪就是第三丑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说你要是个美女的话,估计他们三个老大不会说啥,也就调戏你一下,不会打你什么的。巨页反血。

但那个时候,谁会怜香惜玉啊,我感觉男生一直到了初二初三以后,才会对长得特别好的女生怜香惜玉,但对沙雪这样的男生头男人婆丑女,这时候说了这种话,就是死翘翘的存在,我还记得当时,三个老大,轮流打她。

手下的人倒是一个都没动,就他们三个老大,一边打一下,比如这个老大把她打到右边,那个老大再打回来,跟打皮球似的。我们也不喜欢沙雪,她本身小时候就很贱,喜欢告老师,喜欢跟男生厮混,抽烟,耍流氓,等等。

那时候沙雪就哭,就说:“你们算什么老大,欺负我一个女生。”

有个老大就说,“扒开她裤子看看她是不是女生,就这男人婆样子,估计是男生装的吧,娘娘腔!”

不过后来还是没扒,就只是扒了衣服而已,可惜的是我们围观的这些人,不但没有任何同情心,反而还觉得很解恨,因为沙雪也得罪过我。因为她家在我家附近,玩捉迷藏的时候,我也会叫上她,还有我小叔,还有附近的小伙伴们一起玩,这货就老是把我们去游戏厅玩的事情告诉她爸妈,她爸妈自然会跟我爸妈说一嘴,那我不就遭殃了么,所以我和小叔都恨她,不喜欢她。

所以她被三个老大打了以后,我还在那高声喊好!她那时候也不喜欢我们,后来她为了报复我,把我家的窗户给打烂了,还不承认,最后我爸打了我一顿,认为是我打烂的,她栽赃我。我气得要死,就想哪天逮住她打一顿,可是都找不到机会。有一次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了,她跑的那个快啊,一下就跑回家了,我能说啥,她都回家了,我就勉强放过她了。

但后来我还是找到机会了,狠狠教训了她一顿,好像是踹了几脚吧,她把她打哭了我才走的,她就骂我,说我怎么怎么是搅屎棍,怎么怎么孬比,对付那些老大没本事,欺负她有本事。我也没理她。

后来她也没县里念书,一直到高中我上了解放中学以后,她好像是搬家了还是怎么的,一直没出现了,反正一个丑女,我还天天念叨她干啥。

可是,此时此刻,那个以前跟我是仇家的女生,那个丑的全校都嫌弃的女生,这会儿站在我面前,亭亭玉立的样子,让我都忍不住想要抱一下,但我忍住了,心想,不会是整容了吧。

可是身高怎么整?就这么两三年,她就长这么高了?

如果是她的话,骂我傻比,确实情有可原,我和她,做仇人了那么久,虽然不是深仇大恨,但我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我,我俩见面就要打架的。

谁叫她小时候那么贱。

她看我惊呆了似的看着她,她就笑了下,说,“默子,你还是这么2,看着小屁孩打鞭炮,有啥好笑的,看你笑的跟个傻比似的,我真忍不住了。”

听她这么说,我立马不愿意了,骂了句:“草,老子就刚刚来这里走一会儿,看看小时候玩过的街道,玩过的游戏,笑笑,怎么了,碍着你啥事儿了?”

“不碍着我啥事儿,但我看到了,就想叫你傻比。”她就笑,这一笑,我看的都呆了,他吗的,这么美?还是会那个我认识的沙雪么,不行不行,不由得跟以前那个沙雪结合在一起,的确,这个眼眶,这个下巴,这个轮廓,还是跟沙雪很像很像的,但是,要说她就是沙雪,我觉着是整容过了。

不过我没说出口,我俩是仇人,没啥好说的,就算是现在,我都能感觉到她深深的敌意。

张口闭口的傻比骂我,看在她现在是美女的份儿上,我不跟她计较那么太多。

只是指着她道,“行了啊,沙雪,念在我们很久没见的份儿上,好歹相识相知一场,我不想跟你吵,你滚吧,别烦我。”

看她这样儿老想跟我吵架似的,我也烦闷,如果她还是以前那副模样,丑了吧唧的,我倒是可以不介意,大骂一场,可她现在这样,我都不太忍心骂,啧啧,确实是美女。也就是我现在长大了,对美女真的没啥太大抵抗力了,再说了,不好大过年的乱骂人。

她看我这样没心思跟她吵,好像就默默的走了吧,我也乐的清静,本来呢,我和她算是几年没见了,叙叙旧啥的,可她一口一个煞笔,受不了。

一路走到以前的那个小小篮球场,以前在这里打过篮球,跟小叔,跟小伙伴,还有其他人,如今,都走了,不知道去哪儿了。我找了个地方坐下,这会儿也没人打了,但这里至少清静一点,没人放鞭炮。

可是没多久,我的清静又被打破了,一个女孩,好像是哭哭啼啼的,在一边儿的草堆上坐着,虽然现在是冬季,但这里的有些杂草还是很茂盛的,我往那边看了过去,一个女孩儿的身子,瑟瑟发抖,我愣了下,这背影,不是我刚刚遇到的沙雪么?

算了,当回好人吧,反正我也很无聊,对她的恨,也不是那种对刘峰的深仇大恨,就是小时候彼此讨厌而已,没啥深仇大恨,我走了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喂,喂,咋了这是?”

她回头的时候,看到她的脸,我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