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江枫/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他这个话,我内心不屑一笑,骂了句:“草,关我啥事儿。”

估计是疯子哥没听清楚我说啥。就问我说的啥,我又说了一遍,他这才愣了,问我咋了这是?

估计是听出来了我态度有点不对头了,我就笑了下说,“我不是给你发了信息么,你没看到?”

他问我,“啥信息啊,啥时候发的?”我说:“就是这个号码,我给你发了信息啊。”

他这才愣了下,然后说你等会儿,我挂了先,我这人没有看短信的习惯。

挂了以后,没多久,就打回来了。问我,“许默,你这是啥意思?我自问对你不薄吧?”

我呵呵一笑,“江枫。不用装了吧,我都揭穿了你了,你还装就没意思了。”

疯子哥笑了下,说,“许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误会?”我骂了句。“草,我误会个屁,幸好我没帮你什么忙,你是江华的哥哥,还有啥说的,你和他都一样,都是姓江的。都没个啥好东西。”

“哈哈哈!”他突然间大笑了起来,“许默啊许默,你还是太年轻了。”

我说,“你笑什么,难道你不是姓江,还是你不是江华的哥哥?”

“许默,龙生九子各不同,你觉得,我和江华会是同一个妈生的?你觉得,皇帝的儿子,互相都会亲如兄弟?还是你不相信我跟你讲的我的经历?”

三个反问句,让我直接愣住了,对啊,我怎么就没想过这个呢,江家那么大的家族,有两个儿子很正常,而且是同父异母!

疯子哥就跟我说了,其实,江家家主是不承认他这个儿子的,因为他妈,在江家是没有地位的,他妈,只是一个偏远地方的小老百姓人家的妇女,只不过被江家家主有一次落难的时候临幸了,而且还被疯子哥他妈给救了,于是答应了她娶她过门,可是家主答应的好好的,到了该实施的时候,就不得不考虑一下家族的利益了。

其实,原本家主是没啥意见的,毕竟救了自己一命的女人,又是个美女,虽然只是个小老百姓人家的,但他还是很喜欢的。可是,对江华的妈妈这个大豪门的大家闺秀来说,肯定是容不下这种女人的,当然就更容不下她的儿子了,可怜的疯子哥和他妈,就只能背着一个“即将被大家族迎娶过门”的名号,就这么过了一年又一年,疯子哥说着说着就有点哽咽,跟我一样,我是从小被人笑成是没妈的孩子,他是被人笑成是没爹的孩子,野孩子。

所以他从小不光是混,而且还很野,谁敢骂他是没爹的孩子,肯定是会被打的很惨,谁敢欺负他妈,也会死的很惨。

所以在一次他妈被隔壁老王欺负的剧情下,他依然的用刀结果了那人的老二,然后他就被送到了少管所,也就是因为那一次,他爹,他亲生的爹,江家的家主真的出面了。

然后他就没事了,但是,依旧是受到了不小的惩罚,学校开除,无家可归,村里的人都害怕他了,把他和他妈赶出了村子,没办法的他家,就只能到省城来投奔亲生父亲,这已经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可是结果就跟电视剧一样狗血,为什么电视剧那么狗血但还是有人看,因为,那就是人的真实生活的缩影,是有人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才会让人看起来更有代入感。

结果就是,江华妈妈那个恶毒的女人,逼得疯子哥和他妈没办法求助家主,导致家主没办法给他们娘俩一个安稳的家,哪怕是在外面有一个安稳的家,不愁吃喝也可以啊。但是,家主夫人给的答案是,上次疯子哥杀人,都是家主给他解决的,花了不少钱打通了关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再把他们接到别墅里住,就要求跟家主离婚分家产什么的。

那时候,家主的地位还不稳,局势动荡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先站稳脚跟,因为,那时候家主夫人也有个孩子就是江华,两边都是儿子,都是心头肉,他也只能忍痛选择江华了。

疯子哥还跟我说,当时他咬着牙,看着来送钱的江家家主,冷冷的骂他,让他滚,说他不是自己的爹,也不用他来给钱。家主就只是扔下钱就走了,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眼疯子哥他妈。

送钱的事儿后来也被家主夫人知道了,一开始的一个月一送,到后面的三个月,再到后面的半年一送,疯子哥的娘也是个忠贞的主,也不肯改嫁之类的,又背负了村子里的骂名,又没办法得到自己丈夫的首肯去别墅里住,就连基本的生活都顾不上,只够疯子哥念书的。

在疯子哥读到高中的时候,他妈因为疯子哥天天打架混而烦忧,也因为江家家主的事儿而伤心,直到郁郁而终,疯子哥才破然醒悟,在她妈即将死的前一刻,他被叫到了床前,告诉他一定要回去江家别墅,夺回属于他自己的荣誉,也告诉他,他江枫,根本就不比任何姓江的差,让他靠自己的能力混出一片天来。

所以疯子哥才靠自己,完全没有靠别人,一步步的打拼到了让江家家主承认的地步,让江家夫人无可否认的地步,也因为一些其他的外因,导致疯子哥进驻了江家别墅,但疯子哥这人挺自傲,说当初老子和我娘想进去,你他吗的不让我进,今天你们请老子进去住那破别墅,老子还不进去呢。

家主只是苦笑,倒是如了江华妈妈的意,他不住进来刚好,认为没人跟他江家夺权。

其实疯子哥是不屑,他的目的不是江家的大权,他就算拿到了江家的权利,大权在握,那又怎么样,他要的是,凌驾在江家之上的权利,也就是,统一省城的黑道。他说完这些了以后,问我,

“现在,你懂我为什么隐瞒你的理由了吧。”

“确实,我和江华没有任何仇恨,但,他妈跟我有世仇,这是隔代仇,再加上我也很不爽江华的作风,他就是一伪君子,而且,我和你一样,不喜欢那种装比的人,自以为很有钱很有权,等我踩着他的脑袋往上爬的那一天,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权利。”

“许默,我没告诉你,是因为我姓江,我也的确是受了他所托来救你,但,那是因为我也欠过他的一个人情,算是还了他,仅此而已,我不告诉你,是怕你误会,原本我以为,我们江家的事儿,应该大部分人都能知道我和江华的关系,但我没想到你没听说过,这也不怪你。”巨欢反号。

我听完他说了以后,声音都哽咽了,我还骂了疯子哥,原来真相是这么的感人,我冤枉了疯子哥,还那么辱骂他,实在是做的太过分了。

“疯子哥……”

他笑了下,说,“怎么不叫我江枫了?你要叫我江枫,也可以,我确实是姓江,虽然我不喜欢那个臭老头子,但从生物学上来讲,他确实是我爹,这是没办法的事,哈哈。”

“疯子哥,对不起。”我叹气,“是我太不懂事了。”他说了句,“没事,这事儿其实我也有责任,是我考虑不周,想隐瞒一下你是好事,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让你小子误以为老子是那种人,呵呵。”

我又给他道歉,他骂了句,“行了,大老爷们的,能不能痛快点,赶紧的来,我看你那叫什么林志婷,估计是凶多吉少了,我跟你这耽误的功夫,估计人家都要被鸭少那混蛋给…”

“你说什么?”我吼了句,“那什么,我马上来,你等我,疯子哥,你先帮我稳住。”

他说:“行,有老子在,绝对包你这个小女朋友没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