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刘子铭也不是啥好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说:“不单单只是工作,还有出去放风的时间,也挺珍贵的,我总不能天天闷在那里憋几年吧。那我会死翘翘,我还宁愿到外面去看看天,看看地,看看草地和花丛。”

他跟我说,本来这次他是提前申请了,再加上在外头有金野的势力的帮忙,应该是十拿九稳大年三十的时候可以申请出来两天到三天的,因为赵明飞都申请出去了三天,就是大年三十。

听他提到赵明飞,我愣了,问小叔,“小叔,赵明飞,也在你们所里呢?”

小叔点头。“他比我严重你也知道,我再过个三年多就可以出去了,他时间还长着呢,可是不知道怎么了,我听说他居然减刑了,而且减的很快,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在外面有势力在帮他。”

“也就是因为他吗的抢了我的名额。才使得我初四才能出来。”

小叔说了我才知道原来里面申请出来,只能你出来了,人家就只能拖后再出来,不能同时出来两个人或者以上,因为我们这里的看守所比较小,不跟那些省城大城市能比,那里的警力比较充足,一次性出去两三个杀人犯倒是没什么,随时都有人跟着的,确保没事才会放出去过年什么的,还是要交不少钱,保证金什么的,还要有头有脸的人给签保单才行。

听了小叔这么说。我就直接愣了,怎么说,这金野也是城里四大势力之一的老大,我就问小叔怎么回事?

小叔偷偷跟我说,“许默,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猜的错了,可能,金野大哥以后不打算用我了吧,五年出来以后,我啥也不是了,跟社会没法接轨了。他能保我一次,保不了我无数次,这次也是我自己杀的人跟他无关,所以他不帮我,我也不怪他。我一直把他当好大哥。”

我一下就怒了,一拳头捶在床板上,骂道,“小叔,我就他吗知道这姓金的不是好东西,什么玩意儿这是,我就说嘛,他的势力那么大,怎么减刑这么拖拖拉拉的,过年还不给你找找关系让你回来,还比不上一个卑鄙无耻的赵明飞能早出来,你说说,小叔你为了金野付出那么大,是不是不值?”

“行了,默默。”小叔叹气,“有些事,你不懂,金大哥他已经做的很好了,就比如,我在监狱里如果没有他的庇护,我以前的仇人,金野的仇人,以及赵明飞,我可能就死在里面了,你知道么?”

“还有,默默,你是我侄子,也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和兄弟,你觉得,要是没有金野的庇护,那些知道我的人,认识我的人,我的家人,我爸妈,你爸妈,能安然的活的这么自在吗?”

许风嗤笑一声,“你是不知道,我帮金野做过的事,对有些人的利益伤害的有多大多严重,金大哥能做到这一点,能保证你们的安全和我的生死,我觉得,他已经尽力了。”

听小叔这么说,我也无力,我就颤声问他,“小叔,那我,我爸妈,难道随时都处在危险之中?”

小叔笑道,“不然你以为呢?赵明飞为什么在里面还可以耀武扬威,就因为在外面有人帮他,他有东西让外面的人感兴趣。可以说的是,赵明飞绝对是攀附了城里的四大势力之一,或者是其他更有权势的势力,不然,他不可能在犯了这么大的事儿以后还能活的这么自在。”

我想想也是,那次我还没被救回来,他就是构成了杀人罪,就算我没死,也是杀人未遂,而且,那些毒针,那么多,判他个十五年二十年都是少的,具体多少年,我也不太清楚。可是这样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居然还把他大年三十放出来放风过年,呵呵,可想而知这他所仰仗的势力。

可我把我的想法给说了一遍,以及我把赵明飞弄进去,还有我发现他在老胡、老李这两个老人那里跟狗一样的事实告诉了小叔,我说,“这赵明飞,把这批货给弄到警方那里去了,还进了监狱背叛了他们组织,照理说,应该没人帮他才对,应该是不但没人帮他,反而想他死的人更多,因为,他随时可以暴露这个组织出来威胁到组织的安危,又有什么势力愿意帮他呢?”

听我说了一通以后,小叔陷入了沉思,说:“许默,你忽略了一个问题。”我问他是啥。

他说,“这可以有两种解法,第一,他攀附的势力,也许就是想抓住这个组织的尾巴的人,就是那个老胡老李的大仇人。所以他们想从赵明飞的嘴巴里问出点什么来,有利用价值。第二种解法就是,依旧是这个组织里的人威胁他,如果他敢说出去,就不给他担保,让在死在监狱里,他就不敢说出去,还继续为组织做事,将功赎罪。”

“而第一种解法,这个毒针组织为什么不杀死赵明飞,可能因为赵明飞只是接触到了组织的外围部分,那个什么老李老胡,都是外围人员,就算暴露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组织的人不需要封口也没什么。”

听小叔这么说完,我立马全身都冰凉了,没想到,在我看来简简单单的,却被小叔说的这么复杂,这么可怕,人心险恶啊,我不知道的还是太多了,我还就是想老老实实做我自己的高中生好了,那些社会大哥争夺势力什么的,我真的不想牵扯进去,我就想小叔能好好的。

我还跟小叔说了一下刘子铭铭哥的一个表弟的弟弟,也就是立威跟我闹过,铭哥还把大长毛和黑野猪给叫去帮忙了,我跟他们打了一次,后来南哥帮我的事儿。

小叔微微咋舌看着我说,“许默,不得了啊,你都跟大长毛那种级别的人交过手了?”

有小叔这话,我立马觉得自己可自傲了,不过我说:“还是输了,后来是南哥跟他谈判,铭哥才放手的,不过铭哥说了,对小叔你可是很欣赏的,但因为被金野给抢走了,不然,他早就提拔你为他的手下大将了。”

小叔听完以后,哈哈大笑,说,“默默,你还真是太嫩了。”

“你以为,疯子南要是没有背后的金野,铭哥凭啥给他面子?你以为,这只是疯子南帮你就没事儿了?”巨长阵技。

其实我也知道,金野可能是帮了我,但我就是不想承认这个害了小叔的社会大哥的好。

小叔说,“这个刘子铭也不简单,虽然我挺佩服他的,但他这个人,许默,你能不接触就不接触,如果你非要接触到城区四大势力,我宁愿你跟金大哥牵扯上关系,也不愿意你跟刘子铭扯上关系。至于他那什么对我很欣赏,只不过是估计想把我和金大哥给离间掉,你知道吗,默默,那次我给金大哥扛罪进监狱,就是这个刘子铭为了坑金野大哥,但刚好我在那里,所以就给金大哥给顶的罪你懂吗?”

“什么?”

听了这话以后,我直接惊呆了,居然还有这回事。

我内心都被震撼了,上位者的那些勾引斗角,尔虞我诈,我真是没办法理解,几句不经意间的话,都是他们的计谋,我也差点成为了他的棋子,难怪那时候铭哥想给我家里点钱,就是为了让金野对我和小叔产生怀疑,以为我们背叛他了,以后就不会再有人帮监狱里的小叔了,这样,小叔在里面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好个阴险的铭哥!

“行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了,我难得出来一次,聊点儿你的事儿吧,默默,听说,你又换女朋友了?”

我一口口水差点没被小叔这话给噎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