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开除三十个学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跟老师说:“怎么可能有我的份儿呢,我可是三好学生。”我说,“老师啊,好歹。我也是重点班的学生,怎么可能跟那些不好好学习的学生们一起打闹,确实,以前我是个这样的学生,但这学期开始,我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以前的那些是是非非,就让他过去。”

“所以老师啊,那肯定不是我,我听说,好像是个高一的新来的什么叫威哥的老大,你认识他吗?”

班主任盯着我,突然间把手里的教案往桌面上狠狠拍了一下,不光是我,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吓了一跳,她盯着我喝到。“别跟我嬉皮笑脸的打马虎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学生啊,我告诉你,这事儿别让我查出来跟你有关系。”

听到这话我挺不爽的,想顶嘴,后来想想算了,她毕竟是班主任,掌控着我以后学习的生杀大权,万一她给我穿个小鞋啥的,我连高考什么的都要受到限制,她再给我来个忘了发给我准考证,那我不是死的很年轻?

我就说:“既然老师不相信我,为啥还来找我问话”。老师就在那说:“不管这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反正你从今天开始给我安分点,请假啥的,不准请了,我知道你这人请了假就是出去打架了。反正开学第一天打架的,抓到了,都是严办!直接开除!”

出去的时候。我眼皮子都在跳,感觉学校这次真的是要严办我们,跑操的时候,麻子脸他们就往我班上这边靠过来,小胖他们也来找我了,都跟我说了这件事,学校真的是全面通报了所有班级,而且是逐个通报了,小胖说:“咋整啊,他班上有一个被抓到了的,要被直接开除。”

说起来他也挺冤的,都没直接进厕所里去打,只是在外面看到高一的,就跟他们推搡起来了,这不教导处的老师一来,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几个,就全都落网了么。

麻子脸点点头说他的那几个兄弟也有,其中就有一个我们比较熟悉的,二皮,他要被直接开除。这些学生都是被勒令叫家长,然后勒令退学,叫家长领回去,还说今天下午之内必须请到家长来。

二皮倒是没说啥,有个家伙都急哭了。我们高二大概有七八个被抓了,高一的小熊那边统计了下,他们也有七八个,再加上立威那边十个,就总共要开除将近三十个人,学校是打算严办了,确实是要严办了,不然不会这样直接开除。

我皱着眉头说,“麻子脸,你说咱们没有迂回的办法么,比如找学校讨价还价一下?”

麻子脸说:“你以为二皮没找过老师吗,直接骂死,说上头下的命令,下的很死,好像是副校长带着领导第一天来视察,看到了这样的情况,要是不严办,学校的颜面何存,也会影响以后的招生率。”

我问麻子脸,知道高一的里面,立威有没有被开除吗,他说这个倒是不知道,还在观察之中,立威的班上有小熊的人,不过还没得到消息。

我点点头,突然想起卡尺头这个人物来,是不是该找他问问情况,他不是说要投奔我的吗,不论他是不是真心投奔我,不过倒是可以利用一下他,打探打探消息啥的,应该不会有误,再说了,如果他说谎啥的,就证明不了他的诚意,他还怎么投奔我,想到这儿,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他接电话的时候声音还有点小,说:“是默哥吗,我在厕所呢。”

我说:“你跑厕所去干啥,”

他说:“怕被立威的人发现,默哥你有啥事儿啊。”我就说:“没啥事儿,问问你安全不,我还怕昨天连着你都逮住了呢,听说学校要开除三十几个昨天打仗的学生。”

卡尺头说:“听说了,不过我们哪儿会不是不在吗,”我就问他,“那什么,你们威哥有没有事儿?”

卡尺头骂了句,“他有个屁事儿,他还能被开除么,他早就撂挑子说不是自己干的,还说昨天开始就请了假在家里休息,咋可能参与打架嘛,还说肯定是高二的许默带头打他们高一的人的。”

我骂了句草,“真贱。他还说啥了。”卡尺头说,“威哥私下里说,查出来是谁救了许默的,就废了他,还说以后再找机会阴你几次。不过默哥,这货真够恶心人的,花钱请了我们高一的去帮他卖命,最后他还不帮人家,他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人家免于被开除,可是他就是不肯,好多人都恨死他了,敢怒不敢言,谁叫他们都收了钱呢,不过也活该。”

我点点头说:“行,随时我会再联系你,谢谢你了啊,你这情报很有用。”

他就嘿嘿笑,说:“为了默哥你办点儿事,啥情报不情报的,这都是做弟弟的我应该做的。”

我听了这话都恶心,寒暄了几句就挂了,“我可不是他卡尺头的对手,可他还要叫我默哥,你们说这人恶心不恶心。”

小胖说了句,“恶心,不过咱们现在还用的上他,等威哥被咱们彻底赶出去了以后,咱们就学学日本人对付汪精卫那样的,对付汉奸,就把他给弄死。”

麻子脸说:“你他吗真阴险。”小胖哼哼说:“无毒不丈夫,对付这种人,没必要客气。”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班老师过来了,问我干什么呢,还问他们是谁,是不是其他班的不良少年,昨天的打架有没有份,小胖他们赶紧一哄而散,班主任就让我赶紧过去站队做操,在这儿干啥呢,净不干好事儿。

跑完操以后,广播上就开始报了一些同学的名字,说这些同学开学第一天就打架,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有几个学生到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不过他们好了也不用回来了,学校直接开除了。

我还亲眼看到几个学生,苦苦哀求老师啊,求教导主任帮忙说话啊,求校长和副校长啊,但都没有用,都说是上头的规定,还说,“我们解放中学不缺人,就缺好好念书的学生,像这样的打架斗殴的,初中也有很多不良记录的,都不招了。”

这也算是一次大整改,从那一天起,这个下马威和以儆效尤的办法,让一些想通过混起来的学生,都不敢闹腾了,就算不是像我们这样组建帮派的,只是一些普通的学生之间打架,也都不敢打了,收敛到了什么程度?两个人就算是气得要死,很想打对方一拳头,就是不敢动手,两个人就跟泼妇似的,站在走廊里骂街,骂的那叫一个难听,就是不敢动手,学校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就跟警方扫黑似的。

二皮要被开除了,我这个重点班的学生,亲自去找校长求情,找副校长求情,甚至,我都把我重点班名额的位置让出来给一个平行班的学生,只求校长能让二皮留下,可是依旧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校长还看着我说,“许默是吧,你这个孩子我有印象,打过不少次架了吧?”

我脸红红的,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校长看了下我说,“你这个孩子有潜力,接受东西的能力快,学什么都能一下就懂,所以,哪怕你不怎么努力,也能取得良好的成绩,但,这也仅仅局限于高二了,到了高三,事情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我劝你还是多多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别管这些劳什子的事情,你要给他求情,就算我答应了你,别人怎么办,你要我给他机会,那其他学生也来找我,甚至,还有几个当官家的儿子,我也是一视同仁,到时候,叫我这个校长怎么办,左右为难?”

“行了,许默,我是看你还会是个可造之材,我才跟你说这些的,这个学生吧,只是都以劝退的名义,可以给个转学的证明,即可到其他学校去念,只是不能呆解放而已,你又何必这么执着?”

说完,拍拍我的肩膀,离开了校长室。

他走了以后,我看着空空如也的校长室,也走了,人都走了,我还留下有啥用呢,回去以后我给麻子脸的答案是,没辙,我们都去送二皮,也确实挺对不起他这个兄弟的,我们联合起来凑了将近三千块钱一起给了他爸,他爸还不想要,说,“怎么能要你们的钱呢。”共阵华亡。

我说:“叔叔,都是因为我们打架,连累了二皮,这钱,就当是去新学校的学费和书费啥的,应该够了,也是咱们的一片心意吧。”

二皮他爸倒是挺和气的,说:“没事儿,反正这小子心思也不在学习上,哪个学校都一样,再说了,这解放高中学费还更贵,书本费还更多点儿,去了其他学校,难说还便宜点儿呢,反正都是混个高中文凭就行了,总比我们这些泥腿子好,能认字就行。”

二皮在那吼他爸说,“爸别丢人了,别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