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异军突起/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他的耳朵凑近我的那一瞬间起,我狠狠挤压了一口痰吐了上去,狠狠呸了一口,“草泥马的。要老子跟你求饶,你怎么不去死啊,傻叉。”

鸭少愣了下,赶紧把耳朵边儿上的痰给清理掉了,然后,他居然不怒反笑,那桀桀的声音听了让人特别渗人,我怒瞪着他,说,“你笑个几把啊笑,傻比了么。”

他说:“我佩服你的胆量,到我手上了,你还敢这么屌,行,行。看来让你磕头还是轻的了,今天不让你这吐痰的嘴烂掉,我他吗就白混了。”

说完,就把那皮带往我脸上抽。火辣辣的疼,但我此刻却没感觉到有多疼,因为璐璐的离开,我的无可奈何,让我更加心疼。比起璐璐来。这点疼又算的了什么。我嘶吼道,“草泥马的,鸭少,有种的你就今天把我弄死,弄不死我,改天我废了你!”

又是一下子过来,我捂着嘴倒在地上。还想反抗,两个大汉把我架了起来,鸭少指着我说,“把他给我架好咯,松了,我不放过你们。”那俩大汉喊了声绝对不会,然后又把我给扣紧了,

啪,啪,好几鞭子下来,我感觉皮开肉绽的,那滋味,可真不比小时候在家被老爸打的那种感觉好多少,疼的我不行不行的了,就一个劲儿的在那骂,往死里骂,这货就一步步往我这边走了,说:“你今天这嘴就是不想要了是吧。”

他看我的眼神,都让我有点恐惧,估计要对我下狠手了吧,我估计我要完蛋了,声音都有点发抖,但还是吼了句,“尼玛,你动我,你就要死。”鸭少哈哈大笑,说:“老子是你吓大的啊,小比样的,”

“你不喜欢犯贱呢吗,老子今天让你做不成男人!”说完吼了句,让他们给他架好了我,我这时候才知道怕,做不成男人,什么意思,我问他什么意思,他笑了下说,“你不是不怕吗,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哈哈,老子让你当全中国最后一个太监,你看怎么样?”

说完以后哈哈笑,让几个人把我给拖到了他们大酒店后面的巷子里,因为外面人多,他们估计也怕被人看到拍摄到,那可不是好玩的,估计鸭少他爹也怕这个吧,所以干坏事不敢光明正大的来,这时候我喊他别乱来,他也不管了,我闭上了眼睛,我要成了太监,还追什么璐璐回来,还怎么跟夏梦在一起,我,我都不是男人了。

我吓得快尿出来了,我嘶吼着,跟他说要是敢这样对我,我以后就捏爆他的蛋。可是他依旧哈哈笑,说:“行啊,我就等你来捏爆我的。”

“把他裤子给我扒了。”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这种事情也就只有你鸭少能做得出来。”

冷冷的声音,我听了却好像天籁一般。来人长得挺高的,白白净净瘦高个,在我看来,此时的他尤其的帅,他身后也没多少人,就那么零零散散的几个子,还没鸭少的人多,但我清楚的看到,鸭少的那些小弟眼神里的畏惧之色,我心里一突,莫非这也是个啥大人物?我有救了吗?

只听到鸭少骂了句,“草,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我说疯子,你麻痹的这好像是老子的地盘吧,这你也要管?就算我切了他弟弟,你也管不着吧,他得罪的人是我。”

那个被称作疯子的高个嗤笑一声,指了指巷子边儿上,说,“鸭子,你看这条线,貌似这刚好在我和你地盘的临界点吧,你在我的地盘上犯事儿,我能不管?”

那鸭少嘴巴惊讶的能吃下一整个鸡蛋,瞪着疯子,质问道,“草,这也算?你也说了,是我们两家的临界点,那凭啥老子也听你的?”这时候那个疯子沉吟了下,过了会儿,疯子说,“这样吧鸭子,咱俩一人一半儿,你看怎么样?”巨吉土技。

我听了这话差点没想喷死这家伙,一人一半儿,搞毛线呢,这是要把我搞残的节奏?再说了,这个疯子,到底是谁,看起来比江华还屌很多啊,居然能跟鸭少地盘儿,什么这里是我的,那里是你的,这尼玛是我的身体好不好。不过这疯子显然不是平庸之辈。只不过他这个建议有点操蛋了。

可是没想到那鸭少呵呵笑了下,说:“行啊,一半儿就一半儿,疯子你要哪一半儿,要不你看这样吧,我把下面那一半分给你,我估计你这家伙也可能会喜欢人家菊花,给你那一半多好。”

鸭少笑的可恶心了,说:“这执行就由我来执行吧,我就最喜欢把人五马分尸了。”我听了心惊胆战的,在那骂,说:“你们俩疯了么,杀人偿命,犯法的知道不。”

鸭子给了我一脚,说:“老子的地盘,老子就是法!”疯子在那笑,说:“行了,我来裁决吧,谅你就不敢把他劈成两半。”鸭少惊恐的看着他道,“这么说你敢?行,行,牛逼,疯子哥,你牛逼,行,你要敢劈了他,你现在就动手,我绝不插手。”

疯子笑了下,说:“这有何难,拿刀来。”一把明晃晃的刀片,大概有将近一米那么长,掏出来都吓死人,这样的刀能行吗,以前我们也玩过,都不锋利的,没开过刃,不过想想也觉得好笑,马上我自己就要被开膛破肚了,这他吗我心里还有心思想这个,此时鸭少、鸭少手下一干人等以及疯子手下那些人,都等着疯子把我开膛破肚分成两半呢,我瞪着疯子问到,“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这样对我,就不怕我变成厉鬼找你报仇吗。”

他笑嘻嘻的说不怕,还说虽然和我没什么仇,但在他的地盘处理的人他肯定要分一半。那鸭少还踹我说:“你赶紧认命吧,谁叫你他吗的得罪了老子,瞎了你的狗眼。”

那疯子大吼一声,骂了句滚,说他要开始动刀了,此时的我被吓得不轻,脑袋上驾着一把刀,那鸭少还问他,“怎么不从肚脐那里开始破,一人一半儿啊”,这家伙来了句,“我喜欢从脑袋上开始破。”

那鸭少跺了跺脚,说:“行,今天就依你,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看他们这个样子,我内心不由得对这种纨绔富二代分子极其的嗤之以鼻,简直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照他们这态度,好像以前还干过这事儿。我就在那一个劲儿的骂啊,把鸭少骂了一顿,把疯子也骂了个遍,那鸭少还想上来干我,疯子拦住他说,“人都快死了,骂你几句又何妨”,鸭少狞笑了下说:“也是,老子也就不跟死人计较什么了。小子,黄泉路上别怪爷爷我,也就是你瞎了眼,得罪了我,下辈子投胎以后可要睁大眼睛咯。”

我瞪着他们吼着,“杀人就不怕犯法吗。”鸭少掏了掏耳朵,“聒噪!都说了,这里,我们就是法。”疯子一脚踹开了他,说闪开。一刀,就朝着我的面门而来,我闭上了眼睛,如果要死,也要闭着眼睛死,他吗的,死就死吧。然而,那刀我等了很久却没下来,却听到扑扑两下,有人倒地的声音,然后我就睁开眼睛了,看到鸭少倒在地上,不少鸭少的小弟对着疯子怒目而视,说:“你吗的,怎么打晕了鸭少,想怎么样之类的”

“打的就是这傻比,你有脾气?”

疯子嘿嘿一笑,带着几个人杀入了鸭少的小弟群之中,如入无人之境,他的身手很厉害,没多久,这些家伙都躺下了。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笑了下,嘴角带着那种轻蔑的笑,说了句,“就这两下子,亏你还跟华子他们齐名呢,省城四少,笑死人了,浪得虚名罢了。”

然后拍拍手,看着我说,“怎么,还不打算起来?”这会儿,我就是再傻逼也懂他啥意思了,我说:“是你救了我?”他说:“还有别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