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信任/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下,他就问我,“你也没睡着?”我就笑了,说:“是啊。小叔你怎么不睡啊。”

他说:“你个臭小子,我倒是习惯了,我就是怕你没睡好,让你先睡来着,谁知道你也睡不着,那行吧,咱们聊聊。”

我一听他要跟我继续聊,我就兴奋的不行,他就说了,他平时这个时候也是睡不着,也是看看铁窗外的天空,比这个窗户小多了的窗户,比这个天空小多了的天空,可以说。那地方就是可以用小时候学的一个成语故事,坐井观天来形容那地方的视野,太险隘了。

所以现在他突然间在这里睡,不习惯了都,感觉这里的月亮比监狱里的大,还园,还亮。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可酸了,我激动的说:“小叔,我一定努力。好好学习,争取以后能帮到你,就算帮不到你,四年后你出来,我也能让你成为百万富翁,到时候。你就是不用工作,也不会跟世界脱轨。”

他就噗嗤一声笑了,说:“默默,你没做梦呢吧。”我就坚定的说,“小叔,我决定了,真的。”

他说我决定啥了,我说,“我决定了,四年内,赚一百万,一定要。这不单单是为了小叔你,也是为了我自己。为了萧璐,为了争口气。你知道吗,没钱,没权。也混得不好,这日子有多难受,被人骑在脑袋上拉屎,像蚂蚁一样碾压,这种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

小叔看着我,久久的不说话,最后,叹息了口气说,“默默,曾经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我走的路跟你走的不同,我走的是混的路,以前的刘子铭,现在的刘子铭,他刘子铭也没有什么裙带关系,更不是什么高管大势力大混子的后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靠自己发家的混子,先是混成了解放高中,唯一统一了体院和高中部的大混子,后来接触到了社会上的势力,慢慢的跟瘸子哥他们斗,混,最后从中脱颖而出,成为城区四大势力之一,这其中,不难说,他用了一些非常的,卑鄙的手段。这也算是一个草根走到最后的成长史。所以,有了他的前车之鉴,我,你苏平哥,还有疯子南,这些人,都抱着这个梦想,在走,在走。但是,有几个人能真正走到最后,笑到最后?”巨双央划。

“几乎没有几个,有几个人能是不择手段的刘子铭?也几乎没有。”

“所以可想而知,混这条路是一条不归路,小叔为什么不让你混,是为了你好,不是为了让你别步我的后尘。因为这条路太危险,也太难实现平步青云的梦。”

我就跟小叔说:“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努力,把学习搞上去,我不混,这个所谓的老大不老大的,我也不是很在乎,但我就只有一点要求,人家不惹我,我也不会去主动欺负别人。我不混,我也不是什么老大,不会会欺负别人,不惹事,但不代表我怕事,要是有人欺负我,欺负我的兄弟我的女人,我照样会揭竿而起。”

“这样做,对不对,小叔?”

他就笑着摸摸我的脑袋,说,“对,这才是我们许家的男儿。”

最后聊着聊着,聊到许家的老祖宗去了,我还问他,“我们家的老祖宗姓许,跟许仙有啥关系,是不是真的跟白素贞有点啥啊,我们哪个会不会是白素贞的后代啊啥的。”他就打我,说:“你个小兔崽子,脑子里装的都是糠吗,读书读傻了的。”

我就笑,我俩一起笑,都笑的跟个煞笔似的。

后来小叔问了问我苏平的下落,芮帆、黄卷毛,以及当初的七匹狼势力那些人怎么样了,我就照实说了,小叔有点黯然,还说看来,都这样了。我就说,“倒是芮帆这人,我有点看不透他,他还有个红颜知己,在高三的,我也说不上名来。”

他就笑,问我是谁,我就说我也不太清楚。就没再说这个人了,倒是黄卷毛,小叔说,“这家伙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你就冲着他使劲儿揍,这高中老大的位置肯定是你的,既然高一高二都服你管,高三的又怎么样,黄卷毛我在的时候他就是个废物,你怕他干啥,也就是你,要我早就平了他了。”

我就苦笑,说:“小叔,他服你,但他不服我啊。”小叔笑了下说:“也是,你小子还缺点儿火候。”我就踹他,说:“小叔你故意贬低我呢。”

我俩又闹腾了一阵,突然间,小叔安静了,我也安静了,我以为他要睡了,哪知道,大概又过了十分钟,我都快睡着了,他问了我一句,“语音怎么样?”

我揉揉眼睛,没听清楚他说的谁,问他,“谁啊?”他说,“王语音,怎么样了,你看见她了没?”

我当时一下就来了精神,看着小叔那希冀的眼神,我有点不忍心打击他,就跟他说了实情,把我知道的也都说了,小叔那双眼睛在月夜下,好像没有任何波动,我心里就奇怪了,难道他不难过吗,王语音可能背叛了小叔,他不愤怒吗,他就这么进去里面了,王语音这么快就有了新欢,我不愤怒才有鬼。

小叔摇摇头,问我是不是在想他为什么不怪她。我说:“是,小叔,这王语音也太不是个东西了,才跟你分开多久啊,我就碰到了她跟个男的,虽然她不情不愿的,但她要是不跟他们出去玩,能那么大半夜还在外面厮混么,这完全就是不把小叔你放在心里。”

小叔嗤笑一声,说:“你小子,你要再敢说你小婶子一句不是,我就废了你。”

我说:“小叔,你到了这会儿了,你还说她还是我小婶子,她也配?”

我又掉下床了,我说:“小叔你能轻点么,我要被踹废了。”他就说了句,“该,谁叫你乱讲话的。”

然后,接下来,小叔讲了一句话,让我铭记了一生。

“默默,有的人,认定了,就是一辈子。即使,你和她不在一起,分开了,也是一样。她在这个世界的那个角落,而我,在世界的这个角落,但我,依然相信她绝对没有背叛我。我们,就好像心灵相通了一样,即使我蹲在那鸟不拉屎的监狱里,她也应该相信,我的心里,还是有她的一分天地。即使她在外面跟别的男人夜不归宿,我也应该相信,她,不会轻言背叛我。”

“我自认看人很准,第一个看的就是你许默,我没看错人,第二个就是赵明飞,他永远都是我的敌人,第三个就是王语音,我敢说,如果她会背叛我,那也是被家族婚姻被逼的,但她的心,绝对,一定,以及肯定,不会背叛我。”

我的心,被小叔跟震慑的突然颤抖了起来。

信任,这就是彼此之间的信任,爱情的力量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么伟大了,一年不见啊,他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来,是盲目,还是什么,其实我自己也在怀疑小叔的话,也在怀疑那天王语音给我的解释,我也不禁动摇了,小叔说的对,王语音,她有她的苦衷,她不会背叛小叔,小叔都坚信,我又有啥理由不信呢。

我看了眼天上那一轮圆月,再换想我自己,信任?我也能做到的吧。我能相信千里之外的萧璐,哪怕她在江家少爷的床上,也不等于她的心她的灵魂背叛了我。也许,我欠缺的,只是这种彼此之间默契的信任。我看了眼小叔已经在打鼾的脸庞,捏紧了拳头。

我默默的心头念想:璐璐,即使,我是说即使,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吧,你的心,还是属于我的,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