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认了三位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她突然这样热情,我吓坏了,我的本意是,把她送到旅馆里让她歇息一下。安抚安抚她受伤的心灵就行了,我可不是真的要对她做什么的啊,我赶紧的闪开了她的映红的唇,她就不高兴了,问我啥意思,还说,“许默,你不都说了,不拒绝我了吗?”

我说,“哎哎哎,你可别瞎说啊,我只是说,等哪天我把萧璐和夏梦的事情解决了以后,如果我的女朋友同意,我就不会拒绝你。”

她就略带失望的叹了口气。说:“你这跟没说一个样儿,天下哪个女人会愿意跟别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男朋友啊,她又不是贱。”

我就摊开手说:“那,那有啥办法。我又不能放弃我的女朋友,另外,谁叫你喜欢在我这棵树上吊死,你完全可以给选择一片大号森林嘛。”

她就不爽,不高兴。然后撒娇躲进被子里。我说:“你够了啊,差不多行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本性么,还跟我装娇羞。”巨厅贞技。

她就说,“你才够了呢,你又不碰人家,还带人家来旅馆开房。你啥意思嘛你!”

这下给我驳的哑口无言,我心说大姐,我这还不是怕你没休息好,带你来安慰安慰你,让你别胡思乱想么,你这想哪儿去了,开房就一定要去整那什么事么,什么思想啊这是。

我看了看左右,还有个洗澡的地方,我说:“你等会儿,我洗个澡去,刚打完架一身臭汗烦死人了都,”她就哦了声,说:“那行,我等你,我正好休息会儿。”

我点点头就进去了,哪知道我才洗到一半儿,她就敲门叫我快点,说要上厕所啥的,我气坏了,还没洗完呢,我在里面喊,说:“你等我五分钟的,”

她说:“等不了了,就等一分钟,”

最后我就没鸟她,哪知道他吗的,那门,居然被她给撞开了,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闯进来,我啥都没穿,可吓坏了我了,赶紧的跑啊,裸奔的感觉,那叫一个丢人,穿上衣服以后,我逃也似的跑出了旅馆,她怎么叫我我都不敢回头,可丢人了,那感觉,那么狼狈。

出去以后我也没穿身上湿不湿,头发干没干的,我就给疯子哥打电话,找他。没多久他就接了,说自己在场子里玩呢,问我去不去,我说了个行,叫他等我会儿,为了赶时间,我就吐血打了个车过去。

到了那里的时候,疯子哥就热情接待了我,还找了个妹子给我边修脚边聊,我这人脚底板怕痒,弄的我可难受了,可痒痒了,疯子哥就笑我,说:“第一次来啊,”

我说:“是啊,可不是第一次呢么,”然后那个妹子就笑,说:“以后长大肯定怕老婆,还怕痒痒呢,”

给我整了个大红脸,疯子哥看我窘迫,就骂了那妹妹两句,说:“咋的,这是我弟弟,你笑话他干啥,你笑话他就是笑话我!”那妹子就赶紧说不敢了,谁敢笑枫哥的弟弟啊,还调戏我两句,问我晚上要不要大活,可以算我免费的。

我一听免费的眼睛就亮了,以为是修脚什么的可以免费呢,我就傻傻的问疯子哥大活是啥啊,其实当时不少人在呢,听到了就在那笑,疯子哥就大声说了,“笑个几把笑,这是我弟弟,大家都来认识下。”

经过疯子哥的一一介绍,我认识了几个这个夜场里的人,其中就有疯子哥的左右臂膀,都是B区响当当的人物,一个叫红发,一个叫老狗,两人都比疯子哥年龄大,但都愿意屈居在疯子哥手下做事,可想而知疯子哥的人格魅力还是挺不错的,能驾驭的了他们。

一一认识了他们俩以后,出了洗脚的地方,就去了一趟喝茶额地方,跟他们一起喝了个茶,红发还笑呵呵的问我在哪儿混呢,当我说我还在念书的时候,他就愣了,问疯子哥,说:“咋回事儿呢疯子哥,你还喜欢收个学生当弟弟,这能帮你啥忙?”

旁边的老狗也附和道说:“怎么回事儿”,问疯子哥是不是有龙阳之癖,把手伸向了嫩童,还说,“我说怎么看着小兄弟年龄这么小的样子,原来真是个学生,高几了。”

我说高二了。疯子哥嗤笑一声,“有志不在年高,你们懂个屁,你们要知道他是什么地方出来的,你就知道我为什么收下他了。”老狗好奇的问了句,哪儿?疯子哥冷冷一笑,“解放县城。”

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们解放县城居然是这么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地方,居然还能达到令人谈之色变的程度,可是现在,打破了我心中的记录,老狗和红发同时脸色就变了,“解放?”疯子哥看到他们的表情,很理所当然的点头,说:“怎么样,没想到吧,就是解放。”

红发这才长长看了我一眼,喘了口气后,点点头,说,“行啊,疯子,你难道是想……?”疯子哥说:“没事儿,这里都是自己人,许默也是,有啥话就说吧。”红发这才开口,“疯子哥,您是想再重新找回辣子?”

现场的气氛突然间沉重了,包间的门也早已关闭,如此机密的事情,自然是不可能让第五个人知道,老狗和红发看到疯子哥点点头,疯子哥叹气道,“辣子,是我的兄弟,也是我这一辈子最信任的兄弟,没有他,也就没有我,我想找他,但我不能派你们去,因为有人在时时刻刻盯着我们,等着抓到辣子,你们懂吗?”

红发点头,说:“懂,疯子哥是想让许默小兄弟能帮忙找找这个人吧?”疯子哥点头说是,但也没有让他特意去找,毕竟,以辣子的本事,让人这么多年找不到他,怎么可能许默就能轻易找到他,只能说碰碰运气,再有就是,我们三个,同时给许默一件信物,能让辣子看到的,这样,他就能知道是我们派去的人,就会主动联系许默。

红发和老狗同时说道,“还是疯子哥有办法,行,就这么办,我觉得好,其实辣子出了这事儿以后,我们这些年都睡得不安稳,总感觉亏欠辣子了很多,他钱也没要,人就这么逃了,连他的家人亲属都找不到,唉。”

看着他们叹气,我不由得热泪盈眶,兄弟之间的感情,居然可以到这个地步,不得不说,这里在座的三位都是重情重义的人,我站了起来,说道,“红发哥,狗哥,疯子哥,我许默何德何能获得你们如此大的信任,我实在是担当不起,可是,你们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如果还继续矫情下去的话,那就有点不要脸了,我敬三位大哥一杯。”

疯子哥他们也站了起来,说:“许默老弟你这就客气了,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万一你出了什么危险,我们这三个老油条肯定会心存愧疚的,如果说你不愿意干这个事,我们可以给你再选一次的机会。”

这话是老狗说的,他看了看疯子哥,疯子哥也点点头,说:“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许默,可能我的决定欠考虑,要不,你可以再做一次选择,而且,就算你放弃这个任务,我也一样把你当成我们的好兄弟。”

我摇摇头,说,“不,疯子哥,这么个简单的任务交给我,算什么,你帮了我这么多次,还救了我的命,别说这么点小事了,就是十件,一百件这样的事,比这还威胁,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只因为,我们是兄弟。我先走一个,兄弟,一切尽在不言中。以茶代酒,敬三个哥哥一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