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磕一百个响头我放过你/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真亏她说的出来,她的话一出口,不光是林志婷,其他人都笑了。等着看笑话呢,倒是她爸妈在那严肃的盯着江华,估计是看到了街道口那里的大奔,知道江华的来头不小肯定有钱,这才没阻止胖胖,还谄媚的对着江华笑,看的人都快恶心死了。

江华笑了下,轻笑了声说,“那我还是选择狐狸精吧,我这人嘛,不太喜欢姿色好的贞洁的大家闺秀,我就喜欢水性杨花的狐狸精,你说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这话一出,那胖胖就淡定不住了,脸色难看的要死。在他怀里的萧璐,咳嗽了两声,他又连忙嘘寒问暖,羡煞旁人。可是萧璐却推开了他,走到了我的面前。“默默,没事吧?”

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怎么做,做什么,都是值得的了,哪怕我现在被人打成猪头,差点脑子破洞,这些,也都是值得的了,就凭萧璐现在对我的这个态度,我就足以傲视所有人了。因为。救她的人是江华。她却反过来关心我,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围观的人不少,江华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林志婷虽然是好心找人来救我,但看到这一幕也不爽了,尖锐的嗓门叫嚷了几声,说:“萧璐你别不识好人心啊,要不是江华今天来救你,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下场么,你和默默。你别自己贱,还害了默默跟你吃苦。”

我抬头,猛地瞪着林志婷,骂了句。“你别以为你叫他救了我我就会感谢你,滚,你别给我说璐璐半句不是,你再说,我弄死你。”

林志婷嗤笑一声说“哟呵,你们俩倒是对了眼了啊,好一对痴男怨女,许默,你自己有没有点自知之明,还有你,萧璐,你有没有礼义廉耻?你都是人家江华的未婚妻了,还在这儿跟前男友勾勾搭搭,算什么,把江华当什么了?呵呵,萧璐,你可别忘了,你那躺在病床上的老父亲还能躺在那是谁给你续的费?又是谁给你妈,给你家这样安逸的生活的,呵呵,做人,不能忘恩,忘恩就跟禽兽没什么区别了吧?”

“我没忘!”萧璐冷冷的看着她,“可是许默再怎么也是我的朋友,他来这里挨打是我的责任,他被打成这样,我看看他很正常。而且,我不是江华的未婚妻,只是他以后的妻子,现在没有未婚妻一说,在我没过门之前,我都有我自己的人身自由,这是江家答应了我的。另外,这几个月的我父亲的开销,都是我自己付的钱,没要他江家的。”

她说完的时候,我看到江华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了一点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眼泪哗啦啦的,但还是很坚强,走过来,摸了下我的头,问我没事吧,我感动的说没事,她又拉着我,说,“你起来,许默,”

然后她推了我一下,说:“你回去吧,赶紧回去,回解放县城里去。别来了。”

她看着我,眼睛里含着泪,她咬着牙推我走的,我此时体力不支,所以没办法动,她推我一下我就倒了,她好像是心疼似的看了我一眼,但又好像是故意狠心似的,故意不去看我,回头,看着江华。

江华鄙夷的瞟了一眼我这边,我能看到他那眼神,我还是他救的,我欠了他一条命,呵呵,多么讽刺啊,我最大的仇人,我居然还被他给救了。他虽然没说话,但这无声的讽刺,就是对我最大的伤害。

我咬牙,想不走,但是现在我不走有什么用呢,他已经救了我了,我已经丢了人了,等他走了,我还是会被这些人给群踩死,到时候,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江华和林志婷,也就是看萧璐的面子救我,也都是为了萧璐,我,我算个啥啊。

冷风萧瑟,谁又晓得我此刻心中的悲凉。秋雨点点,淋伤了少年心头,怎一个凄清冷雨。

此时此刻,我再留下,又能有什么用呢,不过是给人看笑话罢了,我帮得上璐璐的忙吗,帮不上!

“那璐璐,你保重,我肯定还会再来的!”我咬牙,一字一顿的说到,我也是说给江华听的,“你放心,我就是死,也不会把你给让出去的。”

江华愣了下,摆摆手说,“行,我等你来抢,但你也得有这个资格。”说完以后不屑一笑,就要拉下萧璐,说:“去医院看看吧,这样子怎么行,说了让你去我家里住,你非不听,这下好了,在外面吃这么多苦,我可是会心疼的啊。”

萧璐没说话,看的我恶心的不行,都不忍心看了,我就回头,说璐璐我真走了,然后我就要走的时候,一个戏谑的声音遥遥传来,“呵呵,我说你这个小臂崽子跑哪儿去了,原来在这里,这么热闹啊。哟。这是谁啊,江家大少,江华?”

来人一副公子哥打扮,玩世不恭的嘴角上叼着根烟,信步走来,一副轻佻的态度,惹得不少人皱起了眉头。

“是你!!”江华也愣了下,当我看到这人的时候,我也是直接吓傻了,鸭少,我得罪的那个鸭少,他怎么会到这里来,是谁叫他来的。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那个胖胖一家的老爹走了过来,一脸谄媚,好像鸭少是他亲爹似的那种姿态,恭恭敬敬的说了俩字,“鸭少!”那鸭少微微颔首,“嗯,出啥事儿了,叫我过来?”

那男的就说了一通,鸭少不屑一笑,说:“这么点屁事也要本少亲自出马,要你有个屁用。”那男的就赶紧拍马溜须说什么什么不敢了,以后不会了之类的话。

不过鸭少最后好像没计较他的错,只是给了他一脚,说,“行了,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就当没发生,我来看看这现场,呵呵。”他笑了下,说:“这次其实你立功了,不光是帮我找到了这个我要宰了的鳖孙,还让我揪到了一个人的小辫子。”

说完,就大手一挥,从他的车的后面有辆面包车,还有几辆摩托,都下来了不少人,把我、江华萧璐等人给团团围住了,他冷冷一笑,上来就是抓着我的头发往地上按,我根本没有半点反抗能力,“还他吗的想走,走,你往哪儿走,得罪了老子,你想离开省城,去你吗的。”

锃亮的皮鞋,还带着刺鼻的鞋油味,咣咣对着我脑袋就是一顿狂踹。萧璐看了动容,激动地都快哭出来了,她赶紧拉了拉江华,跟江华小声的讲着话,好像是在求着他什么似的。

江华好像是不乐意,说了句,“我凭什么救他,让我救自己的情敌,萧璐,我还没大方到这个程度吧?再说了,别说救不救他,咱俩现在能不能走都是个问题。这鸭少,可小气的紧啊。”

这时候林志婷哎呀了一声,说:“这不是鸭少吗,风流倜傥的省城四大少之一,早就有所耳闻了哟。”那鸭少看到这么风骚的一个女的,长得还不错,过来了,他自然不会拒绝,鸭少本来就是以色出名的,上去就把我给丢了,然后摸上了林志婷,林志婷也没反抗,嘤嘤的说了几句,“这个人好扫兴,让他滚蛋吧。我陪你还不行吗。”

鸭少目露淫光说,“行啊,你陪我当然行,我就喜欢你这种漂亮又风情万种的女人,可是呢,这个人,死都不能放,他得罪我了。”

说到最后,他声音变得冷了起来,还狠狠的掐了一把林志婷的大腿和腰肢,冷冷的道,“你要是帮他求情出卖自己,你还不够格,要她,才够格。”他指向了一个女人。巨豆低才。

他指了指江华那里的萧璐,这下都愣住了。江华的脸色铁青,喝了句,“她是我未婚夫,鸭子,你他吗什么意思?”

鸭少回头,突然间抽出了旁边一个小弟手里的棍子,指着江华,冷冷的道,“草泥马的小江子,你到我的地盘来打我的人,还敢帮我的仇人,你说老子想干什么?你违法了规定,老子就是现在干你吗也不过分吧,咱们四大家族可是说好了的,各管各的区域,井水不犯河水。可你的做法……呵呵,是不是越界了?”

“鉴于老子今天找到这小逼崽子心情好,放你一马,赶紧带着你的女人滚。”鸭少说完话,那几个小弟,还耀武扬威的,把手里的棒子举的老高,示威似的,奈何可能江华这边就他一个人来了,没帮手,也帮不上忙,再说了,是我的事又不是萧璐的事,他才懒得管呢。就拉着萧璐要走,说,“走吧,璐璐。”

我认命似的闭上了眼,林志婷是在帮我,她不知道这样做就只是无用功吗,看她还被鸭少抱着腰,勒的紧紧地,我就觉得心里难受,啥时候,我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我想咬咬牙起来跟他拼了,可是刚刚那五个大汉酣战,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只能跟死鱼似的趴在这里了。

“小逼崽子,你不是说老子抓不到你么?”鸭少突然间抽出了自己腰间的皮带,一下子就往我脸上抽了一道,我就感觉火辣辣的疼,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疤,但我想的是,今天能不能走出这里都不知道呢。我嗤笑一声,看了眼鸭少,我说:“鸭少你过来,我跟你说句话。”

他估计以为我是想求饶呢,就过来,我说把耳朵凑过来,他就凑过来了,说:“怎么样,你求饶啊,行,你跪下,一百个响头,一个都不能少,完了我再把你给扒光了,你在这里裸奔一圈儿,我就放你出省城,也别说我鸭少不给你活命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