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终见萧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个声音,我立马知道不妙,他吗的,要转过身来。他看到是我,我就完了,我就尴尬的咳嗽了声,说:“谁叫我啊,哎,头有点晕,回去睡觉了不通宵了。”

鸭少他就一步步走到我这边,我已经在走了,他骂了句:“草,让你站住你没听见是不?”

他说完这话的时候,我就猛的一下开始跑,往对面的马路上跑,一看我跑,那鸭少就骂了句:“草,就是这逼崽子。追,追!”

我心想可不能被他们给包了饺子,赶紧的往大路上跑,尤其是那种有十字路口的大马路,如果我被逼死在胡同里,那我可就完蛋了,铁定就是死翘翘的节奏。

我这边跑,他们追,也幸好我平时也被人追过,而且还跑过一千米的比赛,这些家伙被我累死了都追不到我,鸭少的人都在后面喊,说:“你麻痹的比兔子跑的还快啊,有种的停下来,老子跟你单挑。绝对不围殴你。”

我心里骂了句草。谁信啊,到时候单挑群殴还不是随你意思么,任人宰割的我还有选择?我就吼,“谁停下谁煞笔,你有种的追上我啊。”

他就骂咧咧的说你等着,“追上了你弄不死你,逼玩意儿。”

等到跑了四条街的时候,他们还在追我的没几个了,我回头,发现鸭少他们都累得够呛。我笑呵呵的捡了块砖头,冲过去,说:“你吗的,欺负我们外地人是吧。你们省城的牛逼了是吧,草泥马的。”

一砖头拍他背上了,他一下就惨叫着倒下了,不少人还想打我,但已经没啥力气了。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傻了还是怎么的,还装比的说了句,“老子叫许默,有种的来找我报仇啊,老子在解放县城解放中学。”

当时觉得自己可牛逼了,一个外来人,对付将近十人,硬是抓不到我,被我当猴子耍,还被我打了他们的老大。

后来累得够呛,看看周围也够偏僻的,找了个很小的旅馆,二十块钱挺贵的,一晚上,但是不隔音啊,尤其是床板都跟着隔断间在那晃动,那一晚是我在外面过的最难忘的一个夜晚,没怎么睡,那男的一直在说话,我就从未见过做那种事还一刻不停的说话的男的,简直有病,我真想骂他,后来听他和里面的女的的对话,发现这人还是个老板级别的,我已经累得不行了,不想得罪人了,就随便睡了。

醒了以后感觉全身都疼啊,都累,随便找了个水龙头打算冲一下,发现是冷水,只能洗个脸,随便整理一下就出去了。临走的时候看了眼隔壁的房间,不也是个小隔断间么,我心想这男的真能装,大老板,还住这地方,谁信啊,那女的也是,够贱的,喜欢听人家吹牛B,还真信了似的。

刚出去就发现手机在震动,接过来以后发现是林志婷的,问我找了不,我就把她给臭骂了一顿,还把我昨晚上的遭遇给说了,这货就在那幸灾乐祸,不过当我说到鸭少的时候,她惊愕的说,“你得罪他了,你完了。”

我问她啥意思,她说鸭少是省城四少之一,也是最小心眼最记仇也是最色的一个。他有个亲戚是省城的社会哥,很吊的,还说我肯定死定了,回不来了。

我骂了句草,“这么叼,那他还去嫖干啥,神经病吗。”林志婷说:“你不懂那些大公子哥的心思,哪里是咱们能揣测的到的?”

我就在那骂,说:“揣测个毛线啊,怕他咋的,都是大老爷们,谁也唬不住谁。怕他个毛线,有种的就来干。”

其实我这时候已经后悔了,打了他就打了吧,还把自己名字留下了,我就以为他是个平常小混混,稍微有人脉一点的二世祖而已,没想到,居然还是个人物,不过已经留了,要他真的找我我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我也没忘记此行的目的,就跟她随便敷衍了两句警告了两句让她别再骗我,要再找不到萧璐我就干死她的,她就说放心吧,这回保证不会耍你了,我就赶紧的出发了。

这回倒是挺顺利的,KFC这种建筑物也比较好找,随便问个人也能知道,当我看到KFC那熟悉的店面装潢的时候,我都恨不得抱着人家的牌子亲两口,这一路上走的,可累人了,同时,我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马上就要见到萧璐了,我该怎么面对她呢。

我还特意找了个网吧,往厕所里一钻,进去洗了个脸,又买了牙刷啥的,把自己至少弄的干净了点儿,这才出来了,就往KFC里走,进去推开门就是欢迎观临肯德基,我都听腻了,其实我来这种地方吃饭的次数不会超过五次,就我长这么大以来,对这地方不是很感冒,也没有电视上那些小孩那么着迷于这种东西。巨系来弟。

带着帽子穿着制服的服务生问我需要点什么,我就直接了当的跟她说找人,有个你们这里的服务生是我朋友,我找她一下。她哦了声,就没理我了,说:“你打电话给她叫她出来吧,我不知道你找的谁。”

我说:“我找萧璐”,那女服务生愣了下,然后说,“哦,你找璐璐啊,那你等会儿,我去后面叫她一下。”我说:“不用了,我过去找她呗,可以不,我是她男朋友。”

我此时此刻的激动心情已经不能用言语所能表达了,她看了我一眼,说:“不对啊,你是她男朋友,好像不是吧,我看经常有个挺帅的男生来接她啊,不过也没事,你进去吧,她在里面洗碗呢。”

我给她说了句谢谢,然后就往里面去了,路过炸鸡的地方,有两个男生在忙,又路过一个洗碗的地方,我发现这里没人啊,我就问那个炸鸡的男生,萧璐呢,他说:“哦,你找萧璐啊,是她朋友吗”,我说是,他说,“在后门外面洗呢,这里放不下那么多餐具。”

我走的时候听到那个男生更另外一个男生在那嘟囔,说:“一个女孩子,这么拼命干啥呢,长得也还不赖啊,嫁个好人家比什么都强吧。”

这个KFC店不算大,那她洗什么碗啊,应该也没多少餐具需要洗啊,我到了后门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到后面是个类似后花园的地方,但这里很脏,排放了不少污染物,都是餐饮业弄出来的,旁边好像是个大酒店吧。

走着走着,我就停住了,整个人我都没办法迈开脚步了,背影,仅仅只是熟悉的背影,以及那种感觉,我敢百分百确定我没看错人,这一次,绝对没看错。

我感觉呼吸都有点急促了,那种感觉,就好像三四年,五六年未见面的亲人一样,可是,我和她就仅仅不到半年没见而已,我就已经这么想她了吗。

难道,在我的心里,她的分量,还是很重很重的吗?

她正在忙碌,在一个洗碗池里洗碗,为啥这么说呢,因为那里堆着很多的碗啊。也许很多人现在已经看不到这副场面了,那个年代很多来城里打工的,都是从洗碗开始,但是现在的工作多样化,做什么的都有了,洗碗工的工作也就比较少了,但在那时,洗碗工可是很多人常做的,尤其是女生来说,第一不用出卖色相,第二还挺安全,就是累了点。

那么大的一个洗碗池,堆了大概满满的四五桶的碗筷、餐具,却只有一个萧瑟的背影在那忙碌着,她那小小的身子,小小的手,虽然带着护手套,但连个凳子都没有,只能蹲在那里,一点点的洗,洗了一个又一个,好像洗不完的碗似的。

可是,她的表情却那么的安逸,好像没有任何委屈似的,心安理得的那种,我看了都心里难受,她,一个花季少女,原本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那片十八岁的天空,可是,大过年的,年才刚刚过完,却要在这里洗碗,这会儿,我也知道了,萧璐所谓的打几份工的意思了,她不光是洗KFC的餐具,还有这里两家大酒店的餐具也要洗,而且,就她一个人吗?

我已经忍不住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璐璐,璐璐,你怎么在这种地方受苦。都是我对不起你,要不是我,你爸爸也不会那样吧,也许得罪了人是一方面,但因为你和我的事情闹的你爸爸变成这样变成植物人,也有我的原因在里面。

我刚想上前的时候,却发现大酒店的后门被推开了,一个大胖子女的,一脚跺在旁边的污水池上,那些水就溅射到萧璐的身上,她惨叫了声,那大胖子女的哼哼道,

“快点的啊,客人们赶着用呢,你这么多洗到何年何月啊,昨晚上就该做好的事情,你现在还在这忙活,还想不想干了啊,那我跟老板说叫她开了你,你一个女孩子显然是做不完这些的。”

萧璐熟悉的声音传来,她急切的道,“别这样,胖胖,对不起,我昨晚上我爸在医院里出了点状况,我就赶紧赶过去了,我妈忙不过来,所以才耽搁了,今早还没怎么睡,我五六点就过来了,这不是已经洗完了一盆了吗?”

“一盆,一盆够个屁,你又不是帮我们酒家洗的,要不你滚蛋吧。”

说完,那个叫胖胖的女的,就嚷嚷着过来拉扯着萧璐,萧璐就说,“别,别这样,胖胖,别告诉你妈,我还需要这份工作,求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