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虚与委蛇/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碍于我妈的缘故,我也没办法在省城一直呆着,疯子哥好好的带我玩了一趟,我也看出来了。他不是没钱,而是就喜欢用别人的钱,自己身上不带着。我走的时候,他掏了两千多给我,说是算他的花销,多的给我领用。

我当时都吓到了,说疯子哥你别这样,你要这样我就不走了。最后他跟我推搡了半天,说:“你个小犊子能有多少钱,都是家里的吧,拿着吧,不知道的人还说哥哥我蹭你个小屁孩的钱,被道上人知道了,我多丢人?”

后来推搡不过他,我就只能收下了。把我感动的不行,我看了眼他说,“疯子哥,大恩大德不言谢。我肯定有一天能帮到你的地方。”他就笑了下,又问了下我那个县城是叫什么,我就跟他说,叫解放县城,他沉吟了下。眼睛一亮。“解放?”巨爪爪号。

我理所当然的说是,然后问他,怎么了?他就突然间笑了,“谁说你没有帮得到我的地方?”

我问他:“啥意思啊疯子哥,难道我这样的一个高二的学生,还有啥能帮你的地方吗?”

他说:“就因为你是解放县城的。”我问他,“疯子哥。难不成这解放县城,还有啥值得你关注的?”

他就笑着拍了下我的肩膀,说,“许默,你可别小看了这解放县城,想当初,我认识那么一个人就是从这地方出来的。”我问他是谁,他说这人叫辣子,是个通缉犯。

我愣了下,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这个辣子,就是当初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当初跟在他身旁的兄弟挺多的,但真正坚持到最后的没几个,这个辣子就是其中一个,很猛,杀过人。

最后三个字杀过人说出来的时候,我就对这个人的印象完全变了,我问疯子哥这个辣子是不是因为杀人这件事被通缉的,疯子哥叹了口气,说是,三年前,为了给疯子哥报仇,把仇人的脑袋给卸下来了,为了张扬他疯子哥的名气,还把人头挂在城墙上,这样的豪气在现代人眼里简直是豪气冲天,但也因为如此,他只能跑路,不然要是被抓起来的下场是什么,他想都不敢想,也许,还没上刑场,或者还没呆在监狱里多久,他就会死的很惨。

所以他跑了,我就问疯子哥,“疯子哥,所以你怀疑,他可能会回到家乡,解放县城?”

疯子哥点点头说是,“他和我们都断了联系,就是怕被追踪到他,但他老家毕竟是那里的,还有他的家人在,就算再怎么有人追踪,他不回到我这里来见我,他也会回老家看看亲人吧。”

我说,“你说的也是,就是再怎么在外面漂泊的,都想回家看看,思念亲人的那种感觉,尤其还是像辣子哥这种逃亡的,更加思念亲人吧。”我又问他为什么他没来看疯子哥你。

疯子哥苦笑,“你以为他不想?他其实是不能。因为就是因为我,他才会杀人,不光是警方,还有我们的仇人,一直紧盯着的就是我,所以他不回来看我,我还放心的很。”

走的时候,我就跟疯子哥说,“疯子哥,你放心,这个人,我肯定帮你留意,不过你知道他在解放县城的什么地方吗,我不知道他在哪个片区,我也没法帮你找啊。”

疯子苦笑,“这也是我无奈的原因,不知道他具体的地址,就连他的亲人在哪,我都找不着,他一直跟着我混,最后落了这样的下场,我却连对他的亲人的慰问都做不到,实在是有愧于他。”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他笑道,“你以为我不想通过警局的情报网帮我找这个人么?实在是,连警方都找不到这人的住址,从他来到省城到现在为止,他的出现一直是一个迷。”

然后他又说,“所以说,许默,我也不指望你能一定找到这个人,如果你能碰到他,那是你的运气,顺便告诉他一声,可以回来了,我现在的实力,至少可以保他不死。”

我跟疯子哥说,“你放心,我会留意的。”离开的时候,我接到了萧璐的电话,她叫我别担心,她和江华说好了,江华给她在江家外面安排了一个住处,但没有住到江家里面去,所以我担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还说这次我来找她,为了她都差点被人打死了,她很感动,也因为这一次的事,她知道了我对她的感情还在,她对我的感情也没法忘却,所以,打算再给我和她自己一个机会。

我听到这电话的时候,快哭出来了,说:“璐璐,你说的是真的吗?”

她不是快哭,而是已经哭了,说是,还说她用死来威逼江华,否则的话就不答应,还说让他和我公平竞争,如果在她大二之前我能打败江华,为萧璐的父亲争取到医药费,她会毅然选择跟我重新再在一起。

最后她还说了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她跟我说,“默默,我可以给你一年时间,处理好和夏梦的关系,毕竟,每个男人只能选一个老婆,就好像我只能选一个老公一样,如果我可以的话,我还真希望选你和江华两个人,这样,我既可以救爸爸救妈妈,还可以救自己,但是,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所以,我现在选了你,只希望你不要叫我失望才好。”

听了她的话,我整个人抖动的说不出话来了,的确,我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我一直都不敢正视这个问题,就是,我和夏梦、萧璐之间,我到底该选谁,这两个女生,都是我的心头肉,割掉谁对我来说都是一种不可磨灭的伤痛,但,现在萧璐的话让我心头很急躁,我只能好好的答应她说,“放心吧璐璐,一年之内,我肯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你都没有让我失望,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她就笑了,说:“那就好,默默,看来,咱俩的缘分还没尽那。”我就说是啊。然后她就问我有没有被鸭少给打的怎么样,后来去的哪里?

我就奇怪的问她,“璐璐,你怎么知道我没事的?”

照理说,她走的时候,鸭少可是要把我千刀万剐的那种节奏啊。

她说,“江枫不是去救你了吗,额,默默,我说句不好听的,你别不高兴,是我求了江华。

江枫?”

我整个人怔住了,问她,“谁是江枫。”她说,“江枫就是江华的哥哥啊。B区的老大,你不知道吗?”

挂了电话以后,我呆滞住了,“江枫,疯子哥?”其实不是疯子哥,是枫子哥?他是江华的哥哥?

难道,这些都是局,他骗我的局,江华的哥哥,又怎么会真心实意的帮我。

我内心冷笑,估计那个什么辣子哥,也不是啥通缉犯,可能是他的仇人,好个阴险狡诈的一家子,明面上帮我,暗地里阴我,弟弟抢我老婆采取怀柔政策,哥哥想要攻心为上来找我做朋友做兄弟。好,真是好。

等以后我和他哥哥混熟了,欠下的人情债一把把,我都不好意思跟他弟弟抢老婆了,到时候,顺理成章,萧璐就成了他江华的人了,呵呵,厉害,真是厉害。

我坐车回去的时候,把那两千块掏了出来,冷冷的笑着,“这钱,我拿着不违心,本就是我该得的。”

在车上,我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江枫,这个伪君子,我告诉他去死吧,不会帮他找那个什么辣子哥,还叫他把伪善的面具给揭开,不要隐瞒他叫江枫的身份,还说,你姓江就姓江,别他吗装什么疯子哥。

其实想想,我本来是可以隐忍不说的,将计就计,可是因为那时候我只是个高二学生,还年幼无知,对这个把我欺骗的一来二去的所谓“大哥”,恨的要死,所以也就忍不住发短信骂他。

回去以后,我妈没说我什么,倒是我爸问了我几句,我就说我只是去省城见个以前的同学,我爸就没说啥了,说以后提前跟他说一声,还说我虽然不小了,但外出省城过夜的事儿还是第一次,要是真出了啥事儿,他没个准备不行。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我爸还挺在乎我的,心里暖暖的。

我妈好像猜到了我去省城找萧璐,但因为萧璐母女伤过我妈的心,我妈就特别不喜欢跟我提这个事,所以也就故意省略不去谈,问我是不是去找萧璐,我只是说了句是,她就啥也没说了。

那两天我对即将开学要学习的功课复习了一下,也没去联系别人,主要第一是因为萧璐的事儿,第二就是因为疯子哥的事儿,让我伤心了,我还是除了我小叔以外第一个让我如此信任的大哥,没想到居然还骗了我。

所以当我接到他电话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他说的啥都不是真的。

他说,“许默,你那个朋友,叫什么林志婷的,好像是被鸭少的人绑去了,以鸭少的秉性,你应该知道林志婷是啥下场,这事儿,你说管不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