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璐璐的家/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经,我有过好几次想起再见到阿姨时,那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场景。也许我已经年薪百万,扬眉吐气。她看到我的时候点头哈腰,巴不得把萧璐嫁给我,那种感觉,或许很爽,很刺激。

也许我还是那个穷小子,出去请人家吃饭都要人家付钱,家里还欠了一笔债,算是财政赤字,所以我见了她还是得跟见了鬼似的,把她当菩萨似的供着,毕竟,她是萧璐的妈,是我喜欢的女孩的亲娘,也是我需要巴结的丈母娘。

可是,并没有成为年薪百万扬眉吐气的阔少。可我还是看到了这副场景,一个落魄的中年妇女瘫坐在床上的那种窘态,她看到我的时候,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刚要说话,喊了句,许,默字还没出来,她就差点摔倒在地上,我赶紧搀扶着她说:“阿姨,您小心点儿啊。”她好像见了鬼似的,推开了我,我说:“您别激动,我是许默,不是鬼。你没看错。”

慌乱中从厕所里出来的萧璐。紧张的看着我俩,说,“妈,咋了,听到你尖叫声,出啥事儿了。”我赶紧笑了下说:“没事儿,我可没欺负你妈啊。”我这是开玩笑的,不过萧璐估计也会以为我欺负她妈吧,毕竟,她妈也是促成我和萧璐分开的始作俑者之一。我没理由不恨她。

倒是阿姨,干咳的尴尬的笑了下,说,“璐璐啊。怎么稀客来了,你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他去找你的啊?”

她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敢看我的眼睛,而是,盯着萧璐看,估计是怕了,以为我是来报仇的吧,我心想,我还没那么小心眼吧。

萧璐就说我们俩是路上碰到的,许默刚好来省城找个人的。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不红心不跳的,看的我都觉得她说的是真的似的,不过,她说的也确实是真的,我是来找人的,不过,找的人就是她而已。这种谎话确实是牛逼,假中带真,真中带假,她妈显然是分辨不出来的,再说了,以前的萧璐就是一直没说过谎的,所以她妈不会相信萧璐也会说谎,自然也就相信她说的话了。

她妈点点头,然后问萧璐洗好了没,萧璐说:“洗好了,咋了妈?”

她妈咳嗽了两下,萧璐就过去扶着她,然后从客厅的抽屉里拿了药出来,我看了下这里的装潢,算是很烂的那种装修吧,家具也没有个像样的,木质桌子,木质衣柜,都是那种土黄色的很古老的样子,看样子,这是租的房子,再说了,这位置,也是乡下地方。

阿姨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我也想不到,我还以为他们来了以后会飞黄腾达呢。

萧璐跟她妈聊了几句,就过去洗衣服去了,她说身为女儿的洗个衣服也不算什么,我当时心里酸酸的,脑子一热就说我也去帮忙洗吧,心想萧璐在那里,那么辛苦,回来以后还要洗,这是在干嘛啊,玩命吗,玩命也不用这么玩的吧。

不过,萧璐却一直拦着我,不让我去洗,说:“你来者是客人,怎么可能然你洗,你歇着去吧,陪我妈看电视。”她就帮我把电视打开,我看了下那个小屏幕电视,有点无语,而且电视机里的画面还很不清晰。我苦笑,当初那个大房子还带院子,电视机房间里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的萧家,如今这是怎么了?

当初那个在我面前趾高气昂逼着我离开萧璐,看不起我,藐视我的萧家父亲。当初那个在我面前声色俱厉,瞧不起我,答应的好好的以后又出尔反尔言而无信恩将仇报,后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逼我离开萧璐的萧家妈妈。他们到底怎么了,就是这不到三十几平米的毛坯房里,把她的尖牙都给磨平了么。

我不是圣人,也不是虚伪的人,我相信在任何一个男人的心里面,在遭受了跟萧璐分手的打击以后,如果碰到这样的情况,虽然不会幸灾乐祸的太明显,但多少心里会好受一点。相反,如果他们现在过的雍容华贵,混的风生水起,那我心里肯定不好受。

在我即将跟萧璐去洗衣服的那一刻,阿姨叫住了我,说,“许默,你留下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这下我没法去洗衣服了,说实话,我更感兴趣阿姨要跟我说什么。

我停下来,然后看着电视机的画面,这画质,还不如我家里的那破彩电呢,实在是够差的。

她叫了我,却又不说话,其实我也挺理解她的,让我这个她“最不想看到她家里窘迫的人”看到她家里的窘迫,她也是够窘迫的,半晌,她总算是打开了话匣子。

“你应该心里在笑吧?”

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我愣了,问:“阿姨,这是啥意思?”

阿姨苦笑了下说,“怎么你也想不到,狠心把你抛弃,逼你们分手,原本来到省城可以飞黄腾达的我们,却是这步田地,你心里,肯定是在笑吧?”

我心说你想的真他吗对,我就是这么想的,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叔叔成了植物人又遭受政坛剧变,我真的对她家没有一点同情心,可如今,我有了不少同情心,但要说心里没有一点点畅快的感觉,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因为我对璐璐的喜欢,对璐璐的思念,我知道,她父母好过那她也肯定能好过,她父母都过成这样子了,那她,肯定也过的不好,所以,我幸灾乐祸不起来,相反,我希望阿姨过的好,那么,萧璐自己也能过的好。

我也就高兴。

所以我摇头,“阿姨,你想错了我了,我心里不是在笑,而是在哭,璐璐来这里,他江家一点责任都不负?我草他吗的,这江华,简直是丧心病狂了,把璐璐骗来,却又不对人家负责任,还让阿姨你这个准丈母娘住在这种地方,他良心呢?”

“许默,停,停,你会错意了,真的。”

我愣了下,看着她那张脸,她咳嗽了两声,说,“是,没错,我们家现在是混的挺惨的,老头儿在医院里一直醒不过来,但如果不在医院里,他就永远没办法醒过来,留在那里,还有一线生机,他,还是我们家的希望。所以我们不得不这么做。虽然那价格高昂的医药费和住院费让我们承担不起,但,如果人生还没有了希望,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另外,许默,你想错了,我们家现在的处境,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太看低璐璐的魅力了。”巨来尤弟。

我眉头皱了起来,问她啥意思。她就笑了下,说,“你别看我住这种地方,为什么,我还不是为了璐璐,她,可是住在江家别墅,你知道,省城的老牌富人区吧,江家那边有一块地,占地一千多个平方,盖了个别墅以后还有绰绰有余的地皮,他都租出去,给人家经商,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再加上,江家老爷子在政坛上的远见,让他们家已经跟鱼跃龙门似的,跃入了省城富豪榜的前几名,权利在手,金钱他有,而璐璐,就住在那占地一千多个平方的别墅里,在那老牌富人区里。”

“璐璐,出入都有豪车接送,上的是名牌高校市一中那可是我们整个省最重点的高中,成绩好的可以直接保送我们省城的本科学院,就算是成绩不好,也可以优先进本省本科学院,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内心那颗原本对她同情的心,瞬间崩碎,我只能送她两个字呵呵。她就问我,“你笑什么,你不信,你认为,我们家璐璐没有这个实力,还是?”

我心里一突,我怎么敢那么说,璐璐辛辛苦苦瞒着家里面在外面那么辛苦的做事,我怎么忍心让她的努力就这么白费,而璐璐的努力,就是为了她这个老娘在外面装比,谋面子用的,我简直是呵呵了。

她就想着璐璐在江家别墅住着,想疯了吧。

我只能跟她说,我信,阿姨。

阿姨咳嗽了下,起身,看了眼外面的天空,目光之中带着自豪,带着些许炫耀的意味在里面,然后盯着我,又是以一种那种上位者的姿态、语气跟我说话。

“许默啊,你说阿姨我这么做吧,都是为了璐璐好,璐璐怎么说呢,也还没高中毕业,大学都没上,也不适合太早结婚,而且,她没结婚,没名分,虽然有个未婚妻的名号,但我们一家子住进去,势必会给江华带来不便,他家族里可不是只有他江华一个子嗣,男丁也不少,但嫡系少爷,也就江华,江枫,江宇三个堂兄弟,这别墅日后花落谁家,谁也说不好,所以,为了我们家璐璐以后坐在城堡里所有人都喊她女王大人,小城堡的女主人,我这个准丈母娘,委屈一下住在这种地方也不是不可以,省城租房贵,她爸医院的钱,还得从我那少的可怜的退休金里面扣,我是属于提前退休,那点退休金,肯定不够。

所以江华还是一个很好的女婿的啊,大部分,算是百分之八九十的钱,都是他垫付的。阿姨自豪的一笑,好像这个女婿已经铁定了是她家的人似的。

所以,我这个当妈的,为了女婿和女儿以后能过的幸福快乐美满,就是委屈下住在这里个一两年,也没多大问题,就是老头儿他啊,他苦啊。”

说道这里,她眼圈儿就红了,又咳嗽了声,我叹气,说:“阿姨,你这身子骨,老住这种地方,也不太好吧,万一有个啥病的,那不是更吃亏了么。”

我没揭穿她,我给她面子,原因是因为萧璐,有这么一个懂事的女儿,扛着所有的责任所有的重担,只为了自己的心安,而这个妈,虽然她也爱慕虚荣,可她家里的情况确实需要江家江华的辅助,否则,她爸随时一命呜呼或者一直成为植物人也不是不可能。

阿姨这会儿还站直了,说阿姨这身子不是好着呢么,我还等着看萧璐和江华的孩子出生,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说完,又是一副憧憬的眼神,这时候我真的不高兴,为什么她就从来没想过我呢,难道我就不能给萧璐这些么。我是多想告诉她萧璐是吃了多大的苦才没进江家别墅,她所说的这些,全都是虚幻的,可我又不忍心说,让她伤心无疑就是让萧璐这半年的戏白演了,那萧璐的那些努力,不全都白费了吗?

我忍住了,是的,我拼命的忍,只为了璐璐,我发现在我心里,内心深处,还是有着璐璐的存在,哪怕我现在是夏梦在一起,我也答应过梦梦,为了她,我会尽量忘记璐璐,把璐璐在我心里的位置扯开,放下梦梦,但是,那个位置虽然放着梦梦了,可那个位置的最下方,却还是有着璐璐的存在,她就好像是跗骨之俎,怎么都刮不下来一样。

我苦笑了下,说:“阿姨,只要璐璐过的开心,我就觉得好了,其他的,我都不指望。”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得意,看着我的眼神,好像都在笑,估计是心里在想让我死心吧,我配不上萧璐,哪怕是现在也别以为能配得上,就算看到了她的窘迫,萧璐也不是我能觊觎的。

我这么说了以后,她突然间叹了口气,说:“孩子啊,就跟我当初跟你说的一样,你是个好孩子,若非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放弃你这个孩子,你的潜力,我可以说就是江家老爷子当初也没你这么好的成绩,没你这么好的前景和干劲,谁不是白手起家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哪有风刮来的财富和别墅,好好干,美好的明天再等待,也许,会有比璐璐更适合你的女孩子等着你呢,对吧,对了,你现在有女朋友没有?”

我尴尬的咳嗽了声,说:“有了。”她哦了声,眼神之中,似乎是闪过了一点点的不屑,估计是以为我女朋友不如璐璐吧,她就笑了下说,“哦,这么快啊,漂亮吗,怎么样,跟你一个学校的?”

我笑了下,说了句,“跟璐璐差不多吧,是我们学校的。璐璐也说了祝我幸福,我才跟她在一起的吧。”

“哦?跟璐璐一样漂亮的啊,我在你们学校可没见过哦。”阿姨的那种怀疑的眼神,好像天下就璐璐漂亮似的,夏梦绝对比她漂亮的多,单靠美貌的话。

我刚想生气,萧璐进门了,说了句,“夏梦?”

我脸红了下,在璐璐面前承认,我确实有点不好意思,我点点头说是。她用她那刚刚洗完衣服的手,擦了下眼睛和脸,然后说,“嗯,妈,你别瞎说了,我们学校比我好看的多了去了,那个夏梦比我漂亮多了,不信下次如果回去的时候,让默默带出来给你看看就知道了,什么你女儿我最漂亮,你老瞎说。”

她妈揉了揉眼睛说,“说啥呢,我又不是没去你们学校看过,也就萱萱和小雨长得还凑合,但也没你好看啊。”

我心里纳闷呢,她们长得还凑合,这是啥意思,这会儿,她妈突然间指了指萧璐脸上,

“璐璐,你这脸上怎么伤着的?”

萧璐整个人瞬间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