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带着林志婷逃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的我都有点打颤了,踹了他一脚,说,“鸭少。咱俩的恩怨,适不适合该解决一下了。”“如果你非要弄死我,那么现在,我就弄死你,你自己看着办。”

我从那里找了个切水果的刀,在他面前磨啊磨,他看着也害怕,说你想怎么样,我说:“你看,我就一个人,孤家寡人一个,你欺负我的朋友,欺负我的女人,还想上了我的朋友,另外。上次你还想把我开膛破肚,那么,我此刻把你开膛破肚,你也不该有啥怨言。对吧。”

我招呼了两个民工帮我,把他给按在床上,我说,“那什么,我先要了你一个胳膊。你看怎么样?”

他说:“许默。你他吗的,你敢动我,你真的没法走出省城。”我就笑,我说:“我前两天刚刚出了省城,这才回来的,你威胁我,也不看看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又是给了他两脚。踩着的脸,同时把刀给提了起来。

“你要是能保证以后不惹我的人,不碰我的朋友们,我就放了你,否则的话,今天你这胳膊留定了。”

我恶狠狠的说完,同时,已经开始动弹了,他的衣服被我的刀给撕破的时候,有个民工估计说怕了,说:“默哥,你这样做是不是犯法啊,万一牵连……”他估计是怕牵连到他吧,我骂了句:“草,你放心,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现在就给你打包票,做完了这一票你们就走,这附近没有监控,也拍不到你们,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没人认识你们,而且,动手的也只有我,那民工才算是敢。继续帮我按着他。”

我的刀口已经接触到他的皮肤了,他还没求饶,直到,我破了他一层皮深入皮肤的时候,他已经喊的声嘶力竭了,突然间他求饶了,“默哥,默哥,就这么算了吧。我以后不敢了,你走吧,我以后绝对不在碰你和你的人。”我这才放开他,说:“着不就对了嘛,你就算是省城四少,少了一个胳膊的省城四少,那也是废物不是,现在多好,你多得罪一个人,何必呢。”

给他松开吧。我叫民工给他松绑同时,叫民工们走,他们居然喊了句,“那谁来结账我们的钱啊,一人三十呢。”我突然看到鸭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狐疑,我意识到不妙,赶紧骂了句,“滚滚滚,还能少了你们的烟钱么,老子答应的一人三十块的烟钱,绝对到位,赶紧的滚。”

他们出去了以后,鸭少也慢慢的走了起来,我和林志婷走在前面,他来了句,“许默,那些人是民工吧,你请来的,一人三十?”

我慌了,吗的,被他给看出来了?可是我怎么可能会承认呢,我就赶紧狡辩,说:“不是,关你屁事啊。”他就笑了下,说,“没事,我就问问。”

我又问他是不是想出尔反尔,刀,可还是在那里的,他眼神里闪过一丝畏惧之色,摇摇头,我就和林志婷走了。出去以后,我发现在街边拐角处疯子哥好像在那看着我,我给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过来,别被鸭少的人发现了就行,用电话联系。

然后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搞定了,问他怎么还没把钱给结了,他来了句,“默默哥哥哎,老子没钱给那些民工啊。”

我当时差点没当着林志婷的面儿一口老血喷出来喷死,守着那么大的夜总会,那么大一个洗浴中心、夜之都,还是省城四大区,B区的老大,疯子哥,居然说自己没钱给三十个民工结算那区区三十块的客串费,可真是瞎了人的狗眼了,不过对于疯子哥的尿性,我倒是了解一些的,也就笑了下说行,这些钱我都出了。

他说:“行,果然够爽快,那家伙,你有没有给他放点儿血”,我说没有,他就遗憾的说,“哎,怎么不给他放点儿呢,反正,是你和他的矛盾,他也猜不到是我。”我说:“他估计是猜到了,有个民工问我要钱,鸭少问我是不是请来的人,我没说话。”

疯子哥沉吟了下,过了会儿说,“不怕,这小子就算猜到了有个屁用,当我不知道他经常来我的场子里找小。姐不给钱啊”,然后他又说,“省城四少都是这样的,明面上签了个和平共处五项协议,但暗地里斗的很厉害,明面上都是做给官方看的,其实警方也希望有人能管理好道上的规则,就不用他们一个个去扫黑,还有人管理的井井有条,他们还能从中获益,又有什么不好。”

“所以四少都不敢最先违背这个条例,谁违背,不光是其他三少一起打他,就连警方也是一起打压他,试想一下,本来一打三就已经很难办了,再加上白道上,还是被打压,那么这个违背条例的四少,基本上是没法混了。所以,四少就算是背地里打成一锅粥了,谁也不敢明面上来搞。这也是为啥疯子哥要躲着的原因。”

就算是鸭少猜到了,那又怎么样,没办法告他。疯子哥这么说了以后,我才算是放心了,就算鸭少猜到了,那又如何,他也没能把疯子哥怎么样,不过疯子哥跟我说,那鸭少给你保证说不动你,这种诺言,完全可以当成狗屁。我点点头,心说也是。疯子哥说,“行了,这次不用你掏钱,你带着你的小女朋友赶紧安慰安慰去吧,别把人家给吓坏了。”

我说了句,“谢谢你,疯子哥,我还误会你,实在是太不应该了,等我把她安顿好,我们哥俩就亲自喝一杯,我亲自给你斟一杯道歉的酒。”他骂了句,“草,都说了是兄弟了,你还墨迹这个干啥,别整这些虚伪的表面功夫,你给老子赶紧滚回你的解放县城帮我找人去。”我说了句,“好咧,遵命。”

挂了电话以后,林志婷就笑我,说:“你和这个江枫倒是挺谈得来的啊,你不知道他是谁啊?”我说:“我知道啊,江华的亲兄弟嘛,同父异母的。”她诧异的看着我,说,“不错啊,你知道你和他还称兄道弟的,你。。。我懂了,你是不是打算打入敌人内部,,离间敌人,打败江华,最后好达到跟你的萧璐双宿双栖的最终目的?”

我哈哈笑,说,“婷婷,你也太高看我了吧,我要有那样的心机,我就不是个高中生了。不过你说的这个办法,倒是可行,只可惜,疯子哥不是江家的人,他从骨子里就不是个有钱自傲的人。”

我摆了个poss,一捋刘海,潇洒一笑,“他,可是咱们穷人老百姓,代表劳苦大众的。不代表江家,他是要代表咱们老百姓打地主咧。”

她就噗嗤笑了,说:“许默,我怎么没发现你以前这么二笔啊,我要早知道,难说我就不喜欢你了。”我就笑,说:“咋了,现在你赶紧知难而退吧,赶紧的,别老缠着我了我烦。”她就一副受伤的样子,不过我知道她是装的,她说:“哟哟,人家受伤了哦,你这么说这么人家。人家还为了你,差点失身了哟。”

我就笑了,说:“行,带你去开个房,你再献身给我,行了吧。”巨欢住号。

我送她到了一个小旅馆的时候,刚进去,她就突然间抱住了我,我本来还想拒绝的,可是看她这么热情,又是因为我才有这样的大难,差点被人给轮了,我又怎么能这么无耻直接就走。

她抱着我,突然间把嘴唇送了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