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与萧璐的约定/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疯子哥、老狗、红发纷纷都点点头,说:“这小子挺会来事儿,懂事。哈哈。”还说要去带我玩,我摇摇头说不用了。我还要回去呢,不然我老爸老妈又该着急了。老狗就自告奋勇的说:“那要不我就开车送你回去吧”,我当时还挺不懂事儿的,说:“油费多贵的,从这里到县城,我还是自己坐班车回去吧。”

老狗就骂了句:“草,不用你掏钱,看你那抠样儿,哈哈。”我就笑,说:“怕你跟疯子哥似的,出门都不带钱坑小弟的,哈哈。”

老狗开车送我回去的时候,我还听不好意思的,他说我:“扭捏个啥啊,跟个娘们似的。大老爷们,怕这怕那的,有啥好怕的。”

我说:“这不是还不熟悉么,”他给了我肩膀上一拳头。挺重的,打的我挺疼的,说:“你以后还这样把他们当外人看,看他不一拳头打死我的。”从那时候起,我知道了。老狗的拳头很硬。虽然他个儿不高,皮肤黝黑,比我还矮,但我肯定打不过他。

一路上将近两个小时,我问了他点儿问题,问他这个辣子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风云人物,老狗笑了下说。“你想知道啊,疯子没跟你说?”

我说,“他说了一点,但说的不够全面。”老狗就问我知道多少了,我就把疯子哥跟我说的那些都告诉他了,他就点了下头,笑道,“其实辣子这个人吧,很不孝,在我知道的情况下,他基本上没给家里人打过电话,好像有过那么一两次接到过家里人的电话,但口气都不好。好像特别恨他爸爸什么的。”

我皱了下眉头,怎么跟当初的我一样,我当时也特别恨我爸给我找了个后妈,他难道也是?我就把我的事情跟老狗说了,老狗说,“哟,看不出,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不过,他家里的情况应该不是这么回事儿。”

我又问他,“那你知道什么。”他告诉我说,“许默,有个事儿,连疯子哥都不知道,辣子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的。”

我一听,身子都打了个激灵,来了兴致,问他是啥,他说,“你知道了以后不能传给任何人听,任何人,哪怕是疯子哥,因为这事儿虽然不是啥机密,但我答应过辣子,而且,你知道了这件事,倘若哪天你碰到了他,讲了这件事,他肯定就会相信,你是我们的人,从而信任你。”

我点点头说:“行,肯定不说,你相信我的嘴巴,很严实的。”他就告诉我了,说:“这个辣子,他爸曾经来过一次,找他一次。但是当时他在睡觉,没看清楚他爸长什么模样,就被他给打出去了。”

我问他,“打?”

他说没:“错,他把他爸给打出去了。我不知道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他的家庭在哪,他爸是谁,对他做过什么,但我知道,他肯定和家里不和,他是个讲信义的人,也是我和疯子哥他们的好兄弟,但他这样一个讲信义的人,对自己的父亲,居然这么对待。我也没多问,不过,有一点疯子哥可能猜错了。虽说辣子他是解放县城的人,但以我那次看到他对父亲这样的态度,我估计多半他不会回解放县城,所以什么看望亲人的说法,也许就根本不存在。”

得到了这个消息以后,我震惊了,还有这样的人,居然打自己的父亲,可是,连疯子哥提到这个人,都是眼角湿润,所有人没有不服气的,都说他是讲义气,能打,好战的一个人,但绝对是个好人,不会是那种渣男,但为什么会这样,我不得而知。

老狗跟我说,虽说任务交到我手上,但完成的几率一年,两年,甚至三年完成不了,疯子哥和我们也不会太过怪罪我,因为这本身就是个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就跟老狗说,“狗哥,我真的会尽力而为,这三个信物,我会贴身保管好,尽量帮你们找到辣子哥。”

老狗点点头,下车的时候,还塞了两万块钱给我,我当时震惊了,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别问那么多,疯子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泡妞要钱,生活要钱,你怎么也是疯子的弟弟了,哪有对弟弟小气的,拿去,还有,疯子叫我告诉你,有他在,你那个小女友就算是在江家别墅里住着,他也可以保她无恙。”

听了他的话,我感动的热泪盈眶,实在是不想接下那个钱,就推回去了,老狗看我执意不收,也没再要求给我,但还是给我一句,说暂时放他那里,没钱他就打给我。我说:“行,有急事缺钱了我肯定找你。”

回到家以后,因为我是没有隔夜回来,我妈也没说啥,倒是收到了萧璐的短信,问我到家了么,我给她回了个到了,算是报了平安。林志婷打电话给我,我没敢接,这女的啊,太恐怖了,尤其是在她面前暴露了我的光身的一面,我还怎么好意思接她电话,后来她给我发了短信道歉啥的,我也没回,实在是内心过不去那道坎,直接把门撞开看我洗澡,这已经突破了我的底线了,我只是给她回了个信息,说是让她给我一点时间,也给自己一点时间,如果一两年后,我能跟夏梦和萧璐有结果的话,那她自然就没戏了,但如果我和萧璐和夏梦都没任何结果,而这个时候,她还是喜欢我的话,那我可以考虑考虑她。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女备胎。

那时候就叫候选人,她问我是不是把她当候选女友了,我就苦笑说不用说的这么难听吧,我也没办法左右自己到底该选哪个女孩呢,你就别为难我了。林志婷说,“那行吧,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我也明白了一件事,只要走进了你许默心里的女生,你就会掏心掏肺的为了她做任何事,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命,是吧。”

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她就说,“哎,我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走进你的心里。”

我没回答她,只是沉默,最后挂了电话,我给不了她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个怎么样的男人。

至于萧璐,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跟她是处于恢复了男女朋友关系,还是没回复,总之我也没说,但她说了等我,还让我和江华公平竞争,给我几年时间,让我考到省城去念大学,我也是这么个打算。但夏梦的问题,我怎么解决,一年时间,是要我用一年时间跟梦梦分手?我突然间感觉心在绞痛,怎么办。都是我自己做的孽啊。我苦思冥想了大概一天一夜,最后决定了,一切顺其自然,顺着自己的心去做,不做违心的事,梦梦的事,我也没办法直接跟她说我和萧璐做了个约定,到底该怎么办呢,这是个问题,如果是现在的我,肯定可以处理好这样的两难的问题,可问题,当年的我就只是个高二学生,莽撞和不理智并存的年代。

我们开学的时候,夏梦和苏然一起来找我家附近的外面等我,蹲点等我,我当时还不知道,正在跟萧璐讲电话呢,萧璐也是刚好开学,她是读的市一中的附属初中,所以比我们更有机会进入市一中,名额是三分之一,也就是说,三分之一的名额留给了市一中附属初中,剩下的三分之二留给了其他地级市、县城以及县镇,可想而知这个附属初中是有多么霸道,而江华,也正是这个附属中学之中的一员。

“嗯,我知道了,璐璐,你自己注意点江华别让他有机会欺负你就行了,我今天也开学,就先不说了啊,挂了。”她说行,然后我就挂了。巨厅贞号。

就在这个时候,街道拐角处,传来了夏梦和苏然的声音,

“许默!你刚刚在跟谁讲电话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