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长刘海和萱萱来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吃了一惊,看了看来人,是夏梦和苏然,我吓坏了。赶紧的把手机给藏了起来,通话记录都还没删呢,我就笑了下说是给小胖打的,说等会儿中午一起吃饭聚一下。

夏梦倒是没说啥,问我过的好不好之类的,挺温馨的感觉,就是这个该死的苏然,贼兮兮的用那眼睛瞪着我,说:“谁信呢,你是不是偷偷跟你前女友打电话了?”

我心里骂了句草,你猜的真他吗对,可是我能承认吗?我赶紧说了句:“不是,瞎说啥呢,真是给小胖打的,”我还问夏梦:“怎么亲自来接我上学了。是不是想我了,”

我嘿嘿笑着,就走了过去拉住了她的手,因为当街呢。有不少人,夏梦被我牵起了小手以后脸红红的,问:“我干啥呢,来往这么多学生呢,要碰到认识的咋办。”

我说:“怕啥。谁敢笑话你我干死他的。”

苏然过来扯开了我和夏梦说,“你别听他转移话题,刚刚给谁打电话呢,别以为我没听到,我好像听到什么,璐璐,有没有?”

她又问夏梦说:“夏梦你听到没?”

我看着夏梦。挺紧张的,尼玛,要是她真听到了,说真的,我还真没法解释,难不成我要说成是我有个远房表妹也叫璐璐,只是音同字不同而已?

或者,我直接跟梦梦摊牌,说我和萧璐有了个约定,一年内处理好和你的关系,或分手,或继续?我又不傻,我能这么说么。

过说实在的,我也觉着挺对不起梦梦的,她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经历,也不知道我和萧璐的事情,蒙在鼓里,但一想到萧璐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将来跑去那种地方洗碗,受苦,被恶人欺负,我就心头酸溜溜的,难受。

夏梦尴尬的说了句,“我,我好像没听清楚哎,哎,然然你别为难他了,一起上学去吧,等会儿第一天就迟到,老师肯定不高兴,还要报道呢,咱们班是重点班,要还没到齐人数,那不是要被全校人笑话死。”

苏然指了指我说:“哼,反正别让我知道你背叛了梦梦,不然,我剪了你的!”

我不由得胯下一凉,尴尬的在后面走着。离苏然给我和夏梦的解禁时间应该也已经到了,她是让夏梦别理我两个月,现在也差不多了,上课的时候,我不光给小胖他们发短信,发信息,也给夏梦发。

夏梦问我年过的好不什么的,我说:“我小叔回来了,跟小叔聊了一些东西,让我懂得了很多,”

但我没敢说我去省城的事儿。中午的时候到了,夏梦说晚上再来找我,先让我和小胖、长刘海他们聚一聚,我还是挺好奇长刘海和萱萱到底怎么样了,刚好可以问问他。

开学第一天,老师自然是磨磨唧唧个没完,墨迹一堆开场白,说什么高二下学期,基本上能考什么大学,是龍是凤,能看出个大概来,虽然高三最重要,也有人虽然高二下学期看起来很菜,但高三弥补了一年努力,又崛起了,成绩最后也不差,但是这样的例子比较少,整个级部每年也就出过几个子差班的学生考上了本科,平行班的学生考上了二本的,其他的基本都是从重点班里出,也就是说,出现奇迹的少。但并不是没有。

所以老师才说,高二下学期过完了,基本上你是龙是虫就能有一个大概的轮廓了,好多学生就在那左耳朵进右耳多出,我就是这样的其中之一,包问他们成绩也还行,不是特好,但起码能稳定级部前三十,不会掉出重点班。另外还叫我们去领书,当然是我们这些爷们去了,我还特意看了下夏梦班上的那几个男生,他们是文科班没几个男生,都是歪瓜裂枣的,我还嚷嚷着要不要帮他们搬,能不能搬动呢,倒是苏然在那,说用不着我假好心,骗子。

我就不乐意了,问她说这话啥意思,她说:“我啥意思你不知道么,你跟谁通电话,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也就骗骗梦梦那种纯情小女孩罢了。”

然后就哼哼着,带领着她的搬书大队走了。回去的时候我挺郁闷的,老师又在那墨迹,说田亮亮的事儿,这就是个反面教材,当初多牛逼,他的数学成绩可是级部第一第二的,几次参加奥数比赛,还拿过奖的,可是现在呢,掉到50名开外,踢到平行班里去了,后来听说他还要在外面旁听听课,一个月之内不允许进教室,就是给他的惩罚。

说完以后大家都看向了吴提芳,吴提芳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说我没事儿啊,大家不用这样看着我,都过去了。然后班主任还笑呵呵的跟她说:“没事儿,要还是被她骚扰了,就告诉我,这次准开除他,机会都不给他的。”

吴提芳说:“没有,他应该是不敢了吧。”说完这话的时候,她往我这边看了一眼,刚好跟我的眼神对上了,我听不好意思的,就赶紧的移开眼神,不敢跟她对视,以前我倒是敢,但后来经过她的表白以后,我就不敢了,我和她根本不会有啥交集发生,我只是佩服这个敢爱敢恨的女人。仅此而已。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胖就拉着我到了一边儿,我问他干啥啊,他说:“那个什么,双小辫叫我给你的,”

然后递给了我一个心形的信纸,当时这货他吗的是对着大家的,所以这个动作大家都看到了,我踹了他一脚说:“这是啥啊,”他说:“双小辫给你的,你说是啥啊,我又不知道,我也没打开来看啊,所以这不是偷偷给你么。”巨在沟号。

我心里骂了句不会再宿舍里偷偷给我么,这叫偷偷给我?我使劲儿的打他,他快不行的时候就喊黑大个他们救他,说:“默哥要打死人了,你们还不赶紧来救我。”

黑大个他们就说:“谁叫你嘴贱。”然后他们还叫我:“打开看看,看看双小辫给我写啥了,人家小姑娘难得思春一次,你也不给人家机会。”我骂了句,“滚蛋,你给我的信,你自己难道没看么?”

小胖就委屈的说:“默哥,我冤枉啊,这可是婉儿那个小恶魔交代我的,要我敢偷看一个字,她非得告我爸扒了我的皮不可。”

我看他这贱样,拽着他又踹了他一屁股。直到他求饶为止。

我问他们长刘海呢,人呢,他们说:“等会儿来,估计是带着萱萱一起来吧。好像他们是在一起了还是怎么的,我也不知道,”

王安民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一突,有点难受,但我没表现出来。吃饭的时候,闹闹哄哄的,来了一拨人,好像都是高一的,在食堂里跟大妈吵起来了,还把一个店面上的东西给砸了,骂了句,“这种饭菜,给猪吃的吧,老子们交了学费和伙食费,就他吗给我吃这个?”

食堂大妈也生气了,说:“爱吃不吃,”就成这样了。打砸的可难看了,我皱了皱眉头,问麻子脸:“咋回事儿,高一不都是小熊的人么,怎么还有这么喜欢闹事的。”

麻子脸说他也不知道,等他打个电话问问的,打完了电话以后,麻子脸看着我说,“默哥,麻烦了,”

我说怎么了,他说:“立威又回来了。”我愣了下,说这些人是他带来的?麻子脸说:“是,这家伙放了风出来了,要重新拿回高一老大的位置,再横扫解放高中。”

“口气张扬的很。”我狞笑了下,说:“行,等着他来,我们还能怕他,能把他赶出解放中学一次,就能把他赶出去第二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