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威哥强势归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子脸说,“嗯,好久没动手了,痒痒着呢。可以大干一场了。”就在这个时候,长刘海和萱萱来了,两个人虽然没手牵着手,但挨着很近,看的我有点不舒服,但我还是笑眯眯的对着长刘海,说:“来了啊,赶紧做下,吃饭了没。”他俩说没,长刘海说,“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我们连忙说着没事,然后让他们坐下一起吃,此刻我盯着萱萱姐看了眼,没想到她喊了我一声。说,“许默,谢谢你帮我们打饭啊,我俩来晚了。”

那笑容。那声音,这叫法,我已经很久没听到了,我愣了下,长刘海就拍了下我说。“咋了啊。我女朋友叫你,你咋不理呢。”

我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好像有一口痰在喉咙管里一直咳不出来,咳咳咳半天,那感觉,很难受。“女朋友?”

这下不光是我,就连麻子脸他们都愣愣的看着她。她笑了下,笑的很自然,说:“怎么了,齐海盛他追了我这么久,我觉着是时候考验一下他了,我也快毕业了,他答应了我一起去市一中或者市十七中上学,到时候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长刘海在那傻笑,尴尬的傻笑,很幸福的那种笑容。黑大个他们就笑笑,说祝福她什么之类的话,还说:“早就该这样了,有情人终成眷属。”

只是麻子脸,他突然间说了句很奇怪的话,他问萱萱说,“萱萱啊,你确定?”

萱萱看到他的眼神,说:“确定啊,咋么了,”她还笑了,说,“麻子哥不同意吗?”

麻子脸咳嗽了下,说:“不是,我就是有点疑惑就问问,怎么突然答应长刘海这个家伙了。”巨在肠扛。

萱萱姐笑了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一个人哪怕再怎么铁石心肠,也经不起这样的死缠烂打啊,再说了,我还得先考研他一段时间,才能转正呢,他现在还只是我的实习男友。”

大家就都笑了,不知道为啥,麻子脸往我这边看了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我俩都笑不出来,但我看到他们在看我,我又装笑,那种笑容,可能很难看吧。

反正这顿饭吃的挺尴尬的,一不小心,我还呛到了,萱萱姐居然还帮我买了瓶水过来,说:“默默,给你的,慢点儿吃别噎着了啊。”

然后格格的笑,一点也没看出来她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反而她这样对我客气,一点都不敌视我了,让我感觉特别扭,她这是咋了。她既然跟我说话了,我突然间问了句,也许是得罪长刘海的话,但我真的就这么问了,我说,“你不后悔选了长刘海啊。”

她愣了下,这会儿,我能清楚的听到他们也没讲话了,都很默契的保持着安静的状态,好像都在竖起耳朵听,等萱萱的答案呢,萱萱停顿了下,就说,“这有啥后悔不后悔的。”

然后就自顾自的吃饭了,我不懂她这话什么意思,但我看到长刘海的脸上露出了很欣慰的笑容,我突然感觉心情很不爽,吃饭也是随便扒拉两口,不想吃的,想吃的,都被我扔了,那顿饭我吃的挺窝火的,长刘海好像也不怎么想跟我说话,我心里有点难受,也就是这个时候,那几个高一的小子来这边儿了。

嚷嚷着清场,有大人物要来吃饭了。我当时就盯着他们看了,心想,他们要是敢来我这里,我非弄死他们不可。

本来就火大,他们来了刚好当我的出气筒,如果他们不惹过来,我倒是算了就放过他们也行。哪知道他们这么不开眼。

“滚滚滚,都给老子滚,都说了我们老大要过来吃饭,你们几个怎么个意思?”

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的,带着几个高一的就过来了,这家伙兴许是转学过来的,不认识我们几个,但是他后面的那几个估计是认出我们来了,不过可能是碍于立场不同,也硬着头皮过来了,既然选了跟着立威那混蛋,就得选择跟我们作对。刀疤男拎着个菜板过来,嚷嚷着:“你们几个几个意思啊?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呢?”

“还不赶紧的滚蛋!”他吼了句,没人动。不光是我,麻子脸,长刘海,他们都没一个人动,我觉得,不是怕了,而是不屑。

就连萱萱姐,也还在慢条斯理的吃着饭,还时不时的给长刘海夹菜,这下刀疤男火了,拿了个餐盘过来,直接啪的一下砸在萱萱姐的旁边,那周围的饭菜,就一下彭起来了,有一点,弄到了麻子脸的身上。

“瞎了你的狗眼了。”麻子脸怒了,抓起桌面上一个餐盘就往他脑袋上盖,那家伙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被盖了个大餐盘,脑袋上都是饭粒和菜,看起来狼狈极了。

几个刀疤脸的同伴过来了,看到是我们,麻子脸吼了句,“怎么的,你们这些小逼崽子,有一阵子没收拾你们,皮痒痒了是不?”

有个家伙估计认识麻子脸,说,“麻子哥,是威哥回来了,要清场,别为难我们,请你们先离开这里,行吗?”

黑大个大步跨出,一拳头砸在那家伙的脸上说:“不为难你,你为难老子干毛,吃个饭都不得安宁,草泥马的。”

就把那家伙按在地上打。突然间变动的两个人把那些高一的都吓坏了,一时间不敢上来,倒是那刀疤脸初出牛犊不怕虎,吃了亏,立马就要以牙还牙,骂了句,“你他吗的敢这么打我。”

好像是那个被打在地上的小弟拉了拉他,说:“这是高二的老大和他的兄弟们,让刀疤男小心点。”

那刀疤男脸色变了下,立马变了个嘴脸,把脸上的东西给擦干净了以后,赔笑的说,“那什么,原来是几位大佬啊,刚刚不好意思,多有得罪多有得罪,那什么,我们大哥刚刚回来解放高中,还望几位大哥多多照料啊,刚刚小的不懂事,还请大家见谅。”

他说完这话的时候,我们都用一种看傻逼似的眼神看他,后面有人拉他,说刀疤哥,“他,他们是老大的仇人,你怎么还跟他们称兄道弟呢。”

刀疤男还没说完话,就被一个人拉着头发往地上摔,然后拖着他的脚,往后面走,我看了下来人,是一个卡尺头的男的,对了,是威哥的那个很能打的手下。我当时还心头一抽,他不是被废了么,怎么这会儿手脚都没问题了?

紧接着,威哥走了过来,拍拍手,说,“老子手下出了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家伙,真他吗废物。”

威哥骂了句草,就让人把那人丢到粪坑里去了,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在场的所有学生,都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威哥强势回归,看来好像还有点效果。不过现在他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他信步走到我这边来,笑了下说,“各位都在呢啊?”

没人理他。他又笑,说:“许默,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玩,这学期,我得让你知道谁才是解放的老大。”

说完,摆摆手,他的人就都走了。他走了以后,小胖就说,“这家伙怎么又回来了呢,不是被打跑了不敢回来了么,而且看刚刚卡尺头,似乎恢复了啊。”

我冷笑一声,“谁知道是去什么地方把胳膊还是腿残了的地方给补好了呗。”

我说完这话,顺着楼梯,往威哥他们的方向看了眼,瞅见卡尺头那家伙盯着我们的那眼神,很吓人,仿佛是要杀了我们似的,我有这种感觉,但他的眼神告诉我说,他要报仇。

我问他们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麻子脸说:“草,就他那逼样敢杀人,让他来,老子把头给他砍,看他敢不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