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跟我走,这工作别干了 为“ymc201700 ”玉佩加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璐已经在哽咽了,胖胖冷哼一声,狠狠一把推倒了萧璐,萧璐整个人坐在了污水里。哭了起来。

胖胖冷笑,“真不知道你这人有啥好的,居然有人开大奔来送你接你,狐狸精的鬼样子,有什么用呗。”

“你给老子闭嘴!”突然,她们的身后传来了我的声音,我冷冷的盯着那个死胖子,又丑又胖满脸都是油不说,那身材啊,就跟水桶似的,看了我就恶心,我吼了句,

“草泥马!”

同时我飞身过去,一脚就踹在胖胖的肚子上,这货的身子还软绵绵的。我踹了都感觉挺舒服,这货身子就倒在了地上,还骂咧咧的,“哎哟,我草,哪儿来的傻比,是狐狸精你找来的人是不,你还想不想干了。”

“干你吗!”

我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对于她对萧璐的这种行为,我杀了她都不够解恨的,草泥马的,我又给了她肚子上踹了两脚,她就嗷嗷叫说不敢了,我才放过她,最后她推开门进去酒家的时候。恶狠狠瞪着我。“你别他吗走,还有你,小妖精,老娘叫人轮了你!”

然后就砰地一声把门关了,因为我已经打算上去踹她了,她就赶紧跑了。

静,不是一般的静,只能听到萧璐站起来的声音,而我,回头的时候。发现她在盯着我看。

熟悉的脸,陌生的眼,仿佛轮回了千年才等到的你。我又见到你了,璐璐。

我看着她的脸。已经没有了以前那么光滑细嫩,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油腻腻的东西,应该是在这里工作多了的缘故吧,我心里好疼,好难受。

她也看着我,眼睛里闪动着泪花,我看着她,我眼睛里也是泪水在打转。

我挠挠头,本来心中有千言万语的,尼玛这时候屁也说不出来一个,不知道开场该怎么说啊,说你好呢,还是好久不见,还是你受苦了,还是你怎么会在这里工作,很多问题,我都不知道先问哪个好。

倒是她先开口了,“你,默默,你怎么会来这里?”

她这话一出口,我眼泪就下来了,吧嗒吧嗒的,我都忍不住了,她这副鬼样子,看了我就难受,我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璐璐,你。。”

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就是难受,就是不停的流泪,看着她这样,我心里太难受了。

“快说话,你怎么会来这里的,默默?”

我就跟她说了林志婷的事情,她告诉我的,萧璐就笑了下,果然还是说了啊。我就问她是不是单独见过林志婷,她说是,然后我看她这样身上脏脏的,我就说,“走吧,别干了,这里太欺负人了,赶紧走吧,我带你去开个房间洗个澡,你身上这,这是人干的吗?”

“不,默默,我不走!”

她拉住了我,“我还有这么多碗筷没洗完呢,我得干完,不然我的工作保不住了,我这放假期间好不容易找到的兼职呢,其他地方都不收我。”,我说:“这工作要了干啥啊,做毛线啊做,这不是坑爹工作吗。”

就在这个时候,大酒店的那个后门被哐当一声打开了,然后出来了两三个彪形大汉,后面跟着刚刚那个被我打了的胖胖,还有一个比她更胖的女人,应该是老板娘吧。

那老板娘嚷嚷了声,“好哇萧璐,我好心收留你让你在这里做兼职,你他吗的还敢叫人来打我女儿,你不想混了是吧。”

萧璐就赶紧解释说:“不是的,老板娘,你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

“不是个屁”,胖胖骂了句,“她就是个狐狸精,妈,你没看到么,好多来这里的男的,都是冲着她来的,我就看出来里,她就是个狐狸精,今天还敢跟我顶嘴,还找人来打我。”

“还有那个男的,别给我客气,往死里打,出了事儿我顶着。那个胖胖气急败坏的道。”

三个彪形大汉就朝着我过来了,要把我围起来之前,我已经找了个快砖头,一下就闷在一个家伙的脑袋上,因为我知道我要不先下手,我肯定要完蛋,多次的打仗经验告诉我,得赶紧速战速决,这地方易攻难守,我被围起来包饺子那就完蛋了。我放倒了一个以后,剩下的两个立马表情严肃了起来,没把我当小孩看待了。

可是我的打架经验可不是他们这样的人能比的,没多久,又被我放倒了一个,最后一个看着我的时候,咬着牙说小逼崽子,“你今天别想走了,敢这么对我兄弟仨,你完了。”巨系豆划。

我骂了句:“草,怕你不成,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也没用,老子比诸葛亮厉害,三个傻比。”

估计是胖胖那边看我这么猛,眼神都亮了,不过很快她们就知道自己危险了,那个胖胖就喊了句,“妈,再去叫人,不够,这小子挺猛的,快去。”那个老板娘哦了声,就赶紧过去了,这时候,萧璐还在那想解释呢,胖胖就又是一个嘴巴子过去,扇的萧璐整个人栽倒在地上,我一看不好,就上去救璐璐,抬手就给了胖胖一嘴巴子,哪知道后面那个大汉偷袭了我一下,一脚踹我屁股上了,疼的我差点没狗吃屎。

我气坏了,上去就是不要命的打法,没几下他就跟那两个兄弟一样倒下了,说:“你走吧你走吧,疯子你疯了,你走吧。”

我知道他是认输了,也没理他,拉着萧璐就走,我说你没事吧,我摸摸她的脸,问她疼不疼,她说:“不疼,默默,怎么办啊,我的工作。”我骂了句:“草,工作个屁,我养你,要什么工作啊。”

我气死了,从酒店正面就直接出去了,刚好碰到那个老板娘,她还没叫到人呢,就叫着她老公过来了,看到我拉着萧璐出来,就哇呀呀的叫,说:“你个死贱人,带着男的来闹我们这里是吧,工资你也别要了,你滚吧,好心好意收留你,真贱。”

然后就让那个男的教训我,说我打了他们女儿,那男的点了根烟,问我:“混哪儿的,这是什么意思。”我笑了下,把他的烟拿了下来,一下按在他那光秃秃的脑袋上,他惨叫声,我骂了句,“是你吗的意思,欺负老子的女人,你还他吗的还问我什么意思,我去你吗的!”

他捂着脑袋蹲了下来,那老板娘还没反应过来,没想到我这么果断,我就赶紧拉着萧璐跑,萧璐估计跑的脚软了,我就背着她跑,她就在那哭,说:“怎么办啊,默默,我这没钱了,我爸的医药费,怎么办,默默。”

我就叫她别哭了,说我会想办法的,问她家里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吧。她就说了个哦,然后我就打车,她突然间拉住了我,说不用了吧,去那边坐525就行了。

我那个暴汗啊,“坐公交,璐璐,你确定吗,我俩这样子,公交车也不收啊。”

我看了看她,她看了看我,我俩都笑了,最后没辙,打了个三轮车,三轮车大概是在2011以后,大部分省城都开始绝迹的,但很多乡村还有,但在我高中那个年代,还有很多,而且主流就是这种,的士都是有钱人才打的。

三轮车也没嫌我们脏,一路把我们开车送过去的时候,我就在感慨这一路上的见闻,因为从城里到乡下,好像就那么一瞬间的事儿。路上我问她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打工的,怎么变成这样了,不是说跟着江家少爷享福吗,如果这样吃苦的话,为什么还要跟着他,还不如跟着我呢,我心里这样想的。

她就哭着说,“默默,那是因为我爸啊,我欠他们江家的钱,已经欠了多少了你知道吗,就不说他家里保护我家,把我爸给保下来的钱,就是光我爸的医药费,还有我妈的医药费,起码都是这个数。”

她伸出手指,一个巴掌,我说:“五万吗,也不多啊,凑凑应该够。”她就苦笑,“五十万”,我愣了,说:“这么贵,你妈又怎么了?”

她说:“我妈跟我不一样,她年纪大了,过惯了以前的日子,现在变成这样了,她怎么接受的了,有一次还想自杀被我发现了,后来好像检查出了有肿瘤,切了以后,现在在恢复期,呆在家里就只能帮我做做饭,其他的,都得靠我自己吧,我没告诉她我在外面打工,她以为我还住在江家呢。”

我听她讲完这些,就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类似城乡结合部的地方,我没想到省城也有这种地方,进去以后我才发现里面的荒凉,啥也没有,破罐子破瓦的,想想,也是很无奈的。

我又问她江家的事情,她说江华找过她很多次了,基本上每个礼拜还会来看她一次,请她吃东西什么的,不过她都没去,感觉欠人家太多东西了,她都不知道怎么还。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我真想问问她为啥没跟江华在那里住,江家还能同意?这怎么可能呢,江家的意思不就是为了萧璐,才解救他们一家的吗,为什么现在又松口了呢?

我没问萧璐这些,我只是自己猜测和猜想的,这些得等问问卓小雨才能有答案。

进门的时候,我听到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还有熟悉的声音,“璐璐,你来了?是璐璐吗?”

“妈,我回来了。”

里面传来声音,“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啊今天,不用回江家吗今晚。”萧璐顿了下,说:“不用了今天,今天住这儿。”然后传来了阿姨的声音,“噢,江华那孩子不介意吗”,萧璐说不会,阿姨说,“不介意就行,你可得抓好这个救命稻草啊,咱家,可就得靠他了啊,不然,你看你爸那个样子,还有你妈我这病怏怏的样子,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刚好萧璐脱衣服换衣服去了,说她去洗澡,因为洗澡的卫生间离她妈的房间很远,所以她也不用担心被她妈看到她穿着这么脏的衣服去打工,毕竟这肯定是会被怀疑的,她跟她妈说的是,她去江家了,怎么可能还穿这么脏的衣服,还搞得一身的油烟气息。

她妈还嘟囔了句,“怎么搞的这是,一股的味,女孩子也不知道有个女孩子的样子,万一那江家少爷不喜欢你了,咱家可就完了。”

这时候,我推门进来了,愣愣的看着阿姨,喊了声,阿姨好。

阿姨好奇的抬头看了看,她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