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沙雪的爱情/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拍拍手掌,抓着烟花烫的头发说,“老子开学可以在解放高中等你来报仇,可惜呢。高一高二两年了你也不来报仇,是不是孬了?”

烟花烫骂我:“草泥马,许默,有种的定点”。我说:“定点可以,你随时挑时间,不过,你还不够资格跟我约定点,叫你老大来约我,我还潇洒的把电话号码留给了他。”

拉着沙雪走的时候,她看我的眼神都变了,我说:“怎么了,不认识了?”她说:“你会装比了啊。”我说:“那可不,好歹是解放高中的老大了。”她就说不信,其实我这话也有水分。黄卷毛还没走呢,老大这个名号虽然迟早是我的,但现在还不是。

不过我也没脸红,要说解放高中现在最大的势力就是我的,我说我是老大也没啥不行的。

她看我沉吟了下,说我就是在吹牛逼的,我说:“你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我要不是老大,我是你养出来的。”

她就咯咯笑说:“信哦,看默子你现在的身手,就知道你这些年打过不少架了,是吧。”我擦擦鼻子得意的说,“那可不,大小不下一百场一年吧。”她就哈哈笑,我说:“你笑个屁啊笑,刚刚不跑,你知道多危险么,要是我不救你出来,你得会被这些混混给吃了。”

她就装傻。说:“吃了?怎么吃啊,用什么吃啊。”

我用手指推了下她的脑门,说:“你说用什么吃啊,你个小丫头片子,还跟我装清纯。”

我记得小时候,她就被人脱过裤子,我也曾经围观过,那时候小,但她还是知道男女之间的那种事的,后来她就哭了,跟家里人说被男生给那啥了,她家里人就笑。说才多大的男生啊,估计那什么都不行,怎么可能把她那啥。这事儿后来还传到我爸妈耳朵里,我爸还问我有没有欺负沙雪呢,我就赶紧说没有。那时我还不是混子,所以我爸也都相信我。

但现在她跟我装清纯说她不懂那个事儿,我是肯定不信的,六七岁,七八岁就已经懂这个事儿了,现在装清纯有啥意义。

她就笑,说:“我赌他们都是有贼心没贼胆的。”我就冷笑,说:“瞎说啥呢,万一你吃了亏,好歹也是我带你出来玩的,你爸妈也认识我,万一说是我占你便宜把你怎么怎么样了,那我咋办?”

她突然间笑道,“那你就将错就错,娶了我呗。”

我当时那一瞬间心里有点激动,他吗,心想要真能娶了个大美女回家,还是以前的发小,我爸也都还认识,她爸妈也都认识我爸,我小叔,那也还挺好的,算是青梅竹马吧。可我也知道她就是开个玩笑,我就骂了,说:“你别瞎几把说,反正这次是我救了你,你别不承认,以后再碰到这种场合别上去了,多危险。”

她就笑着说,“有啥关系呗,反正早就不纯洁了,装什么处女。”

听了她这话,我直接愣住了,不过我也没回话,可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对了,她,是不是找了男朋友了,她今天在那里哭的那么伤心,是不是因为男生把她甩了什么的,而她说的早就不纯洁了,对啊,她以前就是那么个男人婆,大咧咧的,找了对象,怎么可能不做那啥。那她已经不是处了?

虽然我和她不是对象关系,但我还是觉着挺惋惜的,这是男人的通病,就好像你知道了你一直关注的女主播突然间爆料出她已经被潜了的那种感觉一样,虽然跟你没关系,但心里还是有点惋惜。

我俩往回走的时候,看着她那好像又伤感了的模样,我就没再多说啥了。

倒是她最先打破的沉默,她问我还跟着许风屁股后面混呢么,我就沉默了,说了句,“我小叔进监狱了。”

她啊了一声,还说你别开玩笑,我叹气,大过年的,我说:“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么?”她就愣了,问我咋回事儿,我就把我这一年大概怎么成为高一老大,怎么跟着小叔混,怎么跟吴琼兄弟还有赵明飞斗的给讲了一遍,不过我去把赵明飞的毒窝给端了这些隐秘的事情我倒是没说。她听我说完,看了眼我说,“许默,看来,你也经历了不少事啊。”

她唯一一次没叫我默子,因为她以前叫我小莫子,就是太监的那种意思,意思是我以前很孬,我以前也确实如此,念书,不喜欢当混混。但现在不一样了,我长大了。

她突然间问我,“想不想知道我的事?”

我看着她,跟她找了个咖啡店,幸好还没关门,就进去坐了坐,我其实早就想问了,但她一直不说,我也没辙。但她现在主动要说,我倒是挺高兴的,她说的时候也挺沧桑的,她去的她妈的娘家那边念的书,才两年时间,她就长的这么高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发猛了似的长高,那时候开始她就学会了打扮,在那边跟这边不一样,因为这边的人已经都认识她了,都知道她是假小子,丑女,但那边的人看她长得个子高,打扮一下还不错,也就没人说她是丑女了,渐渐地有了自信,就越来越漂亮了,所谓的整容根本没这回事儿,她让我仔细看了看,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没整容,再说了,她家里也不是啥有钱的家庭,怎么整容。

她比我小两届,这不,我都高二了,她今年初三,这一年里不少人追她,她当然也选了一个,但是,经过了半年的恩爱相处,她发现那个男的好像背着她和另外一个女生搞到一起去了,她也是偶然间发现的,但她不忍心去跟那个男的分手,好歹是初恋。

另外就是,她还没揭穿那个男生,那男生现在处于一脚踏两船的境地,如果她揭穿,可能的结果就是分手,就在放假前的一天,她还亲眼看到那个男的跟那女的去学校后门的小旅馆,去干什么可能不用说都能猜到。所以她难受,以前她不相信男生,恨男生,就好像恨我,恨以前欺负她的那三个老大似的恨男生,但后来她慢慢的可以接收男朋友了,现在却成了这德行。

虽然我已经猜到了是这样的,但我却不好意思出言嘲讽她,她已经这么惨了,把自己交给了那个男的,那男的却这么对她,我咬咬牙问她,“那什么,你那男的叫什么,你在哪个学校,我可以带人过去帮你。”

她摇摇头说:“不用了,我等开学以后再问问他吧,如果他肯改过自新不跟那个女的继续来往,我可以选择不知道这件事,再说了,如果他不爱我了,你帮我打他又有啥用呢。”

我骂了句草,“这样的贱男,不打他,我不废了他的,敢这么欺负你。”

她就笑我,说:“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干嘛这么帮我。”我就萎了,不知道怎么说了,我说:“好歹,你也是我的学妹,算是我的妹妹吧,发小妹妹,怎么的也得帮帮你吧。”

她就破涕为笑,说:“怎么以前我俩也是仇敌啊,怎么你这么帮我了。该不会是看我长得好看吧?”

我就心想你说的真他吗对,不过我嘴上不能这么说啊,我说:“草,你咋说话呢,好歹我现在也是个老大,我又不是没女朋友。”说着,我就把照片给调出来给她看,我说:“你瞅瞅,这是我女朋友,不比你好看么?”

她看了下夏梦的照片儿,说:“是不错,你们学校还有这种品种,确实挺好的,但你这咋证明是你的女朋友啊,你随便拿个美女的照片儿就说是你女朋友,我怎么信啊。”

她说的也对,我和夏梦也没有合照啊,我怎么证明呢,我就急了,突然间我发现手机里还有和萧璐的合照,很亲密的那种,我就给她看,“那,这是我前女友,也不比你差吧?”

她就哟哟哟的看了几眼,说:“确实不错,那啥,默子,你现在这么有本事了啊。”我说:“以后别几把叫我默子了,叫我默哥,不然我揍你。”

她就笑呵呵的,然后喝完了咖啡以后我问她怎么样了,现在说出来了,好多了不,她就说:“好多了,谢谢你,默子。”看她还叫我默子我也没辙了,就由着她去了。

最后我和她告别的时候,我问她为啥回来这里,她就神秘的笑了下说,“以前小时候在这里长大的,就来这里看看,看看能不能碰到以前的朋友,玩伴,没想到别人没碰上,碰上你了。”巨吐以划。

我说:“可拉倒吧,赶紧说重点,为啥回来的。”她就说主要是她爸带她回来,而她自己出来,是因为以前虽然男人婆,但喜欢过一个男生,一直到她走,她都没跟那个男生说过,也没跟任何人说过,但这份第一次的暗恋的人,她想再看看。我就问她那她见到了没,她就苦笑,说没见着。我就笑,说你暗恋的不是哥哥我么,你不是见着了么,她就骂我臭不要脸,然后留了一个我的电话,我的qq就走了。

然后的几天过年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估计是回去了吧。

大年初四的时候,我爸把我从网吧里叫回来,喊我赶紧回来,家里来了个重要的客人,我心里寻思是谁呢,一回去以后,我惊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