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我服了你了,狗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瞪着狗哥,恶狠狠的道。

我和小胖,心头都一跳,都没想到。他会有此一说,小胖就过去,狠狠的扇他嘴巴子,骂道,说:“你怎么那么贱啊,到了这会儿还用这种话来威胁狗爷,狗爷是你能威胁的么,草泥马的,叫你他吗给老子闭嘴。”

野猪就吼,说:“你们两个瘪三学生,要不是碰到狗爷,老子一只手解决你们两个不是事儿,老子今天认栽,但不代表老子就怕了两个学生!”

“狗爷,我想。你肯定是省城或者其他地级市来跟铭哥谈生意上的合作的事儿吧,我是铭哥的心腹,只要我多说几句,我用性命跟你担保,我们铭哥肯定优先跟你合作,摒弃其他帮派的生意,你看怎么样,何必为了两个刚刚认识不久的小瘪三得罪铭哥,这不值得,不单单生意上的事搞砸了,还得罪了个劲敌,至于吗?”

“狗爷。大家都是明白人,我答应你,你就此放过我们,我跟你交个朋友。,你把这两个小子交给我,那么,我直接举荐你去见苏子铭铭哥,把大生意都交给你们来做,你看怎么样?”

这下,小胖都开始害怕了,还真怕狗哥对我们俩下手。直接把我们卖了。还捅了捅我的胳膊,我心里也紧张的不行,咋说呢,我和疯子哥认识不到一周,和这个狗哥认识也不到四十八小时,人心隔肚皮,我哪知道他是不是真心把我当兄弟,虽然。我和他表面上说把彼此当兄弟,也喝过酒,就差拜把子了。但到了绝对的利益的面前,他能不能坚守住兄弟义气,我还真说不准,因为他此刻好像是在犹豫。

“狗哥…”

…我喊了声,他没理我,我看到野猪的脸上露出了喜色,说,“狗爷,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咱们都是为了赚钱,为了混的更好,你说说,你是哪个地级市的哪个帮派,要跟铭哥合作的项目是啥,我保证,铭哥绝对会在同等条件下的帮派之中,选择和你们合作的,到时候,你和我,都是彼此帮派这次合作的功臣,那油水,你懂得,就是少奋斗十年都是肯定的。”

良久,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的时候,狗哥呵呵一笑,点了跟烟,野猪说:“我给你考虑的时间,没事,你可以慢慢考虑。”

我心里也挺难受的,如果狗哥就这么把我们卖了不帮我们,确实,我俩没一点反抗能力,我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桌面上有一把刀,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捅了再说,反正落到野猪和立威手里,下场也不比这个好多少,与其任人宰割不如先下手为强。

可是,一米六五个子的狗哥,那微微眯着的眼睛,突然间亮了起来,把烟头丢在地上,狠狠踩灭。

“我说死胖子,你也太小看狗爷我了,你狗爷我和这位许默小兄弟,是兄弟关系,什么叫兄弟,就是有今生没来世,有今生今生就一定做兄弟,没来世,来世也一定要做兄弟,我狗爷出来混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但我明白了一点,兄弟,这两个字,不轻易说出口,可一旦说出口了,这两个字的分量,很重。”

“为什么我不喊你兄弟,为什么我不喊这个胖小伙子兄弟,就喊许默兄弟,因为,许默确实是我兄弟,也是我枫哥的兄弟。”

我的眼眶,瞬间热了起来。

与此同时,我看到野猪的表情僵硬的很难看。

“还有啊死胖子,您算个什么玩意儿,刘子铭算个什么玩意儿,刚刚从学校毕业几年的泥腿子啊,就敢跟我们疯子哥谈合不合作生意,整的好像他来做老板似的,呵呵,说起做生意,你们县城最厉害的金野,也是我们疯子哥的下线之一,你懂么,下线之一!”共每丰才。

“什么几把玩意儿,老子来这里,是提点提点你们的那什么铭哥,那什么金野哥怎么做生意,他们俩,在我面前,也得客客气气的叫我一声狗爷,你算个什么鸟东西。”

说完,又把地上没灭的烟屁股,往野猪的脸上一塞,瞬间,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

然后,是震惊,我也同样震惊的要死,下线,下线是什么意思,这是个专业术语,人家都说,发展下线,也就是发展下层关系,比如你是我小弟,你是我小弟的小弟,那么,你就是我的下线的下线。这是最基本的字面意思的理解,但,对做生意的人来说,下线的下线,就是批发商和经销商的关系,这两个人,都是厂家的下线。

那么,这生意的头,是疯子哥,疯子哥的下线,是金野和苏子铭,然后才到那些经销商?

疯子哥,这么屌?我内心都在颤抖了,同时,我都不知道该用惊喜还是用惊艳来形容自己这一次的遭遇,虽然这次去省城很惨,但遇到了疯子哥,还得到了他的青睐,成了他的拜把子兄弟,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似的。

卡尺头还想说什么,我和小胖冲上去又是一顿海扁,心里爽得很,狗哥打野猪打的爽,我们打卡尺头打的爽,最后打累了,那野猪瞪圆了,看着狗哥,喝到,“狗爷,你是狗爷!!”

狗哥一巴掌拍在他脸上,打的他鼻子都出血了,说:“老子早就告诉过你,我是狗爷了,怎么的,还要老子重复多少遍。”他那巴掌打的可疼了,我看了都疼。

可是野猪却好像没挨打似的,瞪圆了眼,就差没给狗哥跪下了,直接把头压得低低,说,“你是省城来的李二狗狗爷?一杆烟枪枪挑省城市中心十二家夜总会的李二狗狗爷?是你!!”

然后他因为身子动弹不了,没法下跪,直接就这样俯首称臣似的压低了脑袋,对着狗哥喊道,“狗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知错了,知错了!”

然后还说,“这两个小兄弟,您要带走就带走,要怎么样都行,如果您要废了小的一条腿或者一只手,您就随便请吧。”

说完以后,还闭上眼睛,一副任你杀任你剐的样子,看的我目瞪口呆,不光是我,我和小胖、卡尺头我们这些没在道上混的,就在学校里打打杀杀的,哪里知道外面的道上的有名人物,我更是眼睛都快亮瞎了,野猪的实力我是知道的,那么多人围着他,他和长毛,还有另外一个高手,三个人,硬是不倒,一个人打我们平常的混混五六个没问题。可是他在狗哥面前,过不了一分钟。

这是什么级别的高手,我居然能和这样的人成为兄弟?我都快被自己感动死了。

狗哥看了眼我,很不耐烦的踹了他一脚,让他趴在地上,问我要不要干他一顿,废了他一只手什么的。小胖就说,“要啊,五马分尸,最好杀了他。”我听了觉得挺恶心的,我现在有点不想把野猪怎么样了,毕竟,我现在居然有了这样的兄弟,我还怕他个鸟啊,我一开始是因为怕他报复我之类的,我才赶紧要求废了他,以牙还牙,但现在看他这个鸟样子,我估计立威一众人,肯定是吓的尿裤子也不敢对付我啊,就光是狗哥都能让他这样鸟样子,我很难想象,若是疯子哥来到这里,站在这里,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不过我想想也是,一个是省会城市省城四大城区ABCD,B区老大,一个是地级市下的乡镇的小县城的四城区老大之一,这完全没有可比性。此刻,狗哥和刘子铭的这种上下级关系,感觉就跟县令见了钦差大臣似的那种感觉,怕的要死,更何况野猪这个县令手下头号大捕快了,不过就只是能在县里面牛逼点的小人物罢了,完全没可比性。

我就跟狗哥说:“算了吧,我也没啥心思想痛打落水狗了,我现在就想舒舒服服洗个澡,热水澡。”

狗哥点点头说行,然后一人给了他们一脚,说:“滚吧,以后还敢再碰我这个兄弟,我要了你们的狗命!”

那野猪和卡尺头如获大赦,赶紧的说是是是,以后必定不敢了之类的,卡尺头还傻呵呵的笑,说:“以后巴结还来不及呢,哪儿还敢得罪啊,是不是啊默哥。”

我骂了句草,“这就叫我默哥了啊,是不是要背叛你们威哥啊?”其实我很鄙视这种人的,但我就是想看看立威到时候众叛亲离的模样,所有人都被我离间过来了,那感觉,比杀了他还难受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