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与小叔的夜聊/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问小叔咋知道的,小叔说:“那还用说,肯定你妈说的啊”,我就嘟囔了句。“净知道瞎说”,整的我在小叔面前大红脸,不知道说啥才好。小叔笑了下,说,“小伙子还跟我装呢哈,我听说,还不止一个女生住过咱家?”

虽然闭了灯,但我依旧不敢接话,就含糊了说了句,也就那样呗。他就笑我说:“当初你喜欢的那个,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姑娘呢,咋了,被你甩了,还是你被甩了?”

我说了句:“都不是。”他就问我咋回事儿。我就大概的说了下,说到最后骂了句,“反正无奈的很,她就这么走了。”小叔沉默了会儿,在黑夜之中问我,“默默,你就没想过有一天把她给抢回来么?”

我说:“我想过,我不止一次想过,不止一次做梦梦到过那样的场景。可是,我现在都不敢想了,因为我觉得自己无论如何离那一步都很遥远,要发财,要出人头地,要平步青云。真的没那么容易,但我会试试,我不会放弃。”小叔说:“行,你有这个志气,我倒是可以推荐你去跟金野大哥谋个差事,也比你念这个书强。”

我说:“不去,他都把小叔你害成这样了,他能是啥好人。”小叔说:“金野大哥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能让你平步青云。”我说:“这样的平步青云我不稀罕。”

小叔就笑,“反正随你选择,你要念书,也有出路。本身你念书念的也不差,名牌大学,名牌本科,到时候出来飞黄腾达也不无不可。到时候你小叔出来,就能看到默默你出息了,你可得带带小叔我啊,哈哈。”

他这么说,我心里也酸,可难受了,一想到四年后,我可能就已经大学了,按照时间来算,差不多大二了吧,那时候我基本上也已经能确定自己以后的路和轨迹了,小叔这四年在里面就白呆了,沦落到还需要跟我混的地步,那多惨啊,想到这里我就安慰小叔,说:“小叔你说啥呢,什么跟我混,我许默,一辈子都只配跟小叔你屁股后面,给你当个尾巴,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别说那些莫须有的话,你小叔一天是我的小叔,就一辈子是我小叔,哪怕你是个杀人犯,你就是个强。奸犯我也认你。”

小叔一脚把我给踹下床了,骂了句草,然后哈哈大笑,说:“你个小比崽子瞎说啥呢,你小叔我能干那种事么,行,有你这句话小叔我也值得了。那以后,小叔出来捡破烂,装垃圾,扫大街,你跟不跟?”

我说:“屁话,你扫大街,我就扫二街,你捡破烂,我就装破烂,提破烂,然后帮你去卖钱。”

突然间,我发现自己的后背,被一个硬硬的东西给抵住了,我和小叔是背靠着背睡的,但现在,他好像转过身来了,想抱我,却没有办法伸出手来,我回过头,把小叔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摸到了他的脸颊旁边好像有点湿湿的,小叔,居然也会流泪?我愣了。

他骂了句滚,然后把我又踹下去了,说:“你小逼崽子,成心让你小叔丢人呢?”

我就哈哈笑,说:“丢啥人啊,都自家兄弟,我不也哭了么。”他就说:“我能跟你比么,你就是从小就是孬比犊子,一天到晚眼睛里流马尿的。”我就嫌他看不起我啥的,他就笑,“咋了,想让人看得起,就别成天流马尿,一个爷们,天天流眼泪像什么话,跟个娘们似的,怎么服众?”

最后我和他都不说话了,然后沉默,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最后笑的我俩都没力气了,才不笑,我问他喝水不,我帮他去倒,他说行,我就去倒水,回来以后,喂给他喝,他突然问我,“那你现在,是跟那个叫什么萱萱的在一起咯,我见过她,长得挺好的,还是你学姐,是吧。”

我尴尬的咳嗽了声,说,“小叔,又是我妈跟你说的吧。”他说:“啊,咋了。”我说,“那什么,不,不是这个。”他说:“不是啥啊你还解释呢啊,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说:“不是,小叔,你误会了,我不是要辩解什么。我女朋友不是萱萱,是,另外一个。”他就:草,我说:“你别踹我了,再踹我明天起不了床了,疼。”

他就收住了脚,说:“你小叔别的你没学会,风流不羁你倒是学的板板的,是不?你欠收拾了是不是,整的这么花心,给谁看呢。”

我就给他解释,说不是,他说:“什么不是,就是,一下这个一下那个的,你是情圣啊?”

我就给他大体说了一下我和夏梦的事情,以及我和萧璐分手以后那段时间的事情,小叔这才算是理解我似的点点头,说:“你也跟我似的,有这么多的事儿呢啊,看来你的感情经历,也挺坎坷的”,我就叹气,说:“谁说不是呢,人家的感情,一马平川一帆风顺,而我呢,坎坷的不行,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不适合恋爱,可是,这不我都没法拒绝,夏梦就走进了我的生活,一个喜欢了我一年多默默支持我的女孩儿,我能拒绝吗?”

小叔听我这么说,就看着我说,“默默,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做人得有良心,我给你个忠告,不管你交了多少个女朋友,你只要记住一句话,人家没有对不起我,我就一定不能对不起人家,这是我们许家男人做人的基本准则。就好像我大哥,也就是你爸,他表面上给你找了个后妈,大家都误会他,连你这个做儿子的也误会他,其实,他是答应了你亲妈的请求,才给你找了个娘。”

他说完这话的时候,我直接愣住了,“什么,我爸,是答应了我亲妈,所以才给我找了个后妈?”

小叔叫我小声点,说:“可能我大哥还没睡,你声音大了万一他醒了过来打我一顿怎么办,我可不想在监狱之外的唯一一个夜晚还被自己亲人打,那太悲催了。”

我就赶紧声音小点,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说他也是听他爸妈说的,然后告诉了我,我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原来我一直误会了我爸,他是为了我,才一直遭受这样的不白之冤。我说:“我以后一定得对我爸好,孝敬我爸爸。”小叔说:“就算他对你不好,你也得孝敬,这是咱们为人子女应该做的,可怜的就是我爸妈了,我这样没出息,在监狱里待着,不能经常看看他们,尽尽孝道,只能等以后出来了再做补偿了。”

我说:“小叔,你别急,你的份儿,还有我呢,有空我就去看看爷爷奶奶。倒是你那里,为啥每次我想去看你,我爸和爷爷奶奶都不准呢,而且还不让看守所那边准我去探望你。”巨双央巴。

小叔说,“也许是因为我爸妈想保护你吧,他们大概多少也知道一点我的前科的事情,毕竟他们是我爸妈,我为谁做事而犯了事进去了,因为什么事进去的,他们肯定会去查,多多少少看守所的警会告诉他们一些,他们自己再去打听大厅,城区也就这么四大势力,我爸妈当然是知道了。”

我突然间愣了下,说:“小叔,你说不会爷爷奶奶早就知道在背后帮我们的金野了吧,所以他们才故意让我爸和那些看守所的人不让我去探监,就是怕我出危险。难说,我爸也早就知道了呢。”小叔摇头说,“这不可能吧,别瞎猜了,那个啥,你困了不。”

我就问他是不是困了,我说:“那行,困了就别聊了,怪费脑子的,出来了难得睡一觉,好好休息吧。”

他就没说话了,可是,我怎么忍心,又怎么能睡得着,小叔难得能出来两天不到的时间,我怎么舍得把这时间就这么睡过去,我都想把一分钟拆成一个小时来用,来陪小叔度过在外面的每一分一秒。

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太想念小叔了,也许,只有在他这里,我才能毫无隐瞒的把所有的自己表露给他看。在我爸妈那里,我都只能表露出一半,甚至更少的自己,感觉就是有代沟,不好说,但在小叔这里,我却丝毫感觉不到什么叫代沟,什么话都可以说,什么隐私在小叔这里,都不算隐私。

我可以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心跳的声音,当然我好像也可以听到小叔呼吸和心跳的声音。我拼命的想要自己去睡着,睡醒了以后,也许我还可以跟小叔玩玩,毕竟明天还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到了晚上他才回去的。所以我要养足精神,可是我却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过了大概半小时,我看看手机,果真,我自己折磨了自己半小时都睡不着,实在是睡不着,突然间,我听到了我小叔说话,说:“许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