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狗哥,救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下,闻着声音看去,立威还有卡尺头和那个很厉害的野猪,都在那里站着气喘呼呼的。他们身上跟我们一样都挂了彩,那野猪也是身上估计还有厕所地上的水呢,狼狈的跟我们一样,看起来很气急败坏的他们,看我俩的眼神都变了,我心想完了,他吗的怎么办,三对二,我能打的过立威,这两位我就……难道叫小胖变超人去打吗?

小胖也看到他们了,骂了句:“草,在这儿都能碰到你们三个贱人,赶紧的给老子滚,不然老子弄死你们。”

我也像是看白痴似的看着小胖,看来他是没搞清楚状况啊。现在是二对三,而且还是我俩打不过的情况下。

立威狞笑着,从背后拿出一根很长的铁棍来,往我们一步步走来。他看着小胖说,“死胖子,刚刚压着我打的,也有你一份吧,我倒是很佩服你现在还敢跟我叫嚣的勇气。”

卡尺头往前一步。冷冷的盯着我。说了句,“威哥,许默留给我。”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但却让人感觉周围的空气都瞬间变得寒冷了,立威笑了下,说:“准了,你随意。”

卡尺头点点头。好像老子就已经被他吃定了似的,可我此刻不敢说啥,形势比人强,我俩该怎么跑呢,偏偏该死的我和小胖跑的方向和大部队截然相反,不然的话,还可以找几个高二的兄弟帮忙一起抵挡一下,这样也有一战之力,可现在这状况,完全是一边倒。那野猪指了指小胖说,“那这个死胖子给我,老子正愁没地方解气呢,吗的,跟一群高中生打架还整的这么狼狈,我要是这样回去,得会被长毛他们笑话死。”

立威哈哈大笑,说:“放心,野猪哥,等会儿肯定带你去个豪华大包间,让几个姑娘帮你好好洗洗。”

野猪说了句行,不过立威立马有点无语了,说:“你们俩这都全包了,那行,老子就在旁边看你们打,也不占你们便宜,行了吧?许默啊许默,还有你这死胖子,一对一,总很公平吧?”

我心道公平你吗公平,一个是练过多少年的,一个是在外面混了多少年的老江湖,哪里是我和小胖能比得上的,我对上卡尺头倒是还有一线生机,可小胖就绝对被虐。

卡尺头对着我伸了伸手,说:“来啊,许默老大,咋的,怕了,你可是老大,人家能后退,你可不能,还记得,你废了我的事儿么?”

他的瞳仁,瞬间缩小,下一刻他的鞭腿已经甩了过来,我一个猝不及防被他给踹到了腰杆,疼的不行,就想要捂着腰杆坐下休息,可现在是在战斗不是在比赛,没有中场休息,对方肯定是趁我病要我命的不会给我面子,果然,我就停留了一下,脸上就被另一记鞭腿甩到,疼的不行,这也是他对我的侮辱,他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对着我,伸出了大拇指,然后大拇指向下戳了戳。

我怒了,飞起来就给他一脚,但他做好了准备接下了我这一招,我的功夫学的很杂,跟许风小叔学了点儿,跟德叔领悟了点儿,自己打了一些野路子,比不上卡尺头这样的,他估计受过黑带或者空手道等的训练,我看不出路子,但大概的模子可以看出来。

我不是他对手,但我对敌的经验比他多的多,我现在想的就是拖,拖到有人路过这里为止,比如兄弟,比如警方,都可以救我和小胖,否则就我和小胖落在他俩手上,那下场可想而知了。

我没撑多久,五分钟不到,还是他等我休息,侮辱了我以后再让我继续爬起来跟他打,不然的话,我可能两分钟都撑不到,再看小胖那边,我不禁龇目欲裂,喊了声,“不要!”

原来,小胖被野猪打的不行了,他根本就不是野猪的对手,野猪也因为被那么多我们的人打,人海战术,他再怎么单兵战斗力强又怎么样,比不上人多啊,被我们的人压倒厕所里面了,身上都沾满了厕所的水,也不知道混没混尿水在里面,他可是相当当当初跟着铭哥混的人物,当然受不了这样的侮辱,现在抓到我们俩,自然就往死里打。

可他这样,把小胖给举过头顶要往下扔,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轻则四肢骨折重则脑震荡,我吼了句,就扑了上去,也就是我及时垫在了下面,小胖压得我的腰杆都搁咯吱一声,估计是断了吧,反正我就疼的不行,倒是小胖在那哀嚎的喊,喊喊个不停,我骂了句:“草,你敢个毛线啊喊,又不是你在下面。”

小胖就咦了声说:“老子没事儿啊”,我就说:“你他吗的还不起来你就该给我送终了。”

野猪哼了声,一脚踹在我脸上,疼的我差点晕过去脖子都歪了。

野猪还想踹的时候,立威骂了句,“停,停,野猪哥,不能这么便宜了他把他踹晕了,我来,我来。”野猪停下脚问他干啥,他就过来了,一屁股坐在我脑袋上,卧槽啊,那个熏死我了。还问我爽不爽,太贱了。

估计这货也被踩在厕所的地面上了,可臭了,我在下面和小胖骂,说立威你有种的跟我俩单挑,真的,就单挑,一对一,也不找别人,我他吗保证不打死你。

立威哈哈大笑,说:“爽啊,许默,你怎么也想不到落到我手上吧,老子也不杀你,也不废你,反正这几天有你受的,你也别去上学了,啥时候把高二老大的位子交出来,啥时候让你走。”

我俩就在那一个劲儿不停的骂,骂他不要脸什么的,野猪还想打,立威说算了吧,等我们先去洗洗,把这两只猪丢这儿就行,小胖还骂,说:“他吗的,骂谁是猪呢,也不看谁他吗胖的跟猪似的。”

野猪别看他外号叫野猪,听到人家骂他猪,他火了,一脚就踹小胖屁股上了,直接把他从我身上踹的飞起来了,不光是我,立威都吓坏了,不过还是憋着笑,那样子可贱了,看了可想让人狠狠打他一顿了,不过他还是跟野猪说,“可别这样踹了,你说你要踹的一头猪要是拉不出屎来,怎么办,那可不痛苦死么?”

说完以后,不光是他,卡尺头都笑了,野猪也露出了那种笑容,他们路上拦了一辆车,然后立威打了个电话,估计是给谁的吧,我和野猪就被他们带到了后车厢里,一下就塞进去了,我骂了句,“就他吗把老子往这里面塞,能塞两个人吗?”

立威笑了下说塞不下也得塞,然后让卡尺头把我们塞进去,我不进去,这货还用脚踹,气得我真想直接抽死他。

只是我现在没力气,我俩的手机也被他们给搜去了,就直接成了被绑架人员了,我俩在下面商量怎么办呢,小胖还叫我别用屁股对着他,说我屁股太臭了,我说:“你的脚怎么不放过去点儿呢,都塞我脖子上了,你恶心不恶心,臭死了,多少天没洗的脚。”

小胖说一个月的臭袜子,嘿嘿。我就使劲儿的动,那边立威就拍了拍后车厢骂了句:“草,你再动把你扔下去,或者我打开车厢让你们玩,咋样?”

我就跟小胖俩人商量还是暂时别动,看看他们把我们带到哪儿去,再想办法,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被绑了,但这么狼狈的状态还是第一次,以前都是被打晕了醒来就到了个陌生地方,这次是一直醒着的,很痛苦。

他们带着我们到了个像是KTV包间的那种,好像他们去开了个房间洗澡,就把我们塞到了一个卫生间里,从外面锁起来,他们走了以后我就跟小胖骂了句:“草,真是跟厕所有缘啊,又来厕所里了,要不咱俩洗洗呗?”

小胖说了句也是,但还是捂着屁股说,“默哥,你不会有啥断背的爱好吧,咱俩这样赤裸相见,洗澡啥的,万一你那什么兴奋了怎么办。”我给他一脚说你想多了。然后我俩虽然没衣服换,但洗了总比不洗好,因为确实太脏了,经历了两个厕所,还被人踹在地上磨蹭了好几回,可恶心了,幸好这卫生间还有个洗澡喷头还有沐浴露。

我俩洗完了以后,没多久,就有人给我们开门了,立威骂了句:“草,这么多雾气呢,你俩还洗澡了?吗的,你们这日子过的还挺舒服的啊。”

然后叫来了两个四十几岁的大妈,说:“扒了他们的衣服,我给你们一人二百。”我吓坏了,问他,“立威,草泥马的,你要干嘛?”

没想到这家伙想让大妈凌辱我们,我们死也不肯,后来那俩大妈也不敢了,说钱也不要了,就赶紧滚了,我和小胖都瞪着立威说,“只要有机会,让你死的特别难看。”巨史找扛。

立威说,“那也得等你们有这个机会再说啊,老子还没玩够呢,你们在这儿呆着,明天我来取你们。”

我俩可悲惨了,又被关在厕所里一夜,没吃东西饿死了,一大早,被他“运”出来的时候,我俩都饿得要死,这货就给了我们几个馒头,不给水,让我们吃,没办法,只能吃啊,可难咽下去了。

后来立威把我们拉出去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人,这不是老狗吗,疯子哥身边的老狗,他怎么还没离开解放县城,我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吼了句,“狗哥,救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