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刘子铭的生意/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了狗哥,我就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就死命的喊啊,“救命啊。狗哥,救我们。”

跟我一起的小胖估计也是看到了狗哥以后,跟我一起扯着嗓子就喊了。

起初我也以为这地盘儿是立威这家伙的,就算喊也没用,肯定都是他的人,所以他们才肆无忌惮都不塞我们嘴巴,可这会儿看到老狗,我可就不这么认为了。共每肠划。

如果连他都是立威的人,那我就不活了,我和疯子哥他们这么深厚的兄弟情义,还扯个屁啊。野猪立威他们也没想到,我居然会来这一套。那老狗愣了下,往我们这边儿看了眼,估计是我很狼狈,头发啥的。都跟见到他的时候不一样,老狗这人眼睛有点花,估计没怎么看清楚,还摇了摇头说:“瞎几把喊啥呢,老狗是你喊的么?”

我赶紧叫了声,“是我啊,许默,狗哥,你忘了我了吗?”

野猪听到了这话,给卡尺头使了个眼色然后就把我往回拖,速度快的很,我和小胖都没反应过来。这家伙臂力也大,一下就把我俩拖到了刚刚来的时候的那个房间,还想把我们给锁到厕所里,估计是想等老狗走了以后再把我们带去他们想带我们去的地方吧。但现在不能让老狗发现,以防生变。

我刚还想再喊,就被野猪一拳头闷在脸上,疼的不行,感觉眼袄子都要凹陷下去了,疼得要死,我还想叫,野猪已经把我按在墙上。他的手劲儿打,喝了句,“再敢叫就要了你的狗命,闭嘴!”

小胖还想嚷嚷呢,也被他打的半死。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野猪背后传来,“放开他!”

野猪回头,看到的是刚刚那个猥琐的男的。这男的身高不足一米七,但黝黑和矮壮的身材让人不能小觑。卡尺头这时候说了句,“还真是认识这傻比的,算你走了狗屎运了,不过,一起留下吧。”卡尺头的话刚刚说完,他已经动了,一个健步蹿到了狗哥的旁边,鞭腿就甩了上去,他的这一招很快,对上我这种一般人基本上是稳稳地被虐,所以每次我都中招,但我是故意中招被甩,然后再抱住他的腿跟他同归于尽的招式,否则的话,对卡尺头这种练家子来说,我只能被动挨打。

可是让我觉得碉堡的是,这一脚过后,卡尺头居然不动了,保持那个姿势,我以为,他是脚抽筋了还是怎么的,可是等我的视线渐渐移动到狗哥那里的时候,我发现,他的一脚已经踹在了卡尺头的裆部,一脚,他什么时候出脚的,速度这么快?

卡尺头捂着档,嗷嗷叫的躺了下去。老狗漏出了那人畜无害的笑容,说:“怎么的,我话都还没说完,就要打我啊,我好怕啊。”野猪这时候看着老狗的眼神就已经变了,问他,“你到底是谁,我们这里再处理家事,不关你的事就走开。”

口气虽然变和缓了,但依旧冰凉,好歹是道上的大哥,总不能看到老狗厉害就跟老狗求饶吧,何况,野猪自己也很厉害。老狗笑眯眯的说,

“也可以,不过你得放了他。”

他指了指我,野猪的神色一凛,说,“如果我说不呢?”老狗笑眯眯的说,“那你跟他的下场应该会差不多。”

野猪眉头一挑,说,“哦?在解放县城,还没几个人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你凭什么这么有自信?”

老狗笑了下说,“就凭老子叫老狗,老子是你狗爷爷。”

话刚落音,他已经动了。我仿佛看到了第二个德叔,我这才知道德叔的厉害,就是那种所谓的内家功夫,我有点晕,只看到半空中老狗的身子划过了一个半圆,然后就击打在了野猪的肚子上,那圆滚滚的肚子,这一拳头下去,好像没半点反应。

老狗微维一笑说,“不错,挨了我这么重一拳还能不倒的,你也算是个人物了。”野猪的额头上都沁出了汗,我看的很清楚,就算是抱着我和小胖走一里路,他也不会留这么多的汗,可是此刻,他流了,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老狗的实力和他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不是一个层面的。好强的家伙。我内心震惊不已,我居然能跟他成为兄弟,我不禁感动的热泪盈眶啊。“你到底是谁?”

野猪瞪着他,有气无力,双手撑着身子不让自己倒下。“县里什么时候出了你这么个人物了?”

“谁说我是这县里的人了?”老狗笑了下说,“那什么,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别的,就送我这个弟弟回来,顺便,跟刘子铭和金野谈个生意。”这话一出,不光是我,就连野猪眼睛都快瞪瞎了。

“你跟铭哥谈生意,你是谁的人?”野猪这会儿也意识到不妙了,的确,这地方可是他们地盘的机密地带,一般人是没法进来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把我给囚禁在这个地方了,就因为不担心有外人闯入,一般都是自己人,就算是有外人闯入,也能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也不敢在此撒野。

而这个家伙,在此处,如入无人之境,而且还如此艺高人胆大,他到底是谁。野猪不由得暗骂自己太莽撞,由此得罪了大人物怎么办,这人,显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呵呵,你现在还有资格问我是谁的人?”老狗指了指我,“现在,我带走他,你没啥意见吧?”

他还能有个屁的意见,我骂了句:“草,狗哥,要不是你,我就死翘翘了,谢谢啊。”他骂了句:“滚,兄弟之间还需要说谢谢,草泥马的,赶紧的起来,怎么才跟你分开不到一天,你就成这死样子了,要不是我顺道过来找下刘子铭,金野他们谈生意,还真碰不上你,咋的了这是,你得罪谁了?”

我没说话,倒是直接让他给我松绑,我又给小胖松绑,然后走到了野猪和卡尺头的旁边,一把就拎起野猪的头发,骂了句,“你不是屌的吗,咋不说话了,草。”

“狗哥,这两个孙子,我要废了他们,你帮不帮我吧?”

老狗看了我眼,说:“行啊,不过在这里肯定不能动手,我可以帮你把他们给带出去,而且神不知鬼不觉。”我问他是真的不,他说当然是真的,你狗哥能骗你么。我说行。我俩的话估计是让野猪和卡尺头害怕了,卡尺头就喊了句,“狗,狗爷,别,别这样,我这手是移植的,要再废了我就永远没手了啊。”

我骂他,“谁叫你贱,过来开罪我们。”他说:“我们也是没办法的啊,跟着立威老大混,老大说啥就是啥,再说了,我这手,还是他给我去m国移植的呢,我不给他卖命给谁卖命啊?”

我摇摇头说:“那没用了,你们都要废了我了,我还不废了你们,那我不是贱的么,如果今天我没碰到狗哥,晚上我和小胖可能就要完蛋,所以现在我废了你俩,也不算过分吧。”

我和老狗就打算动手,把他们运出去,我的想法是弄到后山去解决,先废了立威的左右手,让他在学校里没法混下去,再慢慢分离他的势力,最后解决他,让他没办法跟我们争解放中学老大的位置。

就在最后一课,野猪估计是也怕了,不管是在外面混了多久,多牛逼的人,在这会儿也怕了,他拼着命似的,一把抓住了狗哥的手腕,说了句,“狗爷,你谈生意的铭哥,刘子铭,就是我老大,你这样动我,是不是不想跟我们继续合作做生意了,如果你和许默动了我,只要不杀了我,我肯定会告诉刘子铭,那么你们的合作也别想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