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我想认你做大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赶紧谢谢他,还问他为什么,他说:“你别墨迹了,我们走了。”我当时说了句。“疯子哥,你救了我,我乐意认你做大哥,顺便请你吃个饭。行不行?”

我当时也是热血上涌说出来的话,就感觉,这么让人家走了,太不好了,好歹救了我的命啊,他愣了下说不用,我就说,“如果疯子哥你就这么走了的话,我会内疚一辈子,对救命恩人我要是不报答,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睡不着觉。”

他看我这么执拗。笑了下问我有钱吗,他这么说我还忘了,我那包里还带了钱,还带了卡。都是拿来救济萧璐的,这会儿,我也不管那些什么了,这疯子哥这么屌,必然是个大人物家的公子哥。还能跟鸭少这种人平分地盘。交上了他当兄弟,可能我的人生就此不一样。

我也不是存心要巴结他什么的,但感谢他救命之恩,这是肯定需要的。我就掏出了不少钱,我看到他身后的两三个小弟都眼前一亮,疯子笑呵呵的说:“兄弟,看不出来啊。身怀巨款呢啊?”巨吉役扛。

我当时就吓到了,说:“疯子哥,这点钱对你们来说那不是小意思么。”他只是笑,后来经过跟他的交谈,我才知道,他们这些公子哥有钱是有钱,但那是家里有钱,家里给的零花钱有限,一个月两万三万,一下就霍霍没了,霍霍没了以后怎么办呢,去抢呗,还能怎么办,抢劫,或者收底下小弟的保护费之类的,要么就跟鸭少似的,到处横行,收账,吃喝嫖赌不花钱,老赊账,其实鸭少那样的,也穷。

弄懂了这个以后,我和疯子哥他们就带我来了一个洗浴中心,我问他们这是干啥啊,疯子哥就说:“你不是想感谢感谢我们吗,请客呗。”

然后我就明白了,他们四个人,可熟练了,叫来了妈妈桑,然后找了几个妹子,就往里面去了,临走的时候还问我去不去,我说我不去了,我心里也怪怕怕的,来这种地方整那什么,疯子哥这爱好,他们进去了以后我很无聊来着,又想起萧璐的事儿,就心里很难受,我想了下,还是得再找找萧璐,我想她的心还是在我这儿的。

虽说是江华救了她,但她心里不开心,跟着江华去住别墅那又怎么样,钱的事什么不可以商量啊。想到这个我就急了,然后问了下一个服务生找到了妈妈桑,然后问疯子哥他们在哪儿呢,想跟他们说一声我就要走了,那妈妈桑说:“急什么呢啊小伙子,来不来做个保健嘛?”

我心想做毛线,就推脱了,然后她就不情愿的带我找到了疯子哥的房间,我听到里面还在那什么,等了不久,我敲门,过了下他出来了以后问我敲个毛线的门啊,搞得他没搞爽,还想再加一次,我内心本来对他很崇敬的,瞬间下降了不少,心想着疯子哥其他都很好,也很帅,怎么热衷此道?

我就跟他说了句我要离开了,他问我干啥,我也没瞒着他,说去找我女朋友萧璐,他说是不是他来之前在那里被那家酒店老板娘打的女孩儿,我说:“是,你认识吗”,他说:“见过几次,不过你还是别去找她了,我劝你,为了她好。”

我问他什么意思,他就笑了下说:“你不认识那个人吗,江家少爷,你觉得你现在有啥资格跟他抢人?”我心里窝火着呢,说:“难道我就这样一辈子被他压着爬不起来,连女人都要让他个狗养的?”

疯子哥眉头皱了下,说:“狗养的?哈哈,不过也对,这小子横刀夺爱确实不好,但你还真没本事从他手里抢回来,你知道那女儿她爹怎么了吗,你知道她爹支付了多少医药费么?”

我说:“知道,五十万。”“五十万?”

疯子哥摇了摇头,说:“你哪儿听来的,”

我说:“萧璐说的,”

他说:“她那是骗你的,其实是五百万。”

我当时整个人就震住了,说:“怎么可能花这么多钱。”

疯子哥说:“你那是不知道萧璐她爹那老头有多严重,都几乎成半个活死人了,你以为单单只是植物人那么简单?她是跟你说的植物人吧?”

我内心震惊不已,难道萧璐也不知道实情?还是江华瞒着他,不过我狐疑的看着疯子哥,问他,“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萧璐,还是你认识江华?”

他摆摆手说,“我知道这个很难吗?”我立即恍然,他是跟鸭少平起平坐的人物,能知道江华的底细应该不难。

五百万,我整个人都慌了,这就是我这辈子,估计也赚不到这个数,那我还怎么给萧璐幸福,怎么让她从江家的泥潭里救出来,我推开了疯子哥,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嘶吼着,他在后面追我,可是我依旧不想停下来,五十万,我还有一拼之力,但五百万,实在就是天文数字了,一想到萧璐即将要受的委屈,还有她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老娘,我就不禁泪从中来。

跑着跑着,突然间一个拳头迎面而来,嗡的一下打在我的脸上,我整个人从奔跑中跌倒在地,眼泪哗哗的掉。“你真几把没出息。”一个身影来到我面前,正是疯子哥,他点了根烟,冷冷的瞪着我,“你对着我和鸭子的那副豪气,哪儿去了?就五百万,也值得你在这儿哭爹喊娘的,傻比。”

我说:“那是你觉得没多少,对我这种小老百姓来说,这就是一辈子两辈子也赚不到啊。”

他就冷冷一笑瞪着我说:“谁他吗告诉你我不是小老百姓了?”我说:“那你不是跟那个鸭少一样在省城有地盘儿么,你不是那种豪门大少?”

他盯着我说嗤笑,“那是老子一点一滴打下来的江山,二逼。”我怔住了,他就跟我说了,那江华,那鸭少,都是吃家里的,但他疯子不一样,他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打下来的,跟我说了挺久的,大概一两个小时吧,把他这几年怎么从乡下来的这里,一步步打下了地盘的事儿跟我说了,我听了以后感觉他也真心不容易,被人骗过被老大卖过,刚来的时候,那一片区的一个分区小老大卖了他,他帮那老大做了人家一只手,跑路的时候想要钱跑路,可是却没给他,出尔反尔,最后他被人追杀的差点死在火车站,幸好爬上去了,逃到了省外,后来回来的时候把那个老大的耳朵给剁了,两只耳朵都剁了,他还不敢报警,还乖乖把地盘交出来了退休,最后疯子哥靠着自己以前巩固的势力和以前的一些靠谱弟兄,这才在省城这块充满奇迹的地方有了立锥之地。

说实话,他的崛起也挺奇迹的,被女人骗过以后,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所以去那种地方泻火很正常,别看他高高帅帅的,其实对感情不是很在乎,最在乎的是兄弟义气和正义。听了他的这些,我都热血沸腾了,我说,“疯子哥,我就是个高中生还没毕业呢,你能带我混不?”

他说:“带你混可以,但你还是个高中生,等你考到省城来读大学再说吧,你现在唯一的努力办法就是回去好好念书。赚钱什么的,呵呵。”他跟我说了一笔账,在一些夜总会,洗浴中心,包下场子让他们这些人来看场子,每年的佣金都是店面利润的百分之十,也就是说,人家赚一千万,你就有一百万分。所以让我别说那种一辈子都混不到五百万的蠢话,“要赚钱的方式很多,就看你怎么混了。”

听了他的话以后,我的心里又燃起了希望之光,吗的,我紧紧地握紧了疯子哥的手,说:“疯子哥,以后,除了我小叔之外,你就是我最好的大哥了。”不知道怎么的,那时候我就感觉和疯子哥特别谈得来,一见如故的那种,而且,他又救了我,还给我上了一堂人生辅导课,让我知道了太多的东西。也让我醒悟了人生,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永不言弃,一切都会有好起来的一天。

不过,很快让我有点疑惑的是,他这么有钱的人,干嘛还让我请客去洗浴中心啊,我刚问他这话以后,他呀了一声,说:“不好”,我紧张的问他咋了,他说,“吗的,忙着追你出来了,我那几个兄弟还没给钱呢!要被扣在那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